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36 肥羊

    吧台下方有个空档处,刚好可以藏下一个人。

    陈曦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就乐了。

    敢情外面的热闹还是她引起的?

    乔媛这女孩给陈曦的印象不错,她似乎跟以前的林萱一样,家庭条件不太好,所以才会选择课余时间出来兼职打工。

    虽然她刻意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但她身上却依然隐隐散发着一种属于那个年龄段而独有的拘谨与青涩。

    而这,可不是靠化妆和打扮就能够掩盖的。

    “那你就坐这儿吧,我先出去看看情况。”

    一边说着,陈曦一边起身让出了椅子。

    乔媛见状,便立刻蹲到了他的椅子后面,试图用吧台和椅子来隐藏自己的身影。

    小家伙看到她那偷偷摸摸的样子,顿时就乐了起来。

    拍手示意陈曦把自己放下来以后,小家伙便直接跑到乔媛面前,然后兴奋的对她说道:“姐姐,你要玩捉迷藏吗?我可以跟你一起玩!”

    闻言,乔媛不禁有些无语。

    她紧张兮兮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后,这才小声对小家伙说道:“念念你不要跟我说话,就当从没看到过我……”

    “嗯?”

    小家伙木木的看着她,似乎没听懂她的意思。

    乔媛想了想,便换了一种方式说道:“有坏人要来抓我,你不想姐姐被坏人抓走吧?”

    听她这么一说,小家伙也终于听明白了。

    于是,小家伙立刻将小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同时还不忘义正言辞的说道:“姐姐不要害怕!我保护你!”

    “嘘……你就当没看到过我就可以了……”

    见乔媛一脸纠结的试图跟小家伙说明情况,陈曦不禁就微微笑了起来。

    他站在小家伙身后,轻轻将小家伙抱起来以后,这才对小家伙说道:“让姐姐在这里待一会儿吧,爸爸带你出去看热闹。”

    “哦,好。”

    眼见陈曦将自己从小家伙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乔媛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便面色复杂的朝陈曦小声说道:“老板,谢谢你……”

    闻言,陈曦却对她笑了笑,安慰道:“蹲着难受,你坐椅子上吧。如果实在害怕的话,我建议你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说完,陈曦便抱着小家伙走出了吧台。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乔媛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电话。

    但犹豫了一下后,她却还是将手机给放进了包里,然后朝着吧台下面钻了钻,试图让自己藏的更好一些。

    茶馆外。

    秦若盈看到陈曦抱着小家伙出来以后,便立刻来到了他身旁。

    陈曦转头望去,则看到这条街前面不远处,有十多二十个人正堵在一家酒吧门外。

    这伙人的年龄都不大,约莫就二十多岁的样子,气焰十分嚣张,嘴里飚的全是一些污言秽语。

    一个看上去应该是酒吧负责人的青年被围在中间,似乎正在试图跟他们商量什么。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陈曦听了一阵,也大概了解到情况了。

    这是一家托吧。

    所谓托吧,就是正常经营的同时,还会安排一些键盘手在网上与人聊天,以约会为诱饵,诱骗别人到这里消费。

    如果是正常到店消费的客人,那么他们就会觉得这家店还不错,消费也不高。

    但如果是被酒托女带过来的客人,那么他们在这里的消费就会往上翻个十倍还不止。

    托吧不单只有酒吧这一种形式,许多咖啡厅、餐厅、礼品店,甚至哪怕茶馆也可能是托吧。

    酒托已经变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主要由键盘手、酒托女、消费场所组成,其中规模较大的,可能还会有主管这一环节。

    键盘手通过qq、微信、陌陌、探探等社交软件,或者是相亲网站、交友论坛,把自己的资料伪装成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然后勾引一些单身、或者心怀不轨的男人出来见面。

    键盘手在网上跟肥羊聊到一定程度后,酒托女才会出面接客。

    她们不用太漂亮,五官端正即可,其实也是利用了某些男人的龌龊思想。

    见面地点一般就在托吧附近,酒托女本人跟肥羊在网上看到的不一样,肥羊大多也不会怀疑,因为他们大多都会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艳遇给冲昏了头脑。

    见面之后,酒托女会先陪肥羊散会儿步,然后借机说自己累了,想到托吧里坐坐。

    肥羊当然不会拒绝,反而还期待着酒托女最好能喝醉……

    如果肥羊还没有被艳遇冲昏头脑的话,就会在酒托女点东西之前看看价格表。

    托吧的东西全是明码实价的,如果嫌贵,肥羊可以随时走。

    可如果肥羊连价格表都不看,直接就想在酒托女面前装大款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两杯饮料加果盘388,这还是第一步,下手较轻,如果肥羊同意让酒托女点酒的话,就会升级进入第二步,十多块钱的红酒,在这里却要卖到1888、3888。

    心黑一点的,甚至可以直接要价8888人民币。

    如果肥羊拒绝付账,那么不好意思,托吧的打手就会出场了。

    也不是真打,就是威胁,不给钱不许走。

    聪明一点的肥羊,会要求跟酒托女分摊,只给一半的钱,然后事后报警。

    然而可惜是,这个行业本身就处于灰色地带,只要托吧老板精明一点,哪怕肥羊事后报警,老板也只需要退钱就可以解决了,因为他们没有犯法。

    每一桌上都有价格表,明码实价的消费,而且还是自愿消费。

    乔媛,很明显就是一个酒托女。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肥羊一般都是社会阅历不太多的冤大头,这帮堵在酒吧门口闹事的年轻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说句难听的,他们根本就不是做肥羊的那块料。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陈曦抱着小家伙在茶馆外看着热闹。

    而这时,却也不知谁说了一句:“她在那边那个茶馆!”

    那帮人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就朝着陈曦所在的方向涌了过来。

    几个茶馆客人本来还乐悠悠的看着热闹,一看那帮人突然朝这边走来以后,他们便连忙躲到了一旁。

    茶馆外面有一条街,街对面就是后海。

    陈曦跟秦若盈并肩站在茶馆门口,那帮年轻人过来以后,就将他们给团团围了起来。

    小家伙显然是被他们摆出的阵仗给吓到了,于是立刻缩回了陈曦怀里。

    陈曦见状,便将小家伙递给了秦若盈,然后示意她带孩子先进去。

    等到秦若盈进了茶馆以后,陈曦这才平静的问道:“各位,有什么事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