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99 我不配?

    “我叫秦妤卿。”

    她的音色好似今天的阳光那样的明媚,但语气却冰冷像那纷纷扬扬的雪花。

    雪花飘进路人的脖子里,凉凉的,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只得把衣服拢得更紧一些了。

    秦妤卿。

    也姓秦。

    仔细看来,她的容貌其实跟盈盈其实还是有着一两分相似。

    但她身上那种冰冷的气质,却是跟盈盈有着天差地远。

    如果是在路上遇见,估计连陈曦都认不出,眼前这个神色冰冷的女人,竟然会是盈盈的妹妹。

    张婶说过,盈盈有一个妹妹,是她二叔家的女儿。

    如果不出意外,显然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了。

    听到女人自我介绍后,原本还有些踌躇的陈曦,便立刻向前迈出了一步,十分客气的说道:“您好,您好……”

    一边说着,陈曦便一边向她递出了右手。

    说真的,他活了几百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这可是他的小姨子呢……

    上京有句老话: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

    意思就是不疼白不疼,不摸白不摸。

    华夏的男人自古以来就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姨子情节,以至于民间甚至孕育出‘小姨子、半个妻’‘妻姐妻妹,碰面就睡’‘姐夫戏小姨,自古不稀奇’这种极其恶俗的俚语。

    其实都是以前的传统封建思想所导致的。

    人熟悉好下手,哪怕被发现了,丈母娘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毕竟以前很讲究家丑不可外扬。

    陈曦倒没有那么多恶心的想法,他只是单纯的因为第一次见到盈盈的亲人,所以显得有些紧张。

    是的,紧张。

    因为他害怕自己会给眼前这个名叫秦妤卿的女人,留下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

    这跟身份地位实力修为没有任何关系。

    而是跟盈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着直接关系。

    所谓爱屋及乌,陈曦很爱盈盈,自然也会对她的家人释放出足够的善意。

    然而,陈曦没想到的是……

    两人不过第一次见面。

    秦妤卿却似乎对他抱着一定程度的敌意。

    “看见外面的字了吗?这是秦家,你们走吧。”

    她语气很平静,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十分简单的事一样。

    闻言,陈曦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愣了一下后。

    陈曦才轻轻摇了摇头,收回了那只表达着善意的右手。

    “我在等盈盈,见到她以后,我自然会离开。”

    “她不会来的。”

    秦妤卿瞥了陈曦一眼,便将视线重新放在了小家伙身上。

    可当她看到小家伙那憨憨的小模样时,眼里却没有喜欢,反而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带着孩子有多远走多远……”

    “为什么?”

    陈曦似乎有些不解。

    秦妤卿并没有立即回话。

    她就那么默默的看着小家伙,像是在认真的思考什么一样。

    足足沉默了好一会儿后。

    她才重新看向陈曦,平静的说道:“因为你不配。”

    “我不配?”

    就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陈曦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摇了摇头,失声轻笑道:“意思就是你们家很讲究门当户对,是吗?”

    秦妤卿沉默不语。

    陈曦便指了指后方的正堂,笑着问道:“马上就建国七十周年了,怎么,大革命都没能把你们那套封建主义的顽固思想给扫走?”

    闻言,秦妤卿那如同亘古未曾变化的表情终于有些松动了。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后。

    她带着些许疑惑,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轻轻说道:“我是真的不明白姐姐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还会给你生个女儿……”

    陈曦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因为赵元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

    如果……

    秦妤卿不是他的小姨子就好了。

    陈曦也是真的没想到,他跟小姨子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结果。

    院子里的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

    不过,秦妤卿显然不会在意陈曦的感受。

    思考了一会儿后,她便带着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轻轻叹道:“罢了,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吧。”

    说完,秦妤卿便抬起了自己的芊芊玉手。

    她的手指很漂亮,白嫩而修长,纤细又毫无杂质,就像寒玉一般完美无瑕。

    随后,她五指轻摇。

    一道无形的劲气却瞬间激射而出,直接打向了小家伙面前的雪人。

    ‘嘭!’

    雪人瞬间崩裂溃散,化作无数雪渣四处飘洒出去。

    五指轻弹,凭空打一丈!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家伙愣住了。

    她正捧着一团冰渣,准备把手上的冰渣拍到雪人的脑袋上。

    可就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雪人就不见了。

    她辛苦堆砌了很久的雪人,已经化作无数碎屑,从她眼前彻底消失了。

    小家伙低头看了一眼雪人原本所在的位置。

    那里也只剩下一层厚厚的积雪了。

    “粑粑?”

    小家伙蹲在地上捧着冰渣,有些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了陈曦一眼。

    她的眼睛里全是疑惑。

    雪人去哪里了?

    她又低头重新看了一眼雪人原本所在的位置,直到确定雪人确实不见了以后。

    这才突然‘哇’的一声,突然大哭了起来。

    其实,陈曦完全可以阻止秦妤卿的行为。

    但是他没有。

    因为这女人的动作,突然间让他想通了一些事。

    不过也正是他这一放任,让小家伙难过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于是,陈曦连忙蹲下,轻轻的把小家伙给搂在了怀里。

    小家伙哭的很伤心。

    陈曦刚刚伸出手,她就直接扑进了陈曦怀里,然后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瘪着嘴大声痛哭道:“粑粑,雪人不见了……雪人不见了……”

    “乖,念念不哭,爸爸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小家伙中气十足的大哭声。

    陈曦也不再说话,抱着她缓缓站了起来。

    小家伙伏在陈曦肩膀上大哭着,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陈曦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又安慰了她几句。

    然后才转头,朝着秦妤卿平静的说道:“你吓到我女儿了。”

    这回,轮到秦妤卿愣住了。

    “你知道吗。”

    “如果你不是盈盈的妹妹。”

    “你现在已经死过一万次了。”

    “我想跟你讲道理,你却非得要跟我讲力量……”

    “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力量吧。”

    话音落下。

    那漫天的风雪也突然变的更大了起来。

    紧跟着,院子里诡异的刮起了一道龙卷风,凡是院子上空的雪花都被卷进了这道风柱里。

    那原本无形的风柱,此刻也仿佛变成了一个特大号的白色漏斗。

    而漏斗的中心,则赫然是雪人刚才所在的位置。

    陈曦站在雪人旁边,左手抱着小家伙,缓缓伸出右手。

    无数雪花在风的指引下,不断落在雪堆上。

    随后,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凝聚成形,然后变得越来越大。

    眼前的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乎了秦妤卿的想象。

    她怔怔的看着那个抱着孩子的男人,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雪人越堆越高。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超过三米的超大型雪人。

    这也让秦妤卿那一双美眸几乎都快要瞪了出来。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岂是人力所能办到的?

    想到这,她不禁有些颤抖的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

    闻言,陈曦却轻轻笑了起来。

    “我是秦若盈的丈夫,陈念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