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23 抉择

    秦岭的冬季很昏暗。

    明明是正午时分,山里的能见度却始终不会超过两三百米。

    大雾蒙蒙,冰雪皑皑。

    这个躲在山谷里的小村子,一如既往的安静祥和。

    庄严肃穆的宗祠外。

    那尊青铜巨鼎已经被人仔细打扫了一遍,鼎上堆积的积雪也被清理干净,露出了那被积雪掩埋已久,独属于青铜器的浑厚凝重。

    原本空旷的广场上,已经摆满了无数祭祀用的法器道具。

    太叔公尸骨无存。

    按照村子里的传统,为他立下衣冠冢之后,还需要在宗祠外的广场上祭奠七天七日,然后才可以举行下葬仪式。

    这场葬礼的主角只有太叔公一人。

    三叔奄奄一息,不过却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估计三叔醒来以后,也会偷偷庆幸吧。

    赵兴怀、李和安躲在屋里喝着闷酒。

    甘苦入喉,两人却想一醉方休。

    奈何修为精湛,所以连喝醉酒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那个年轻男人的模样,在他们脑海里却似乎变得越来越清晰。

    赵兴怀跟李和安同年,比秦永言大上两岁。

    村子不是门派,也不是家族。

    这就是一个住着几百户人家的普通村子。

    当然,这个村子有着它特殊的地方。

    奇门百家、六道杂学,每一家可能都有着不同的传承。

    赵兴怀、李和安、秦永言,他们学的都是武道,所以从小就很玩的来。

    而作为村子里的中坚力量,赵兴怀和李和安也一直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三叔,是他们的榜样。

    太叔公,则是他们的梦想。

    可现在,一切都被打碎了。

    直到那天,他们才终于明白……

    什么叫做力量。

    那是绝对的力量,也是令人绝望的力量。

    大家都被吓到了,以至于村子里辈分最高、实力最强、德高望重的太叔公横死当场,事后居然也没人敢站出来说要给太叔公报仇。

    族老会默不作声,太叔公死后,七位族老甚至连面都不敢露,就这么放任那个男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老秦不得了啊。

    生了个好女儿,女儿找了个好女婿。

    没想到跟秦永言争了大半辈子,最后他们却输在了这方面。

    赵兴怀越想越觉得气闷,抱起旁边的土坛子就喝了起来。

    李和安愣了一下,便也提着土坛子跟他碰了一下。

    屋外风雪依旧。

    喝完这坛酒,他们就得出去清理积雪,防止广场上的青铜巨鼎和法器都被积雪给埋住了。

    好歹是太叔公的祭礼,也不能太过寒碜了不是。

    两人都是丹境宗师,所以喝完酒以后,他们便随便穿着一件单衣就走出了房门,随后拿着扫帚扫起了地上的积雪。

    明明是正午,但因为大雾遮住了阳光,所以整个天空都显得很阴沉,就像暴雨来临前的那样沉闷。

    沉闷的天气,也让人的心情也变得更加沉闷了。

    “呸,这鬼天气。”

    赵兴怀提着扫帚一边扫雪,一边恨恨的骂了一句。

    突然。

    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于是连忙抬起头向天上望去。

    只见那雾蒙蒙的天空上,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若有似无的黑点。

    黑点越来越大,赵兴怀不禁站直了身子,仰着脑袋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老李,快看!”

    他们俩的视力远胜常人,所以李和安也立刻就发现了那个十分细小的黑点。

    好像是个人?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

    那道黑影竟然就已飞到了他们头顶的正上方。

    而这时,两人也终于看清了那道人影。

    是他!

    这个年轻人就是化成灰,他都能一眼认出来!

    赵兴怀被吓了一大跳。

    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他就举起扫帚就摆出了一副防御姿态。

    然而,那个飞在天空中的年轻人,却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一把长剑就突然在他的手上出现了。

    “不好!”

    一看到那把剑,赵兴怀就急了起来。

    但他还没有喊出声音,就已经看到那年轻人朝着下方的宗祠轻轻斩出了一剑。

    一道泛着金光的剑芒顺势而出。

    剑芒飞向宗祠的过程中,开始慢慢变大……

    最开始还是一把普通长剑的模样。

    眨眼的功夫,竟已被放大了数十倍。

    等到快要接近宗祠的时候,这道剑芒更是仿佛变成了一辆正在高速行驶中的动车,直接就拦腰撞在了宗祠正中的大门上。

    轰!

    宗祠大门轰然炸裂,立刻就掀起了千万道狂飙一般的暴乱气流。

    木制大门在那狂躁气流的席卷下,瞬间就给搅成了无数碎屑。

    然而……

    这还没有完。

    击中宗祠大门以后,那道剑芒余势不歇。

    如同动车到站不停一般,这道剑芒一口气就穿过前院、碾碎正堂,直到斩在了宗祠后方的山坡上,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这个年轻人随手一剑,竟然就将宗祠给斩成了两半!

    剑芒消失了。

    掀起的暴乱气流却变得更加猛烈起来。

    赵兴怀站在广场上,抱丹坐胯,双臂交叉格挡于面前。

    狂躁的飞沙走砾不断撞击在他身上,竟震的他皮肉生疼。

    这么硬抗下去可能会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于是赵兴怀想了想,只得无奈放下宗师的自尊,一下子就趴倒地上,然后用双手捂住脑袋,祈祷这场风暴快快平息。

    过了良久。

    气流终于平稳了下来,烟尘也随之散去。

    那庄严肃穆的宗祠,此刻已经被一分为二,仿佛被生生扣下了中间的那部分。

    一片断壁残垣景象。

    赵兴怀趴在地上,感觉风暴平息之后,他才偷偷摸摸的抬头看了看情况。

    李和安趴在他身边不远处。

    广场周围的空地上全是断木碎石,宗祠也被劈成了两半。

    他犹豫了一下,这才抬头看了看天上。

    那个年轻人……

    提着长剑,宛如天神下凡一般,面无表情的俯视着芸芸众生。

    他轻轻的落在了赵兴怀面前不远处。

    随后,他的声音便悠悠传到了赵兴怀耳朵里。

    “我不想无端制造杀孽……”

    “所以想请你们告诉我……”

    “玄女的阴魂……”

    “在哪儿?”

    这番话不是对赵兴怀一个人说的。

    他的声音很轻,但却同时在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响了起来。

    村里的宁静被打破了。

    无数人走出房间,纷纷朝着广场涌来。

    从天上看去,就像一张白纸上突然出现了许多蚂蚁。

    人头攒动,但却没有人敢靠近广场。

    陈曦提着长剑,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宗祠。

    忽然。

    一行老者从宗祠的断壁残垣处走了出来。

    他们一共有七人,都穿着白色的练功服,外形有高有矮、有胖有瘦。

    为首的一人则拿着那天太叔公的龙头拐杖,估计是太叔公死后才接替了他的位置。

    七名老者站在台阶上,遥遥望着陈曦。

    犹豫了一下后,为首的那名老者才轻轻叹道:“你年纪轻轻就已贵为天人,为何非得要对我们这帮老骨头苦苦相逼呢?”

    闻言,陈曦不禁冷笑道:“你们交出玄女的阴魂,我保证不会伤害任何人。”

    话音落下,为首的老者却沉默了。

    他身旁的几位老者也不禁面色微变。

    紧跟着,他们便无声的用目光交流了起来。

    这个古老的村子藏了许多秘密。

    比如:玄女的阴魂其实是开启天门的钥匙。

    天门已经一百多年没有出现过了,玄女也换了一批又一批。

    直到这一批,他们才终于收到天诰,确认天门即将开启。

    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几名老者看着台阶下的陈曦,无声的交流着。

    是选择放弃,还是……

    最近压力太大了,我想找回上架前的状态,所以每写一章都很小心翼翼……还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