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8.小日子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而且同行是冤家,看到痘痘脸吃瘪,其他摊贩顿时来了劲:

    “就是,我可是听到了啊小王,你刚才说人家拿出大龙虾你把自己的也给人家。”

    “诚信呀小王,咱们干海鲜买卖的不就靠个诚信吗?”

    “小王,这会待在这里的可都是老板们,你真要耍无赖呀?”

    痘痘脸着急了,脸上的青春痘涨得通红:“卧槽,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敖兄弟,我就是开玩笑……”

    敖沐阳硬邦邦的说道:“商场无玩笑,你自己看着办吧。”

    痘痘脸先护住大龙虾,然后干巴巴的说道:“敖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咱们就是开玩笑嘛,哈哈,兄弟之间开个玩笑嘛。”

    “嗯,也是,兄弟之间开个玩笑无伤大雅。”敖沐阳淡淡的点点头,然后他撕了个袋子,伸手去前面的鱼缸里抓了一些小龙虾扔进去。

    痘痘脸先是高兴然后着急了:“你干嘛?”

    敖沐阳斜睨着他道:“兄弟吃你点小龙虾不行?咱们可是兄弟呀。”

    痘痘脸像被捏住了七寸的蛇,他苦笑道:“行行行,你拿回去吃吧,咱家小龙虾都是野生的,没用过农药,肉嫩味美——行了吧,你得抓多少?”

    敖沐阳不理睬他,足足装了一袋子才罢手。

    痘痘脸无话可说,只能自吞苦果,一袋子小龙虾没多少钱,毕竟是出产小龙虾的旺季,总比真让人拿走大龙虾要好。

    收拾起小龙虾,敖沐阳开始卖大龙虾。

    码头市场上很久没有见过这样个头的大虾了,看热闹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七嘴八舌、熙熙攘攘。

    敖沐阳定价就是一万块一条:“我这价格可不算过分,你们上档次的饭店买回去,一条龙虾能做一个龙虾宴,这至少得四五万!”

    爱马仕男人从提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他:“行,这条给我,你数数。”

    敖沐阳先前注意到了,爱马仕一路走来不断有商贩跟他打招呼叫他‘陆总’,他由此判断出人家是码头市场的老主顾,不会在钱上乱来。

    于是他痛快的收下钱道:“陆总你客气了,数什么数?你能是在钱上短斤少两的人?”

    爱马仕男人大笑:“哈哈,你小子会说话。”

    另一条大龙虾也很快卖掉,两万块迅速入账。

    收了钱他就走人,毕竟他惹了王家村的人,自己势单力薄,对方真要算后账他不占优势。

    将军叼起大泡沫箱,一路拖拉跟在后面。

    敖沐阳将箱子拿下,笑道:“不要了。”

    将军倔强的继续叼起泡沫箱,走的绊绊磕磕不顺畅也不肯丢掉。

    一个商贩道:“真是个好狗,卖不卖?我给你两千块?”

    敖沐阳坚定摇头:“这是非卖品!”

    留着泡沫箱也有用,他用清水洗干净后去买生活用品,正好可以拿着泡沫箱装东西。

    洗漱用品、床上用品、简单的家具家电,钱这东西并不经花,很快一万块就砸了出去。

    经过一家宠物店的时候,敖沐阳进去买了狗粮、磨牙棒和羊奶粉,在京都的时候他接触过很多养宠物的人,知道好的狗粮对狗来说多重要。

    羊奶粉是给将军补充营养的,它瘦的皮包骨头,光靠狗粮可不够。

    将军嗅到了狗粮和羊奶粉的香气,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敖沐阳笑着给了它一根磨牙棒,这是牛骨头烤干做成的,结果将军两个爪子抱着‘咔咔’啃,几口将一根磨牙棒给咬碎吃掉了!

    见此,敖沐阳当机立断,赶紧退掉了剩下的磨牙棒全换成了狗粮。

    带上家具家电和生活用品,他找到敖富贵的铁皮船一气给装了上去,道:“走,回家,我就不给你船钱了。”

    敖富贵大笑道:“草,咱弟兄说啥钱?”

    铁皮船靠岸,敖富贵帮他往家里扛家具家电,路上他一脸纳闷:“怎么买了两台电视?嚯,够大的。”

    敖沐阳道:“42寸的是我的,49寸那个给你家。”

    敖富贵愣住了:“卧槽,不行不行,你开玩笑吧?”

    敖沐阳道:“别废话了,你家那老电视该换了。对了,你自己抬,然后弄点啤酒,我搞个下酒菜,晚上继续喝。”

    “好嘞!”一听能喝酒,敖富贵顿时来了劲。

    王家村出产的小龙虾确实不错,说是野生的就扯淡了。

    虽然小龙虾是入侵物种,虽然它们确实以野生起家,可它们是入侵物种之耻,要不是可以人工养殖,早被吃的灭绝了。

    这些小龙虾皮壳光亮、坚硬,肉质厚实,敖沐阳用刷子刷了两遍,猛地听见将军‘嗷呜’一声惨叫。

    他急忙回头,看到将军双眼饱含泪花,两边嘴皮各挂了一个小龙虾……

    收拾好小龙虾,他放了花生油下锅快炒,等到小龙虾皮色稍微泛红他就放入葱姜、蒜、香叶、桂皮、花椒、茴香等各种大料快速翻炒。

    炒出香味后他加了点白酒,酒是好酒,纯粮食酒,入锅酒味淡而持久。

    接着放入碾碎的冰糖粉继续翻炒,火候合适了,加老抽翻炒,加生抽翻炒,加啤酒再翻炒。

    翻炒一通,最终小火开始煮。

    这时候另一个炒锅开工,他用香油打底,加葱姜蒜后再加孜然,翻炒后再加花椒粉,不断翻炒,不断加料。

    二十分钟后,他将炒锅里的油料倒入旁边炖锅里,小火又焖了几分钟这才关火。

    旁边的敖富贵眼睛都直了:“卧槽羊子,麻辣个小龙虾至于这么费劲?”

    敖沐阳将碧绿才香菜碎撒进去,他倒出小龙虾笑道:“尝尝再说。”

    依然在莞香树下,依然是一张小桌,两人又开始享受着海风小酌。

    将军馋坏了,舌头一个劲的在嘴巴上舔来舔去。

    敖沐阳冲了羊奶粉,抓了两大把狗粮进去递给将军,将军跟冲锋似的,迅速将盆子舔的干干净净,然后继续去垂涎的看着小龙虾。

    敖富贵嘴里叼着一个小龙虾护住盆子,含糊说道:“你可别浪费啊,这东西别喂狗,太他娘好吃啦!”

    他先把小龙虾外壳的油汁吸的干干净净,然后才剥壳露出雪白饱满的虾肉。

    虾肉入嘴,他叹道:“真好吃,你这手艺不是白给的!”

    敖沐阳笑道:“我教教你,很简单的,其实饭店的菜好吃,不是全靠调味料,重要的是火候跟搭配。”

    敖富贵连连摇头:“草,我不学,真好吃,狗日的真好吃……”

    “好吃就老老实实吃,别说脏话了行吗?”

    “狗日的不说脏话怎么能显示出好吃来?这小日子,贼爽!”

    敖沐阳无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