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27 血芒

    秦若盈搂着小家伙。

    忽然之间,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她离开念念的时候,念念还小,所以对她没有什么印象。

    陈曦虽然也是后来才回来的,但他回来以后就一直陪在了小家伙身边。

    凭借他那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宠爱,陈曦成功的在小家伙心里逐渐占据了越来越多的分量。

    超过了妈妈,也超过了张婶。

    所以小家伙现在只需要爸爸就够了。

    爸爸就是她的全世界。

    而他们父女俩之间随时表现出的那种亲密,也让秦若盈感到十分的失落。

    爸爸、妈妈、孩子。

    本就应该是亲密无间的一家三口。

    但是因为之前的短暂分离,却让他们之间有了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秦若盈之所以会跟念念有疏离感,那是因为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怎样去融入这个家庭。

    因为念念的出生,她和陈曦之间那个单纯的二人世界,也彻底变为了一个全新的三人世界。

    作为爸爸妈妈,他们却从来没有同时出现在小家伙的身边。

    而随着一家人的重逢团聚,当陈曦展现出无比强大的实力与自信后,秦若盈迷失了。

    那是一种能够让任何女人迷失自我的感觉,同时也叫……

    安全感。

    所以陈曦只不过才离开一下,她就感到了无比的担忧。

    就像念念一样,上厕所都要找爸爸。

    她跟女儿比起来,又好到哪儿去?

    母女俩都太过于依赖陈曦了。

    他是一个完美的丈夫,也是一个完美的爸爸。

    而她,却只是一个不合格的妈妈。

    想到这里,秦若盈忽然止住了泪水。

    不着痕迹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后,她这才松开小家伙,然后仔细的为她擦起了眼泪。

    “念念,不要哭,爸爸没有离开你,他只是去买菜了,马上就回来给你做饭,你不是最喜欢吃爸爸做的菜吗?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我不吃,我就要粑粑……”

    小家伙蹬着床,还在发脾气。

    秦若盈只得轻轻搂住她,然后不断的跟她讲道理。

    过了好一会儿。

    等到小家伙情绪稍微平息一些后,秦若盈便当机立断的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就抱着她去了卫生间。

    “走,你不是要尿尿吗?妈妈带你去,小心又要尿床了。”

    闻言,小家伙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立刻就撅着嘴,糯糥的喊道:“我不尿床!”

    ……

    前世今生两相望,刀剑齐施断愁肠。

    上天下地我独行,义无返顾为情狂。

    ……

    这套刀剑齐施的绝学并不是出自天衍神宗,而是陈曦以前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上古传承。

    玄天邪帝。

    刀三式,剑三式。

    刀剑齐施又三式。

    三三不尽,九九归一。

    刀斩风,剑切云,纷纷扰扰断风云。

    神技归神技,但这并不能改变陈曦修为受损的事实。

    陈曦以重伤之身迎战全盛姿态的神将。

    神将手捧金乌,如同太阳降世一般,千万道金光火柱誓要天地万物都焚为灰烬。

    陈曦面沉如水,刀剑斩出后,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两道巨大的虚影。

    一把刀,一把剑,瞬间就撞在了那团炙热的火球上。

    当刀芒剑影与那漫天烈焰碰撞在一起的时候,整个天地也为之震动了。

    四射狂飙的冲击波,瞬间就令那五道金柱黯淡了不少。

    天上那个巨大的云层漩涡也是随之一颤,险些就要被那狂暴的劲气给撕扯的烟消云散。

    缚灵大阵摇摇欲坠。

    几名老者躲在宗祠后方的山坡背后,等到风烟散去后,他们才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来。

    眼前的一幕,也是彻底惊呆了他们……

    湮灭。

    一切的一切,全都湮灭了。

    这个历史悠久的村子,在如此剧烈的碰撞之下,瞬间被夷为了平地。

    等到烟尘散去。

    一个直径长达数百米的圆形巨坑出现在了两人下方。

    原本土地平旷、房屋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

    现在已经彻底化为乌有。

    就连他们现在躲的这个小山坡,此刻也被凭空斩去了一大半。

    神将依然悬浮在空中,他没有穿上衣,露出了一身虬结的肌肉。

    周身如同火焰般不断升腾的火焰已经消失了。

    ‘嗤!’

    他那古铜皮色的皮肤上没有任何伤痕。

    但紧跟着,神将就像一个破了洞的花洒一样,全身都在飙着细小的血花。

    没过多久,他整个人都被鲜血给染红了。

    陈曦左手持刀,右手持剑,似乎从未动过一样。

    但若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陈曦现在的状态很奇怪。

    眼神空洞洞的,就像丢了魂一样。

    刀剑依然在手,但他周身却泛起了一阵血红色的淡淡光芒。

    神将脸上的自信与狂笑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恐惧。

    是的,他害怕了。

    因为伤势太重,他甚至已经没办法维持飞行状态了。

    于是,神将立刻做出了一个明智决定。

    逃!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

    他身后血光乍亮,那如同鲜血一般娇艳欲滴的血芒,瞬间就染红了整个天空。

    那道直冲云霄的擎天光柱消失了。

    云层漩涡散去,宛如龟壳一般的金色屏障,也慢慢化作白烟缓缓消失了。

    天上风雪依旧。

    寒风裹着漫天雪花呼啸而来,仿佛一瞬间就从盛夏转到了凛冬。

    一道血红色的剑芒突然斩出。

    ‘嘭!’

    几名老者藏身的小山坡顿时被夷为了平地!

    “玄女的阴魂在哪儿。”

    那冰冷的仿佛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突然在天空中响起。

    闻言,为首的老者立刻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后,才颤巍巍的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匣子,然后大喊道:“玄女的阴魂在此,小的斗胆,还请仙师饶我们一命!”

    他跪在地上,用双手紧紧的捏着那个匣子,似乎是在求饶。

    这个匣子,就是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了。

    如果那个男人不答应……

    那他们就只有毁了这个匣子!

    大家鱼死网破!

    然而。

    就在老者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把霜雪长剑突然在他头顶正上方的天空中凝聚成型。

    紧接着,一道血色剑芒轰然落下!

    ‘嗒’

    匣子掉在地上,滚了两圈后,才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泥土里。

    陈曦随手一招。

    那匣子像是有了什么感应似得,略微颤抖一下后,便突然飞到了他的手里。

    拿到匣子之后,陈曦才淡淡的扫视了周围一圈。

    村子已经化为乌有。

    村民们也都退到了大阵边缘。

    大家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望着天上那个如同神一般的男人。

    他想了想,这才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飞了出去。

    不过在他转身飞走的一瞬间。

    天上却又突然出现了六道血色剑芒。

    随后,剑芒轰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