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14 翁婿

    家宴。

    家与宴。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这就叫家宴。

    家宴太普通了,以至于都没有什么讲究,只需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吃上一顿就好了。

    华夏很大,因此各地的习俗可能都有一些不同。

    在某些地方,哪怕去最高档最贵的餐厅,其实也并不能算作接待客人的最高规格。

    真正的最高规格,那是将客人请到家里吃上一顿看似寻常的家常便饭。

    家宴。

    陈曦从来没有吃过家宴。

    以前跟盈盈一起吃的那叫情侣餐。

    陈曦回到正堂,正好看见小家伙站在椅子上,悄悄偷吃着桌上的菜。

    她会用筷子,但却不喜欢用。

    平时吃饭也是汤泡饭,所以一般都用的勺子。

    陈曦今天上的是大菜。

    小家伙试了几下,发现自己夹不起菜,于是就干脆扔下筷子改用手抓了。

    陈曦悄悄走到她身旁不远处,轻轻咳了一声。

    因为害怕吓到她,陈曦还专门降低了声音。

    但没想到就是这点声音,都把小家伙给吓了一大跳,立刻就有些慌乱的把手上的卤鹅片给扔了出去。

    “粑粑……我没偷吃!”

    一边说着,小家伙还飞快的抹了抹自己嘴上的油。

    见她手上嘴上全是油,陈曦便坐到了她身旁,然后抽出纸巾,帮她仔仔细细的擦了个干净。

    似乎是怕爸爸生气,所以小家伙立刻嘟哝着嘴,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见状,陈曦便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说道:“乖,饿了就吃,没事。”

    一边说着,陈曦还站起身把桌上的卤鹅腿递给了她。

    这小家伙还有些小机灵,知道不拿最大最显眼的卤鹅腿,而是从只拿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卤鹅片。

    “粑粑真好!”

    接过卤鹅腿,小家伙顿时乐了,笑的小脸蛋上都要开出花来。

    咬了一大口后,她这才一边嚼一边把卤鹅退递给大猫,口齿不清的说道:“大猫,来,你也吃。”

    闻言,大猫连忙蹿到小家伙身边,咬了一口后,便喵喵叫了起来。

    这家伙是修炼有成的妖物,天地灵气本就洗涤了它身上的秽气,所以陈曦倒不介意小家伙跟它一起吃东西。

    陈曦等了一下。

    见她开心了以后,便将她拉到身边,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念念,答应爸爸,以后不要说谎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爸爸说,只要是合理的要求,爸爸都可以答应你,知道吗?”

    小家伙愣了一下。

    犹豫一下后,她这才轻轻点点头,撅着嘴弱弱的回答道:“好,我不说谎……”

    “真乖。”

    陈曦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这时,秦妤卿也跟着走进了正堂。

    见她坐下后,陈曦便转头看向了书房所在的方向。

    说真的,他还没想好要用一种怎样的态度来面对秦永言……

    自古以来,翁婿关系就比婆媳关系要稍微好处一些。

    可这并不代表翁婿间就不会有矛盾了。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但是老丈人看女婿,却没有一个比较统一的说法。

    可能是因为成熟男人都是比较内敛的,所以他们会把一些想法藏在心里,不会轻易做下定论。

    哪怕再喜欢,或再不喜欢,老丈人都不会轻易的表达。

    到家之前,秦若盈就提出在外面吃,不过陈曦却提出想让她尝尝自己的手艺。

    秦若盈拗不过他,所以才有了眼前这顿丰盛的大餐。

    其实,吃饭也不是重点。

    跟盈盈的父亲正式见面,才是这顿晚饭的重点。

    陈曦与秦永言,这对翁婿的关系很微妙。

    念念都四岁了,秦永言才知道自己还有个外孙女。

    而且作为他的准女婿,陈曦上午还在村子里大发神威,展现出那超乎想象的绝对力量。

    这一切的一切。

    对于秦永言来说,该是种怎样的一种体验?

    陈曦确实没办法代入他的视角去想象。

    毕竟,他又不是当事人……

    反正生米都煮成熟饭,而且他还把饭都吃完了,老丈人总不能让他吐出来吧?

    等了没一会儿。

    秦若盈跟秦永言到了。

    他们一走进正堂,陈曦便准备起身招呼一下。

    跟秦妤卿一样,陈曦现在都还没想好,自己应该怎样去称呼秦永言。

    盈盈毕竟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他们俩本来就是私定终身,所以直接改口叫爸爸显然不是很好。

    念念都四岁了,这边还在一口一个外公的甜甜叫着,他那边却称呼秦永言为叔叔,怕是又显得太生分了一些?

    究竟应该怎么称呼他呢?

    烦啊烦。

    家长里短,神仙也愁。

    陈曦这边还在发愁,秦永言的反应却立刻就缓解了陈曦的尴尬。

    只见,秦永言跟在秦若盈身后走进了正堂。

    他看到陈曦准备起身,便立刻阻止了陈曦,然后呵呵笑道:“你辛苦了,坐坐坐。”

    说完,他便直接坐到了紫檀雕螭案前方的上首位上。

    “等了这么久,孩子都饿了吧?动筷动筷,让我们来尝尝,大师的厨艺是不是像剑法那样好……”

    秦永言笑吟吟的说着,不动声色间却跟陈曦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此话一出,秦妤卿准备拿筷子的手顿时就抖了一下。

    她可是武道宗师,但现在却连拿双筷子都要颤抖。

    可想而知,她的心情该是怎样的复杂。

    她毕竟没有秦永言那么强的城府与定力。

    偷偷瞄了陈曦一眼后,这才拿起筷子直接开动了起来。

    而这时,陈曦则起身将那盅金钩翅小盅推到了秦永言面前,然后笑着说道:“让您见笑了,这道金钩翅小盅是我拿手菜,您尝尝?”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

    “您请。”

    一顿看似再寻常不过的家宴,就在这种和和睦睦的氛围下开始了。

    期间,秦永言不断跟陈曦闲聊着各种琐事。

    秦若盈则负责伺候小家伙吃饭。

    只有秦妤卿,一直坐立不安的,感觉十分别扭。

    三两下把米饭刨干净后,她便立刻起身说道:“我吃饱了,大伯,姐,你们慢慢吃……”

    说完,秦妤卿就想转身离开。

    然而这时。

    秦永言却忽然叫住了她,呵呵问道:“妤卿,跟你爸通过电话了吗?”

    秦妤卿点头回答道:“通过了,他们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哦,好。”

    秦永言点了点头,可紧跟着却忽然指了指她的位置,笑着说道:“家里来客了,你也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不要急着走,再坐坐吧。”

    “啊?”

    秦妤卿有些惊讶的看了秦永言一眼。

    见他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秦妤卿不禁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有些不情不愿的重新坐了下来。

    陈曦看了秦妤卿一眼,见她坐下以后,这才忽然朝秦永言说道:“秦叔叔,这样称呼您,恕我失礼了……”

    闻言,秦永言立刻转头看向了陈曦。

    他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笑意,就这么笑吟吟看着陈曦没有说话。

    见状,陈曦也跟着微笑了起来。

    他在桌下轻轻的握住了秦若盈的手,然后才笑着说道:“念念都四岁了,我却还欠盈盈一场浪漫的婚礼……”

    “所以,我希望能在您的见证下,为她补办这场婚礼,您看……”

    “可以吗?”

    秦永言还没来得及回答,秦若盈却已经转过头,怔怔的看着陈曦。

    婚礼。

    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

    陈曦居然一直将这件事给放在心上……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我最近写的东西可能没有之前那么直白了,所以各位如果不是不喷不爽,那还是先看下去再说吧……有时候真的被喷的很冤枉……温馨就要有温馨的样子,剑开天门就要有剑开天门的样子,如果各位有什么疑问需要解答的,可以直接加群找我,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