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2.水下

    如铁块入水,他一直下沉,敖富贵多年海上生活锻炼出来的膂力却硬是拉不住他!

    短暂的慌张之后,敖沐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下沉中他发现一个诡异的地方,那就是自己并没有感觉难受,先前他下沉时候慌张的张开嘴巴下意识想呼喊,海水冲入他口鼻中也没有呛到他,这更反常!

    但这些不是当前重点,当前最重要的是赶紧推开敖富贵,自己没事他却有事,水压已经将他压得双眼爆凸、缺少空气导致他脸色涨红发青。

    敖沐阳知道,敖富贵马上就要窒息没命了!

    当机立断,他拉开了敖富贵紧抓自己肩膀的手。

    这样,敖富贵急了,他奋力伸手想要抓住敖沐阳,可是对方下沉速度快,他的身体在浮力作用下已经无法再下潜,反而缓缓上升。

    一步赶不上十步撵不上,两人在水里的距离越来越大。

    没有潜水镜的帮助,单靠人的眼睛在水里看东西是很模糊的,很快敖富贵就看不清敖沐阳的身影了。

    一直在水里下沉,起初敖沐阳还恐慌,可是逐渐他发现自己在水里除了浮不起来,其他和陆地上差别不大,心情就放松下来。

    他不能用口鼻呼吸,可却不感觉憋气,似乎有空气从他各处皮肤渗入体内,吸收到的氧气比口鼻呼吸更多,让他精力旺盛。

    感觉到这点后,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去更仔细的感受,结果一个让他震惊的场景出现了:他感觉到自己胸腔里出现了一个小金球,光芒、颜色就像先前穿过敖富贵身体的那个黄色光球!

    小金球只有玻璃弹珠那么大,在他身体里安静的飘着,一道道水气从他全身各处进入小金球顶端,然后化作一道晶莹的细水流沿着顺时针在金球中转动。

    每转动一圈,细水流就会消失,再就出现一道新的细水流。

    这是什么?他满头雾水搞不清楚,不过毫无疑问的是,他的生命安全没问题。

    此地海水颇深,得有五十米的深度,下面的海水又冷又黑暗,这是阳光禁区,也是大多数生命的禁区。

    但敖沐阳一点不感觉冷,起初他的视野有些模糊,一路下沉后,海水越来越黑暗,他的视野反而越来越清晰。

    一直下沉,终于海底在望。

    相比汹涌的海面,海底安静又平淡。

    大片地壳岩石裸露在外,有些地方覆盖着细腻雪白的海沙,有些地方是灰黑的泥水。

    没有海藻,没有鱼群,广袤的海底像是陆地上的荒漠,带着亘古未变的苍凉,让人看了后分外震撼!

    一会之后,敖沐阳终于沉入海底,他的脚落到了石头上,就像在陆地上一样有正常重力。

    在这里海水似乎没有阻力,他行走几步,一切如常。

    这让他纳闷了,他快跑起来,依然是一切如常。

    后面他又跳了跳,等他跳起的时候,正常的浮力出现了,他重新浮在水里,四肢摆动、浮力出现……

    “卧槽!卧槽!卧槽!这真踏马的邪了门!”敖沐阳震惊的在心里连连爆粗口。

    浮起几米高后,他低头放眼俯瞰海底,其实这片海洋也不是完全没有生命,在一处石滩上有个龙虾群。

    虾群很小,只有两条大龙虾,有小半米长,剩下都是尚未长大的小虾。

    这些龙虾是一个品种,外表有坚硬外壳,上面是黑褐色和黄色相间的斑纹,颇为绚丽,头顶两条长须,如同京剧武生帽冠上的雉鸡翎,威风凛凛。

    敖沐阳一眼认出它们的身份,这是中华锦绣龙虾,一种自古以来就很珍贵的虾类,甚至在宋代前后被称为‘神虾’。

    看到这种罕见龙虾,他便游了过去仔细观赏,觉得这样在水中倒是真自在。

    敖沐阳这边自在,海上就乱套了。

    敖富贵窜出水面,王栋梁的船正要离开,他爬上自己的铁皮船,抓起鱼叉奋力甩了上去。

    ‘咣当’,鱼叉几乎擦着王栋梁的脑袋落在了渔船上。

    这把王栋梁吓了一跳,他叫道:“曹尼玛,敖富贵!你想谋杀?曹尼玛你想谋杀我啊?!”

    敖富贵带着哭腔吼道:“老子杀了你!老子一定杀了你!你害死羊子了!尼玛币!羊子掉到水里抽筋了,又碰上漩涡!他上不来了!”

    一边口不择言的吼叫,他一边赶紧在船里找潜水服和潜水镜。

    听了这话,原本蠢蠢欲动要下来揍敖富贵的几个船员赶紧停下脚步,出人命了?这可是大事!

    王栋梁不信,冷笑道:“这么巧啊?掉水里就腿抽筋了,他敖沐阳是大姑娘?而且还又碰上漩涡?哪里有漩涡?”

    敖富贵回头吼道:“你杀人了!我去找羊子!就是你杀人了,他上不来了,我亲眼看见的,羊子沉到水下了,完蛋了……”

    渔船上有船员心里惴惴不安:“梁哥,好像真的出事了。敖富贵个傻大个,他不会演戏。”

    船舱很乱,敖富贵没找到潜水衣找找到潜水镜,就胡乱戴上后赶紧跳入海里,一头扎进水中。

    渔船上,王栋梁惊疑不定的看着海面喃喃道:“踏马的,这怎么可能?”

    又过了几分钟,只有敖富贵几次浮出水面换气,他没有潜水装备帮助,根本潜不了多深。

    看着敖富贵这么玩命,而且敖沐阳几分钟了还没有浮出来,王栋梁终于也害怕了。

    他赶紧脱掉衣服说道:“还踏马看什么看?下去找人啊!”

    铁皮船上一众游客满脸生无可恋,一个姑娘委屈的说道:“我们是来旅游的啊亲,怎么碰上凶杀案了?而且你们能不能有点职业素养先把我们送上岸去,中途撂挑子算啥?能给差评吗?”

    “差评你麻辣隔壁!”王栋梁骂了一句跳入水中。

    下水之后,他们一行人彻底慌了。

    都没有深潜工具帮忙,他们和敖富贵一样潜不了很深,在有限深度的水中他们搜索过了,确实没发现敖沐阳!

    再一次浮出水面换气,炽热的阳光洒在身上,王栋梁一行却感觉不到暖和,反而觉得浑身发冷。

    一个半秃头的汉子惊慌道:“阿梁,咋办?人真的没了!”

    王栋梁混着苦涩的海水吞了口唾沫,心里比嘴巴里还苦涩,他说道:“还能咋办?继续找啊!”

    他没有退路、没有选择,深吸了口气后第一个又沉了下去……

    此时敖沐阳正要上浮,他在水下的视野远超其他人,一抬头就看到了努力下潜搜索的众人。

    看到这么多人潜入水里,敖沐阳立马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太久没有浮出水面,这些人在找他呢。

    几个人分散的很开,敖沐阳靠近后轻易发现了王栋梁。

    自己此次落水全是王栋梁所致,加上先前对方辱骂自己和父母,新仇旧恨,敖沐阳决定让他爽一把。

    他从后面悄悄靠近,然后猛的伸手抓住了王栋梁双臂,同时停止游动,身体在重力控制下逐渐下潜。

    王栋梁惊恐回头,看到敖沐阳的面容。

    此时敖沐阳双眼紧闭但大嘴怒张,惨白的牙齿森然可怖,面无表情、如同浮尸。

    王栋梁吓尿了,他忘了自己在水里,张开嘴就惨叫:“咕咚咕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