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10.战军曹

    敖沐阳的视野在水中极好,所以这条大鱼一出现他就看清了。

    此时他的位置在近海,一般来说黑鲷、海鲈在这里就算大鱼了,可是跟这突然出现的鱼没法比,这鱼得有一米七八的长度!

    从外形来看,它体形圆扁、躯干粗大,脑袋平扁而宽,长了一张很霸气的大嘴巴,同时有诡异的有一双小眼睛。

    从体色来看,这鱼的背部是茶褐色,侧部呈现浅褐色、腹部则是白色,身上有多条色带:首先有一条黑侧带从嘴延伸到尾巴,黑侧带上下有浅色带,浅带下是很窄的暗色带。

    打个比方的话,这鱼像是海中的斑马。

    大鱼外形霸气、作风霸道,它出现之后搅动海水,跟利箭般在水中驰骋,先驱逐鲈鱼、鲷鱼们,再追着正在海水中徐徐降下的鸡肠子猛吃。

    敖沐阳很快认出了它的身份,这是一条军曹鱼,大军曹鱼!

    看到这大军曹鱼他就来精神了,逮住这条鱼,今天就不算白出海!

    这条军曹鱼个头很大,体长有小两米,估计体重有五六十公斤,逮到之后可以卖个好价钱。

    敖沐阳先上了船,然后继续切鸡肠子扔到水里去。

    他不担心军曹鱼会跑掉,这鱼食性贪婪、饱食不厌,绝对是海洋中的头号吃货。

    正是这原因导致它生长很快,从几克重的鱼仔到十来公斤的大鱼,往往只需要十几个月的时间。

    只要有鸡肠子这种食物在,那军曹鱼就不会走。

    一边撒着鸡肠子,敖沐阳一边思考怎么捕捉这大鱼。

    他只有一次机会,大军曹鱼长到小两米长需要几十年时间,活这么久没被捕捉,那必然是身经百战、逃生经验丰富。

    虽然有金丹帮助,他在水里可以畅行无阻,但是速度跟陆地一样,绝对追不上素有海洋跑车绰号的军曹鱼。

    所以如果他一次出手没成功,军曹鱼受惊肯定会成功逃跑。

    它虽然贪吃,却更惜命,一旦逃跑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

    舢板船上没有什么捕捉大鱼的工具,他可用工具就一把剔鱼刀、一张小鱼网和两根钓竿,貌似都没什么用,钓鱼的方式可以捕获军曹鱼,但那需要特殊钓竿和鱼线,他的竿和线都太细。

    琢磨了一会他想出个主意,这主意不是很靠谱,可他没办法,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捕捉军曹鱼了。

    “如果所有的办法都排除只剩下一个办法可行,那这一定就是个好办法。”老敖嘟囔了一句改编的欧美俚语,等于是给自己吃一颗定心丸。

    他将小渔网拿到手试了试,然后将切断的鱼线快速捻合在一起制作了两条粗长的绳子,再串到小鱼网上做成活扣。

    接下来他把小鱼网缓缓放入水中,将剩下鸡肠子都弄进去做鱼饵。

    小鱼网散在水中,因为浮力原因,鸡肠子漂浮在里面,一时之间还没有落下去。

    军曹鱼迅速察觉到了食物的存在,它们就是有这个本事,很会在海洋中找食物,什么枝角类、甲壳类、虾蟹类、虾蛄、中小型海鱼都是它们的狩猎对象。

    它看到食物就发狂了,如鱼雷一样笔直的射向渔网,一头探进渔网里,张开大嘴将迎面两三块鸡肠子一起吞了下去。

    惯性原因,它继续往里冲,顿时落到了渔网中。

    当机立断,正将脸潜在水里的敖沐阳迅速的收拢鱼线绳,活扣收缩、平铺的渔网立马变成了一个网兜,大军曹鱼正好被兜在里面!

    奋尽全力收缩起鱼线,敖沐阳伸手抓起两根鱼竿插进舢板船上,同时鱼线缠在鱼竿上,将大军曹鱼牢牢的给抓住了。

    军曹鱼发现自己落入陷阱立马抓狂,它奋力的摇头摆尾挣扎起来,鱼线绳立马绷紧几乎要断裂,而鱼竿也被撕扯的弯曲起来。

    敖沐阳抓进鱼竿,将军则跳入水中潜泳去寻找渔网,这是金短毛的天性,它们天生就会去水里帮助主人找鱼。

    小舢板好像被海中巨神拽住了,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四处游荡摇摆,敖沐阳咬着牙固定鱼竿,抵御军曹鱼的强大力量。

    他知道坚持就是胜利,渔网不大,军曹鱼在里面暂时可以为所欲为,可随着它挣扎,活扣会进一步收缩,最终会将它束缚住。

    所以现在它就是一场生命豪赌,拽断鱼线或者拽走鱼竿,渔网松弛它就活命,否则渔网收缩它就完蛋。

    敖沐阳也知道这是一场豪赌,可胜利天平在向对方倾斜:海鱼在水中的力气太大了,他一个强壮青年愣是拽不住鱼竿!

    眼看鱼竿要被拽出去,敖沐阳心里一动跳入水里,他双臂打在舢板的船舷上,用手死死握住鱼竿保证它待在插孔里。

    随着他入水,大量水气入体进入金丹中,他的力气变得更大了,而且他发现自己逆转金丹可以粗暴直接的增强自己的身体素质。

    金丹逆转,水气放出,此时没有生命可以吸收这些水气,他的身体就吸收了,于是,更大的力量、更大的爆发力、更快的反应速度出现了……

    胜利天平重新倾斜,渔网收缩、军曹鱼受到束缚,再不能为所欲为的摆动身体去游动,而且将军也潜入水中,它张开嘴咬住渔网,奋力摇动尾巴摆动四肢将渔网往水面上推。

    大热的天,敖沐阳即使泡在水里也愣是折腾出一身大汗,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渔网收回来后,里面多了一条大鱼!

    看着收获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将军欢快的爬上船吼叫,一边吼叫一边摇摆全身,又甩了敖沐阳一身水……

    鱼竿鱼线和钓饵都没了,再留在海里没有意义,他摇着船拖着鱼踏上回程。

    回到村里的码头,他将渔网拖了上来,整个码头顿时轰动了。

    立马有个在码头下不知道摸什么的少年跑了过来,他利索的帮敖沐阳停船收拾鱼竿鱼线,同时问道:“哎呀,好大的军曹鱼啊,阳哥从哪里捕到的?真厉害,富贵哥说你前两天还卖了大龙虾,你太厉害了。”

    敖沐阳不认识他,本能的有点烦这种过于热情的人。

    而且对方张开嘴就提到了龙虾,这件事敖沐阳只告诉过敖富贵,别人再没说,他把这当机密来着,少年这么说出来,他就不高兴了。

    于是他草草收拾了东西,拖着鱼冷淡的说道:“运气好。”

    少年想说什么,看他冷漠就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搓搓手回到水里,又默默的在码头下摸起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