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94 监控

    正堂内。

    父女俩在大紫檀雕螭案桌前对视着。

    陈曦蹲下准备给她戴项链,小家伙却木木的望着陈曦。

    忽然,她带着一脸被吓到的表情,有些懦懦的说道:“粑粑不要哭,我不要了……我不要项链了……”

    小家伙伸出小手,胡乱的帮陈曦擦掉眼泪后,便一下子扑进陈曦的怀里。

    她一边紧紧的抱着陈曦,一边喃喃说道:“我不要妈妈的项链了,粑粑你不要哭……”

    说着说着,小家伙自己也突然就哭了起来。

    “粑粑,我不要项链了,你不要哭,我不要项链了……”

    她的样子很委屈。

    而陈曦则是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情绪爆炸给惊呆了。

    他刚才因为看到这条项链,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一些往事。

    睹物思人,也让他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因此吓到孩子。

    罪过罪过。

    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争东西一样。

    估计小家伙是看到爸爸流眼泪,就以为爸爸不想把项链送给她,但爸爸又因为太爱她,所以才不得不把项链送给她。

    她觉得是自己让爸爸为难了,所以是自己不对,因此才会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不得不说,小孩子的脑洞确实有些大……

    陈曦连忙把小家伙搂在怀里,然后飞快的安慰道:“爸爸没有哭,爸爸没有哭,念念乖,你不要哭,妈妈的项链就是你的,来来来,爸爸给你戴上。”

    说完,陈曦便轻轻扶起小家伙的身子。

    等到她站好以后,这才飞快的把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怎么样,好不好看?”

    大人的项链戴在一个小孩子的脖子上,这项链的长度都快够着她的小肚皮了。

    小家伙没说话,还在不断的啜泣。

    见状,陈曦连忙给她擦了擦眼泪,然后抓着项链上的吊坠递到小家伙面前,柔声安慰道:“念念你看,喜不喜欢这个吊坠?如果你不喜欢的话,爸爸再给你买一个你喜欢的,怎么样?”

    闻言,小家伙才一边抽着鼻子,一边委屈的接过吊坠。

    她把吊坠拿在手上,然后瘪着嘴说道:“我就喜欢这个项链!我不要买新的!”

    “好好好,你喜欢就好,以后这条项链就归你了,好不好?”

    “好……”

    几番安慰后,小家伙才终于点了点头。

    见状,陈曦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把小家伙拉到身边,然后重新抱着她站了起来。

    真可怕,稍不注意居然把孩子给弄哭了……

    这小孩子的哭来的快,去的也很快。

    陈曦抱着小家伙,逗了她两下后,她就又破涕为笑了起来。

    她把吊坠拿在手上不断把玩着,看样子是真的很喜欢这条项链。

    陈曦见她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转头看向了屋外的冯民泰。

    冯民泰是何等人精?

    小家伙这边才刚哭起来,他那边就偷偷摸摸的缩到了院子外,给足了陈曦亲子互动空间。

    而等到陈曦抱着小家伙走出正堂后,冯民泰还装模作样的在院子里研究着脚下的树叶。

    “冯老板,你先回去吧,那一百万我先打到你卡上。你放心,如果我等到了我想见的人,剩下的九百万我也会立刻打过来。”

    “哎,好嘞,谢谢老板。”

    听到陈曦的话后,冯民泰立刻就像触电一样跳了一下。

    想了一下后,他这才舔着脸,微微弓着身子笑道:“老板您来的匆忙,需不需要我给您安排房间呢?”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我就住这里了。”

    “啊?”

    冯民泰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问道:“您就住这儿?”

    说完,他还指了指正堂方向。

    闻言,陈曦立刻反问道:“怎么了,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只要您喜欢,住哪儿都行……”

    冯民泰搓着手干笑了几声。

    陈曦不想再搭理他,于是便直接走进正堂,想要去看看里屋。

    见状,冯民泰犹豫了一下后,才不情不愿的朝着前院走去。

    陈曦说要住在这里,倒不是因为他脸皮厚,不请自来的鸠占鹊巢。

    他其实只是想早点见到盈盈。

    与其派人整天蹲守在外面,还不如直接就搬到这里住。

    这座四合院的卫生显然是不久前才有人打扫过。

    上锁可能是因为主人家有事出远门了。

    既然如此,只要他住在这里,那么就一定可以碰到那个打扫卫生的人。

    无论那个人是谁,哪怕就是秦永言……

    陈曦也要理直气壮的问问他。

    盈盈究竟去哪儿了?

    ……

    而就在父女俩踏进秦家的同一时间。

    那个名叫妤卿的黄裙女子也收到了一条视频。

    这是一段从监控镜头里调取的录像,左下角还显示着时间。

    监控录像的地点,则是在东明胡同口。

    监控视频里有两个人。

    因为画面是从上往下拍摄,所以她看不到来人的正脸。

    见状,她却忽然嗤笑了一声,像是在讥讽一般,轻声笑道:“嗬,这么快……”

    一边笑着,她一边点开了视频。

    视频不长,那两人走出视频拍摄范围后,视频也就结束了,前前后后大概也就十多秒钟的样子。

    东明胡同里面都是老宅,所以只有胡同口才有这么一个监控。

    然而,当她看完视频后,她脸上的笑容却忽然消失了。

    黄裙女子面色有些阴沉的点了重播。

    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后,她才飞快的关掉视频,然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老孟,这段视频还有谁看过?”

    “只有我,我刚刚看到就发给您了……”

    “马上删了它!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看到!”

    “哦,好的。”

    挂了电话,她子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最终统统化作了一丝愠怒神色。

    她似乎很生气。

    犹豫了一下后,却又再次点开了那段视频。

    等到视频放到一半,她便飞快的点了暂停,然后把画面放大,仔细看了起来。

    画面里。

    那个男人背对监控,而他怀里的孩子则因为兴奋,仰着小脑袋把脸对向了监控所在的方向。

    监控也因此拍下了她的正脸。

    ‘啪!’

    黄裙女子越看越气,一怒之下,竟有些失态的把手机给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手机在地上摔的支离破碎。

    她怔怔的望着地上的手机碎片。

    突然。

    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低着头喃喃自语道:“姐姐,你疯了吗?那些年你究竟做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过了良久。

    等到她再把手放下的时候,脸上却只剩下了一片冷漠。

    随后,她拂袖而起,朝着门外大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