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16 父女

    听完谢教授的讲述,宁秋彤愣在了原地。

    她很想想问问谢教授,爸爸这病究竟能不能治得好。

    但她微微张着嘴,嘴唇蠕动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现在居然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需要问吗?

    虽然不懂谢教授所说的一些医学专用名词,但眼下这情况,还需要谢教授另行解释吗?

    宁秋彤站在原地,苍白的脸上突然滑下了两行清泪。

    刹那间,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妈妈走的很早,爸爸一把屎一把尿把她们姐妹俩拉扯长大。

    后来,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爸爸却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不在家,只剩下她们姐妹俩互相守在冰冷而空旷的家里。

    所以长大之后,哪怕工作再忙,宁秋彤每天晚上也要回家。

    因为她不想让爸爸也体会到那种孤独的感觉。

    家庭的原因导致宁秋彤长大以后成为了一个女强人,而这也渐渐让她明白了亲情的重要性。

    父亲很威严,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但有时候,却也会遵从她的小脾气,任由她胡闹。

    慢慢的,宁秋彤年纪也大了,虽然还没结婚成为一名光荣的母亲,但她也开始真正的体会到,爸爸是用怎样的一种感情来对待她们俩姐妹的。

    那是源自血缘深处最难割舍的羁绊……

    忽然,宁秋彤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用力了吸了一口气,然后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她用手轻轻擦掉了脸上的泪痕,一整脸上的表情,看着谢教授认真的问道:“谢教授,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治疗?”

    “自然是越快越好,我马上给医院打个电话,让他们安排一个特护病房……”

    说到这,谢教授想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不过,我建议宁小姐你最好先去跟宁先生做下思想工作。因为他现在这个情况,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达到的程度,所以我很怀疑,宁先生可能早就知道了自己身上的病情,只是害怕你们担心,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我明白了,谢谢你,谢教授。”

    宁秋彤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了一眼门外。

    想来,爸爸还在那里安慰清雪不要担心吧。

    ……

    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

    父怜母惜掴不得,却生痴笑令人嗟。

    ……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陈曦抱着小家伙坐在沙发上,一字一句的教着她念起了唐诗。

    念念已经四岁了,自然该开始学习认字了。

    而她也很聪明,只用了不到一上午的时间,就已经可以完整的背下了这首咏鹅。

    当小家伙再一次完整的背下后整首诗后,便兴奋的扑进了陈曦怀里,大笑着问道:“粑粑,我厉不厉害。”

    “厉害,念念真聪明!”

    陈曦亲了女儿一口,这才笑着说道:“来,爸爸教你一首诗,跟着我一起念……两个黄鹂鸣翠柳。”

    “两个黄鹂鸣翠柳。”

    小家伙张着小嘴,拍着小手,一字一句的跟着陈曦念道。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陈曦耐心的教着女儿背诗,这时,一个陌生的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陈曦愣了一下,还以为是张婶的电话响了。

    他正想叫张婶接电话时,这才猛地醒悟过来,是他的手机在响才对。

    陈曦连忙把小家伙放到一旁,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喂,是陈曦吗?”

    林萱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或许是听到了小家伙朗朗的念书声,林萱立刻就笑了起来。

    也不等陈曦回话,她就直接说道:“后天,星期天,我已经跟大家约好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

    “嗯,好,麻烦你了。”

    “记得把念念也带上,让她们也见识一下你和盈盈生的女儿有多可爱,羡慕死她们。”

    闻言,陈曦想了一下,哑然失笑道:“那行,到时候我把念念也带过来。”

    说完,两人又闲聊了几句,随后才挂了电话。

    陈曦放下手机,低头看去,却见小家伙偷偷的贴在他身上,正竖着小耳朵偷听呢。

    陈曦笑着把女儿抱到怀里,用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故意板着脸问道:“什么时候学会偷听爸爸打电话了?”

    小家伙丝毫不以为是,反而咯咯大笑道:“粑粑,你要带我去哪儿呀?”

    “带你去见前天那个姐姐,好不好?”

    闻言,小家伙马上撅起了小嘴,十分不满意的说道:“不好,姐姐要打粑粑,是坏人。”

    “姐姐那是在跟爸爸开玩笑呢,其实姐姐是好人,她很喜欢念念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爸爸还会骗你吗?”

    “好吧,那我可以跟她玩。”小家伙故作矜持的说道。

    看着女儿那傲娇的小模样,顿时就逗得陈曦哈哈大笑了起来。

    ……

    中海医学院附属医院,ICU重症病房。

    宁仲国换上一身病号服坐在床边,有些无奈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宁秋彤。

    说实话,他早就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突然。

    “秋彤啊……要不,我们还是回家去吧?你看爸爸平时也没什么大问题,吃饭运动都可以,没必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看着女儿那一脸冰冷的表情,宁仲国的语气也不再向往常那样严厉。

    那商量似的语气,仿佛就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正忐忑不安的迎接父母即将到来的责骂。

    “不行,等你做完手术我们再回家。”

    看着佝偻着背,坐在病床上摇头苦笑的父亲。

    宁秋彤表情依旧冰冷,但她的心却仿佛在滴血一样。

    爸爸何曾在她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态度?

    宁仲国越是这样,宁秋彤就越是清楚他现在的想法。

    爸爸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只是一直在瞒着她罢了。

    既然此刻已经被她知晓,爸爸自然也不用在瞒了。

    看着那瞬间苍老几岁的父亲,在看看他那因为无法继续掩饰,而第一次暴露出来的软弱无助……

    宁秋彤的心都碎了……

    病房忽然有些安静,父女俩对视了一阵,宁仲国终于还是败下了阵来。

    他摇了摇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说道:“那好吧,我先睡一觉,谢教授安排好了再叫我。”

    “好。”

    宁秋彤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出了房门。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

    那滚烫的热泪,终于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