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93 四合院

    上京城里有六海。

    前三海,北海、中海和南海。

    北海作为公园对外开放。

    但中海和南海却有武警站岗,严禁游客入内,因为它们合称为:中南海!

    后三海:前海、后海、西海,合称:什刹海。

    说是海,其实就是几个湖而已。

    之所以被称作海,其实是延续了元代时的叫法。

    游牧民族生活在高原地带,水源极其稀少,元朝建都上京以后,为了表示对大都城内水源的珍视,所以才用海来形容水潭。

    说穿了就是没见过真正的海……

    什刹海最上面的西海也叫积水潭。

    有句俗话说的好:没有积水潭就没有元大都。

    没有元大都,也就没有今天的上京城市格局了。

    积水潭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曾经是上京城漕运总码头,并且还是皇家洗象池。

    从元代起,来自暹罗、缅甸的大象,就作为运输工具和宫廷仪仗队使用,夏伏之日,驯养员就会带领大象到积水潭洗浴,所以这里也被称为洗象池。

    时至今日,上京已经成为了世界超一线城市。

    但这里,却依旧保留着原有的民俗文化,极富老城特色的传统民俗建筑,与三环外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东明胡同位于西海旁,推开门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什刹海。

    这里夏日波平如镜,垂柳依依,荷花盛开,氤氲芬芳。

    到了冬季,什刹海则会变成天然的溜冰场。

    秀色如黛,风光绮丽。

    如果还要再直观一点的去形容,那就只能提到房价了。

    这里的房价……

    二十五万一平方!

    陈曦抱着小家伙走进了东明胡同。

    小家伙虽然在上京玩了几天,但陈曦带她去的都是一些大景点,何曾来过这种极具民俗风味的老街?

    所以当她看到这一排排高墙大院后,顿时就觉得十分新奇,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

    冯民泰走在前面带着路。

    胡同不深,走了几百米后,他便停了脚步,然后指着旁边的那座深宅大院,一脸谄媚的笑道:“老板,就是这家了……广亮大门,还是大户人家嘞……”

    所谓的四合院,就是东南西北各有一间房屋,把院子围在了中间。

    因为四合院只有一个门,所以大门的样式都很讲究,以至于从大门上就可以看出这家人的身份。

    大门的样式主要有六种,广亮门、金柱门、蛮子门、如意门、窄大门、墙垣门,等级依次由高到低。

    广亮门,也称广粱门,是具有一定品级的官宦人家所采用的宅门形式,光门的规模都比一般人家的房屋大,因此在胡同沿街的房屋里会显得十分突出。

    陈曦站在大门前犹豫了一下。

    可当他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一番后。

    他的心却是慢慢沉了下去。

    门环上挂着锁,说明没有人在家,否则这种大门应该是从里面用木头门闩上锁的。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没听到大院里有任何动静!

    “呼”

    陈曦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便抱着小家伙直接来到了大门前。

    虽然明知屋里没人,但他却还是轻轻握着门环敲了起来。

    “梆、梆、梆”

    每响一声,陈曦的心都会随之跳动一下。

    然而他敲了一阵,门后面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没办法,陈曦只得轻轻摸了摸门环上的铁锁,用真元打开了铁锁。

    将铁锁放到一旁墙角后,陈曦这才一手抱着小家伙,一手推开了大门。

    可能是因为知道这里是妈妈的老家,所以小家伙的小脸绷的很紧,双手也紧紧搂住陈曦的脖子。

    门开了。

    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道影壁。

    影壁很普通,但中间却刻着一个大大的‘秦’字。

    秦家。

    这是一座二进四合院。

    宅门在东南角,进门后就是前院。

    前院正中有一道门,也被称为垂花门。

    垂花门是前院和内院的分界线,前院用来接待客人,内院外人一般不得随意出入。

    所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里的二门就是指垂花门。

    既然已经破门而入,陈曦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所以抱着孩子就往内院走去。

    穿过垂花门,陈曦就看到内院里一左一右种着两棵槐树。

    正值金秋十月,两棵槐树枝繁叶茂,在院子里为主人家开辟了一处纳凉的好去处。

    下午五点过的太阳很暖,院子里一片金光烂漫,不禁让人心情舒畅。

    院子里很整洁,地上的落叶并不多,看上去并不像长时间没人居住的样子。

    陈曦抱着小家伙穿过院子,直接站到了正房的门外。

    这里不是卧室,而是这座四合院的正堂,相当于现在的客厅。

    陈曦轻轻推门而入,首先出现在眼前的就是一张大紫檀雕螭案,案桌前则摆放着两排椅子。

    椅子一共八张,一边四张。

    在案桌的上方,则挂着一副对联。

    说是对联也不合适,因为上面写的明明就是一首诗: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出自李白的《望天门山》。

    陈曦在屋里仔细的巡视了一圈,冯民泰也跟着蹿了进来,像个撇着八字胡的马屁师爷似得,跟在陈曦身后东瞅瞅西瞧瞧的。

    “老板,您这找的究竟是谁呀?这家里的摆设看上去都不一般,以前估计是富贵人家……”

    陈曦没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在屋子里仔细的巡视了起来。

    等到他走到那张大紫檀雕螭案桌前的时候,陈曦却忽然愣住了。

    桌子上赫然放着一条项链。

    是当初他送给盈盈的那一条!

    陈曦右手抱着小家伙,左手则轻轻把项链从桌上拿了起来。

    他细细摩挲着项链的吊坠。

    这时,小家伙突然伸手抓住了项链的另一头,然后仰着小脑袋问道:“粑粑,这是什么吖?”

    “这是妈妈的项链,我送给她的。”

    闻言,小家伙却撅着嘴想了一下。

    紧跟着,她就用力把项链从陈曦手上拉了下来,然后像藏宝似得藏在了自己的怀里。

    “麻麻的就是我的!我要这个!”

    陈曦楞了一下,这才失笑道:“好,以后它就是你的了……来,爸爸给你戴上。”

    他轻轻的将小家伙放到地上,然后从她手上接过项链。

    小家伙仰着脑袋开心的不得了,就像在幼儿园老师给她戴小红花时一样开心。

    陈曦蹲在地上,准备给她戴上项链。

    可这时,小家伙却看到了陈曦脸上的异样。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她就伸出小手在陈曦的脸上胡乱擦了擦,然后有些懦懦的说道:“粑粑不要哭,我不要了……我不要项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