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3.老屋(求收藏求推荐票)

3.老屋(求收藏求推荐票)

    敖沐阳徐徐睁开眼睛,看到王栋梁一张胖脸百般扭曲,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被海水呛的。

    他死死的盯着王栋梁,对方疯狂抖动双腿来踩水,想要支撑住身体平衡获得力量从他双手束缚中挣扎出来。

    可在水中敖沐阳比在陆地还要有力气,全身皮肤都有氧气流入,线粒体疯狂运转,为他供应了大量能量。

    王栋梁挣扎不开,很快他憋不住气了,只见他脸蛋涨得通红、双眼血丝密布,一连串气泡‘咕嘟咕嘟’的从他口鼻中冒出来,他已经快要憋死了!

    一直等到他憋得翻白眼了,敖沐阳才冷哼一声放开他。

    这会王栋梁大脑缺氧几乎休克,虽然被束缚的双臂获得自由,却没有大脑控制无法摆动更无法游出水面。

    见此敖沐阳就双脚连环踩水,提着他跟提溜草鱼似的把他拖出水面。

    这时候有和王栋梁一个村的渔夫钻出水面换气,看到敖沐阳他跟看到鬼一样,先打了好几个寒颤才指着他叫道:“沃日,你你你你……”

    敖沐阳懒得跟他多说,他将几乎昏厥的王栋梁推过去,冷声道:“看好你们少主子,不知道你们怎么当奴才的,要不是我这傻货就淹死在下面了。”

    两个村子结怨已久,敖沐阳性情平和,可面对王家村的人依然生不出好脾气来。

    敖富贵浮出水面看到了敖沐阳,他大喜过望,一路游过来直接搂住他叫道:“啊啊啊,你没死啊羊子,你没死啊!”

    敖沐阳笑道:“我的水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家村的人将王栋梁拖上船,这会轮到他们着急了,赶紧压着王栋梁小腹往外吐水,他们都是老海民,知道自家船长这是溺水了。

    敖富贵发动铁皮船,一阵轰鸣声响起,敖富贵大笑道:“走喽!”

    渔船上王栋梁的大嘴变成了喷泉,不一会吐出好些水来,可是他却依然没有醒过来。

    半秃头的汉子赶紧说道:“哎呀不好,吐了水还醒不来,怕是需要人工呼吸啊。”

    一个满脸青春痘的青年踊跃道:“我来!”

    他舔舔嘴唇跪在王栋梁跟前,深吸一口气贴上嘴巴跟吹气球似的狠狠往里吹。

    王栋梁模模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憋红的痘痘脸迎面而来,他挥手一巴掌叫道:“麻痹鬼啊!”

    青年委屈的捂着脸道:“是我啊梁哥,我是大军,我给你人工呼吸呢。”

    王栋梁勉强站起来,他吼道:“老子就是死也不用你人工呼吸!敖沐阳那狗崽子呢?”

    “他们走了,咋了?”

    王栋梁恨恨的跺了跺脚道:“他没死是不是?麻痹就是他淹的我!”

    其他人一听勃然大怒:“追,他们跑不远!”

    “龙头村的想惹事?搞他们!”

    “冷静冷静,这敖沐阳有点怪啊,咱们都看到了,他一直在水下呀,他能憋气那么久?”

    王栋梁回忆起了在水下被人支配的恐惧,他铁青着脸又跺了跺脚,道:“走,去干正事,去红洋码头找龙哥。”

    敖富贵怕王家村的人继续闹事,就将铁皮船的速度加到最快。

    他坐在船头问道:“羊子,你刚才咋个回事?怎么在水里憋了那么久?”

    敖沐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他只好随机应变回答道:“哦,你知道我在京都干厨师,我认识一位老人,我给他做菜,他教我气功,说是能养生。不过能不能养生我不知道,憋气本事倒是增强很多。”

    敖富贵大为高兴,笑道:“啊呀,你这是俏黄蓉碰上洪七公,厨艺换功夫啊。”

    敖沐阳哭笑不得:“你看武侠电视看傻了?就算类比我也是郭靖。”

    “那郭靖,你在京都混了这些年,没带个黄蓉回来?”敖富贵接着问道。

    敖沐阳打了个哈哈:“休息休息,不说了。”

    京都姑娘多的很,他不是没碰到合适的,也不是姑娘们都眼高于顶不愿意跟他。

    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一个没车没房没户口的渔村青年,拿什么去追求人家?追上人家,拿什么去养活人家?

    有些姑娘单纯善良,看他相貌帅气、体魄出众就说喜欢他,他却从不敢答应,她们不懂事,可他得懂呀。

    一个多小时的海上颠簸,铁皮船终于靠上了村里的小码头。

    敖富贵带游客去村里的渔家乐,敖沐阳自己回家。

    看着低矮的村屋,一股‘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的心情怆然浮出他心里。

    离开家乡已经五年有余,可在他眼里家乡除了物价飞涨,其他变化不大。

    村子依山而建,位于山脚,东边是湖泊、面前是大海,依山傍水好风光,借山面海好风水,却就是发展不起来。

    其实龙头村的海洋环境很不错,村前的海相当深,轻易就可以发展起一个优良海港,但他们背后是高山,货物送上岸没法送出去,发展的路全被山和石头给堵死了。

    此时是中午,阳光毒辣,屋子外面没什么人。

    敖沐阳从村口码头一路到家,竟然没碰上一个熟人,他碰到了几个结伴玩耍的孩子,可是互相都不认识,甚至还有孩子以为他是游客呢。

    从村口往里不久是他家老宅,五六年没有收拾,老宅破败的不大像样。

    木质大门破破烂烂,门槛没了留了个大洞,不知道有什么经常进出,摩擦的门口倒是光亮。

    他拿出钥匙扭开锁,一推开大门,一阵响亮的犬吠声响起:“汪汪汪!汪汪汪!”

    听到狗叫声敖沐阳一愣,这是野狗鸠占鹊巢占了自己家?

    犬吠声迅速接近,一条毛色粗糙黯淡的大黄狗呲牙咧嘴跑了出来。

    看到大黄狗敖沐阳有些迟疑,这狗浑身黄毛,额头上却有一撮白毛,长得骨架颇大,因为缺少营养导致瘦骨嶙峋。

    大黄狗头顶的白毛让他想到了自己曾经养的一头小狗,就试探的喊道:“将军?!”

    对着他怒吼的大黄狗听到他这一声喊,咆哮声戛然而止。

    它仔细的打量着敖沐阳,又昂起头抽了抽鼻子,然后垂在屁股后的尾巴突然翘起摇晃,接着跟疯了一样扑了上去!

    敖沐阳下意识后退一步,大黄狗扑上来没有攻击他,只是用脑袋使劲磨蹭他的裤腿,围绕着他团团转,一边转一边呜咽。

    这下子敖沐阳就确定了,这就是自己当年养的那条小黄狗啊,它现在竟然长这么大了,甚至变成一条老狗了!

    渔村有养水猎犬的习惯,全球各地都这样,比如加拿大纽芬兰省的渔民培养出了拉布拉多犬和纽芬兰犬,葡萄牙阿尔加维地区渔民有水犬,爱尔兰有爱氏水猎犬等。

    龙头村当地也有一种独特的水猎犬,就是敖沐阳面前这种大黄狗,当地叫金短毛,因为它们毛色金黄且短细。

    敖沐阳家一直养水猎犬,训练娴熟之后可以帮忙拉网、帮忙抓水禽、帮忙潜水赶鱼等,本领高强。

    这条黄狗是家里老狗下的崽,敖沐阳那会上高三,就选了最强壮的一只留下并起名为‘将军’,其他的小狗送了人。

    同一年,老狗跟随他父母出海一起没有回来,敖沐阳绝望之下离开村子这个伤心地出去闯荡,养了不到一年的将军就被他送给了一个亲戚。

    没想到,他回到村庄之后见到的第一个生命不是哪个故人,而是一条等候他多年的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