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03 天门

    “因为她不死,姐姐就会死……”

    话音刚落,秦妤卿明显感觉到陈曦身上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杀气。

    那杀气之盛,顿时吓得她全身肌肉紧绷,下意识的就想摆出防御架势。

    而且还不止是她,连正在看动画片的大猫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大猫鬼精的不行,立刻就钻进了小家伙的怀里。

    小家伙很自然的搂住了它,这个行为也像是给大猫吃了一颗扎实的定心丸。

    所以大猫定了定神后,便转过头,探头探脑观察着餐桌那边的情况。

    “为什么?”

    陈曦的声音很平静,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但他身上不断传出滔天的杀气,。

    他是修仙者,而不是武者,所以盛怒之下,周围的天地灵气也会随之涌动起来。

    因此,秦妤卿毕竟是宗师级别的人物,所以哪怕她没有看出陈曦有任何想要动手的征兆,却也能明显的察觉到,陈曦想杀人了。

    这个深藏不露的姐夫,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秦妤卿有些出神,似乎没听到陈曦的话。

    于是,陈曦便再次问道:“为什么?”

    “啊?”

    秦妤卿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却面色复杂的看了陈曦一眼,有些勉强的摇头说道:“我不能告诉你……我根本就不该来找你的,是我多事了……”

    闻言,陈曦却忽然笑了起来。

    “那条项链是你帮她带过来的吧?”

    说完,陈曦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正坐在床上聚精会神看动画片的小家伙。

    秦妤卿没有回话。

    “你之所以想赶我们走,是不是怕你家里人知道,其实盈盈给我生了个女儿?”

    秦妤卿还是没有说话。

    陈曦等了好一会儿。

    见她不愿再开口,陈曦便将话锋一转,饶有兴趣的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化劲之上谓之宗师,所以你应该是武道宗师吧?”

    闻言,秦妤卿这才终于点了点头,有些不情不愿的回答道:“化劲之上,谓之抱丹;抱丹有成,方为宗师。”

    “我见过化劲,但他们年纪比你大,而且身经百战,身上随时都有一种藏都藏不住的戾气……你没有,而且境界还远远超过他们,所以你确实有几分骄傲的理由。”

    然而,当她听到陈曦的话后。

    秦妤卿却立刻皱起了眉头,有气急败坏的呵斥道:“你是想羞辱我吗?别以为你们方士一脉很了不起……如果我们境界对等,十步之内,我杀你如杀鸡!”

    “真的吗?”

    陈曦故作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紧跟着却笑吟吟的问道:“其实我很好奇,你究竟杀过鸡没有?”

    秦妤卿又被他给激怒了。

    她起身就想离开,但陈曦岂能放她走?

    所以就在她起身的一瞬间,陈曦便又制住了她,然后还笑吟吟的说道:“别生气、别生气,咱俩今天第一次见面,姐夫还想多跟你聊两句呢。”

    “你究竟想怎样?!”

    “不怎么样,只要你告诉我盈盈在哪里,我马上放你走。”

    秦妤卿怔住了。

    愣了好一会儿后。

    她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带着一脸鄙夷的说道:“哪怕我告诉你,你又能怎样?既然你是方士一脉,那我就问你,你知道天门吗?”

    “天门?什么东西?”

    陈曦有些疑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秦妤卿见他那一脸雾水的样子,顿时就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你居然连天门都不知道……”

    像是发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一样。

    秦妤卿越笑越大声,笑到最后,竟然连小家伙都被她的笑声给惊动了。

    小家伙扭头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小姨,然后才抱着大猫继续看起了动画片来。

    陈曦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她。

    他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没有任何波澜。

    秦妤卿笑了一阵,但当她看到陈曦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后,她的脸色却又沉了下来。

    “呸!夏虫不可以语冰,井蛙不可以语海,你真像一只自大的癞蛤蟆!”

    “哦?是吗?”

    陈曦也跟着她笑了起来,反问道:“你所指的天门,难不成是天庭的南天门?只要走进南天门就可以位列仙班?”

    闻言,秦妤卿便呵呵笑道:“你要这么理解的话,其实也不算错。”

    “然后呢?”

    陈曦两手一摊,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妤卿被他的话给噎住了。

    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对牛弹琴一样。

    于是,她不禁怒道:“我跟姐姐都是主持天门祭祀的玄女,天门不开,我们就不可以成家!如果被人发现她有了孩子,姐姐一定会被他们活活烧死的!”

    “哦,这样啊……”

    陈曦点了点头,然后突然站起身子,开始自顾自的收拾起桌上的碗筷来。

    察觉到自己失言后,秦妤卿有些呆呆的望着他。

    过了半晌,她这才犹犹豫豫的问道:“你还想怎样?姐姐让我带项链给你,就是想让你忘了她,我们是玄女,不可以成家的……”

    闻言,陈曦一边收拾,一边说道:“这个规矩盈盈也知道吧?但她还是选择生下念念,也就说明她并不想做那什么祭祀玄女,对吧?”

    秦妤卿没有回话,陈曦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神也有些闪躲,似乎不敢跟陈曦对视。

    “既然盈盈并不想做那什么玄女,你说我是不是该去把她接回家呢?”

    闻言,秦妤卿顿时大急,不由惊呼道:“不行!你不能去!你会害死姐姐的!”

    “害她?不,我是要接她回家。”

    秦妤卿有些激动的还想说些什么。

    但这时。

    陈曦突然一挥衣袖。

    随后,她整个人就如同像风筝一样,径直朝着院子飞了出去,然后悬浮在院子中央动弹不得。

    将她束缚在院子中央后,陈曦便缓缓走出了西厢房。

    他抬起头,面色平静的望着秦妤卿。

    沉默了一下后,陈曦这才平静的问道:“告诉我,盈盈在哪儿?”

    秦妤卿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闭上嘴巴。

    然而,陈曦的下一句后,却顿时就让她面色大变。

    “如果你不说的话,我现在就烧死你。”

    陈曦的外表没有任何变化,表情也依旧平静。

    但秦妤卿却仿佛觉得,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简直就像是一头脱掉羊皮伪装的狼一样,彻底露出了他骨子里的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