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5.出海

    PS:剧情逐步展开,求一下推荐票和收藏吧,如果大家喜欢,请收藏入书架中,如果大家尚有推荐票,请支持一下弹壳新书,拜谢!****

    下午时分,风起潮涌。

    习习海风吹过院子,吹得莞香树的枝叶摇晃摩挲,不断发出‘沙沙’的声音。

    将军兴奋的摇摆尾巴,大尾巴很快将地面尘土扫的干干净净。

    这是所有水猎犬的进化特色,它们都有一条强壮的大尾巴,当它们入水之后,尾巴就是船舵,可以协助它们游泳时改变方向。

    敖沐阳拨开盐水花生自己吃了一颗,把大的一颗给了将军,将军一歪头,伸出舌头轻巧的舔进嘴里,然后开心的蹦跳起来。

    见此,敖沐阳笑道:“吃货啊。”

    正狼吞虎咽的敖富贵含糊的说道:“是饿怕了。”

    敖沐阳道:“我走的时候不是将他送给我大伯了吗?还把家里的地免费给他种,只要他好好养将军。”

    敖富贵不屑道:“我呸,你大伯啥玩意儿你不知道?他们没把你这狗给宰了吃了算狗跑的快。其实你走了以后它就跑回来了,进不了门老是在外面哀嚎。”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就把门槛给卸下来了,后来它一直住在你家里,不过没人喂它,它要么吃垃圾,要么吃我家剩饭剩菜,所以长得不好。”

    说到这里,他看看将军之后纳闷了:“不对,它长得这是很好呀,现在它跟以前变化可真大,可能是你回来了,它高兴了,这精神头起来了。”

    敖沐阳笑道:“应该是这样,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精气神,狗也是这样吧。”

    敖富贵嘿嘿笑道:“啥呀,狗有三宝狗宝狗鞭狗腰子!”

    将军不懂这些,继续开心的摇摆尾巴,等着敖沐阳继续喂它。

    敖沐阳知道将军这些年受苦了,他当时走的急,安排确实有欠妥当,于是后面他一口酒就给将军一筷子菜。

    敖富贵着急了,他护住梅干菜炒泥鳅道:“这么香的泥鳅你咋都喂狗?给我吃给我吃,卧槽羊子你做的菜真好吃。”

    泥鳅被他炸的外焦里嫩,梅干菜的咸香味完全浸入其中,搭配清冽的啤酒,再享受着轻柔海风,那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

    不过,近海污染的厉害,海风带着腥臭味,这让人感觉不适。

    喝着酒吃着菜,两人聊了一下午,一直聊到红霞满天。

    敖富贵七嘴八舌的将村子几年来的变化都给他说了听,谁家闺女出嫁、谁家小子娶媳妇、谁家老人去世、谁家添丁,都给他说的清清楚楚。

    傍晚,敖富贵喝的醉醺醺回去,他爸妈出海归来听说敖沐阳回家了,赶紧热情的过来看了看,还给他带了被褥暂用。

    谢过敖富贵父母,他带着将军上了街。

    这会街上热闹起来,天气凉爽,老人带着小凳子出门乘凉,孩子则在追逐打闹,出海的渔民们趁着天色还亮堂返回,小码头上船来船往。

    不断有人认出敖沐阳,跟他打起招呼。

    敖沐阳彬彬有礼的回应,将军昂起头、挺起胸膛跟在他身后,好像自己跟随的不是个普通青年,而是凯旋的名帅。

    到了小码头有狗跑过,看到将军它困惑的眨眨眼,上来贴着将军屁股闻了闻。

    狗的屁股后面有气味腺,这是它们互相辨认身份、性别、健康度等信息的依靠。

    将军皮毛有所改变,让大狗有些认不出它来,可是它的气味没变,大狗认出它后突然亮出獠牙去咬它。

    见此有人喊道:“羊子,快护住你家狗,你家这狗……”

    话说到半截戛然而止,只见将军利索跳起回头就是一口,足下生风、前爪力大,扑向大狗将它摁翻在地连啃两口。

    大狗吃亏,哀鸣着逃跑,将军得意的甩甩毛后吼道:“汪呜汪呜!”

    敖沐阳笑着问道:“咋了,二婶?”

    妇女悻悻道:“没啥,你这狗不会打架就会跑,平时老受欺负,我怕二亮家的狗咬了你家狗。”

    敖沐阳摸摸将军的头说道:“它不是不会打架,而是没有我在身边不敢打架。”

    码头的小舢板上下来渔民们,他过去看了看,收获很差,渔民们愁眉苦脸,有人吐着烟叹道:“马勒戈壁,连油钱也没赚出来。”

    溜达一圈,夜色降临。

    敖沐阳抬头看看灿烂的星空深吸了口气,还是家乡的夜色美,在京都或许霓虹亮丽,可绝对看不到如此灿烂的星河!

    他回家睡觉,将军趴在他脚下,睡的呼噜声滚滚,分外香甜。

    早上太阳升起,又是一个艳阳天。

    敖沐阳洗漱后出门,有村里人看到他说道:“羊子你回来有啥打算?在京都挣钱了吗?挣钱了你也得干活,不能坐吃山空呀。”

    听了这话,他笑道:“谢了叔,我有打算。”

    他去找敖富贵,跟着蹭了一碗白粥后说道:“给我你家的舢板子用用,我出海去瞅瞅。”

    敖富贵一抹嘴道:“舢板子有屁用?开铁皮子呀。”

    敖沐阳摇头道:“不用,我就先去海上逛逛,不下海。”

    渔存里家家户户有舢板船,这种船又叫三板船,原意是用三块木板制成,很小的木结构船,就是湖泊水地随处可见那种最简单的小木船。

    借到船他摇着木桨出海,将军立马窜上去,时时刻刻跟他在一起。

    敖沐阳出海的目标是昨天他发现的那几只锦绣龙虾,那可是名贵鱼获,卖出去够他在村里活一年!

    海上没有标志物,可是对于海里人来说,确定一个方位并不难,他们从小练出一手眼睛丈量距离的绝活。

    昨天敖沐阳看了看远处的海岸后就大概有数了,知道落水地的位置。

    摇船出海格外费劲,花费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到达目的地。

    脱掉衣服,他跳入水中。

    这时候他内视金丹,发现随着水气从他全身各处皮肤流进来,金丹中的细水流诞生速度加快了,大概四五分钟就能转一圈。

    将军跟着跳下来往水里钻,敖沐阳将它提溜回去,拍拍船道:“看好了,看好船知道吗?”

    大黄狗眨眨眼,它在船头趴了下来,敖沐阳潜水后,它就扒拉着船板探头往下看,不时着急的叫一声。

    海面偶有浪涛,水下平静无波。

    敖沐阳俯瞰海底寻找石头滩,这里海底岩石上有道道划痕,好像是金刚狼的利爪在这里刮过,不过他知道这不是神秘力量所为,而是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

    部分拖网渔船可以进行拖地捕捞,这种渔网下面有沉重锋利的铁爪,能撕碎海藻、撕裂海底岩石,对海洋破坏特别严重!

    视野如常,他很快找到了昨日的龙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