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07 一万块

    宁秋彤嘟着嘴坐在主驾驶位上,副驾驶则坐着她的父亲宁仲国。

    至于后排嘛,自然坐着那个令她讨厌无比的大骗子。

    宁秋彤有些闹不明白爸爸这是在发什么疯。

    作为女儿,宁秋彤自然很清楚父亲的身体状况。

    他平时看上去挺健康的,一桶将近20斤的矿泉水也能一只手提起来,甚至还能提着绕房子跑一圈。

    但怎么这个大骗子三两句话就把爸爸唬住了呢?

    卖拐也没这么夸张吧……

    宁秋彤十分郁闷的开着车离开了二医院,然后在陈曦的吩咐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开车来到了最近的一家中药店。

    等她把车子停好后,陈曦就对宁仲国说道:“我先给你配副药,可以暂时缓解你的病情。”

    说完,陈曦便把手伸过中央扶手,将左手直接摊在了宁秋彤面前。

    “干嘛?”

    宁秋彤气鼓鼓的坐在座位上,原本还想等陈曦下车后再好好劝劝父亲不要信这个骗子。

    没想到大骗子却没有立刻下车,反而突然把伸手过来,顿时就吓了她一大跳。

    “拿点钱来,买药是要花钱的,我身上没带钱。”

    陈曦理所当然的说道。

    而宁秋彤在听完他的话后,顿时就有种快被气晕了的感觉。

    她正想呵斥这个大骗子几句的时候,一旁的宁仲国却突然拉开了副驾驶前的抽屉,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叠钱直接递给了陈曦。

    陈曦接过钱掂量了一下,估计这一摞正好是一万块。

    “应该够了,等我一下。”

    他也没客气,直接就拿钱下了车。

    宁秋彤牢牢的盯着陈曦,直到他走进药店后,这才终于收回了目光。

    看她那警惕的模样,估计是怕陈曦拿到钱就跑了。

    “爸,你究竟怎么了?那小子很明显是个骗子,你怎么连这种小儿科都信啊?”

    眼见外人走了,宁秋彤便忍不住埋怨了宁仲国一句。

    “他不是骗子。”

    宁仲国摇了摇头,看着女儿那哀怨的小模样,不禁就笑了起来,安慰道:“秋彤,其实这个小兄弟有一句话说对了,那就是……我真的活不过五十岁。”

    “爸!你都五十二了!我不可能连你的生日都记错!”

    宁秋彤顿时就有些急了。

    爸爸连他自己今年多少岁都忘记了?

    难道是这大骗子用了什么迷药?或者是某种催眠术,所以爸爸才会这样相信他?

    糟了!

    怎么办?

    宁秋彤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禁脑洞大开,越想越离谱了。

    而宁仲国则在思考现在究竟要不要把一切都告诉女儿,所以他也没有立刻开口解释。

    车厢里暂时安静了下来,宁秋彤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报警,因为今天离奇的遭遇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

    可就在这时,宁仲国才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秋彤,记不记得三年前我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

    “啊?”

    宁秋彤想了一下,回答道:“我记得爸爸你三年前去国外考察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像是为了谈投资的事。不过,那件事最后不是黄了吗?”

    闻言,宁仲国沉默了。

    认真的想了一下后,他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女儿。

    于是,看着焦躁无比的宁秋彤,他忽然有些严肃的问道:“秋彤,如果十万块就能买回爸爸的一条命,你愿意吗?”

    “爸!如果真的能让你长命百岁,哪怕要一千万、一个亿,我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你看他那样子,明明就是骗子啊,你怎么连这种小混混的话也相信呢?”

    宁秋彤很生气。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我明白你的意思。”

    宁仲国侧过身子,伸手拍了拍宁秋彤的手背,然后认真的说道:“我也并不是完全的相信他,但是我又不得不相信他,甚至还希望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骗过我……因为我赌不起,如果十万块就能买回我的一条命,那么我们试试又何妨呢?”

    “爸,你要真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回医院检查一下,好不好?你如果嫌市二医院水平不够的话,那我就陪你出国检查!”

    宁仲国摇了摇头,伸手抱了女儿一下,然后才郑重的说道:“相信爸爸的感觉,好吗?”

    ……

    半个小时后。

    陈曦提着两个大口袋从中药店里走了出来。

    刚刚打开车门,他就觉得这车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想想也是,看这女人打扮和气质,估计在工作中也是一个实打实的女强人,这种社会精英通常都讲究客观、理性、事实,所以他们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既然她已经认定自己是骗子了,那自然说什么也不会再相信他。

    估计刚才还跟她爸爸吵了一架……

    罢了,别人的家事他也管不着。

    既然宁仲国愿意相信他,那么陈曦自然会尽全力治好他。

    陈曦打开车门,将其中一袋药材放到后座上后,他才提着另一袋站到了副驾驶旁,然后透过窗户朝王仲国说道:“车上那包药你们拿回去每天煎一剂,每剂煎二汁,早晚各服一汁,饭后服用。”

    “恩,还有呢?”

    “这药只能暂时缓解病痛,对你的病情并没有任何帮助。”

    说到这,陈曦便把手中的另一袋药材提了起来,然后指了指口袋说道:“我需要三天的时间准备,给我一张名片,三天之后我再联系你。”

    “好。”

    宁仲国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陈曦。

    陈曦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

    “买药钱算在我身上,定金就不用了,等我治好你以后再一次结清,九万。”

    说完,陈曦便朝着宁仲国挥了挥手,直接转身离开了。

    陈曦走后,宁秋彤恨恨的启动了车子,然后轻啐一口,有些嘲讽的说道:“真没出息,才骗到一万块就满足了。”

    “哎,秋彤,我怎么觉得你这话里还有别的意思?你是在怪爸爸老糊涂了?”

    “我哪敢呢。”宁秋彤怨气满满的说道。

    “你看他不是买了很多药吗?”

    “这点药才多少钱?爸,我看你是不知道老百姓的生活疾苦,一万块耶,中海的平均工资都才五千不到,他半个小时就赚了别人两个月的工资,还不够多吗?”

    闻言,宁仲国却呵呵笑道:“等吧,他不是说要三天的准备时间吗?不要妄下定论,三天之后再说吧。”

    “哼!还三天,我敢打赌,他现在就已经跑没影了。”

    说完,宁秋彤还看了看后视镜,似乎想要找出那个大骗子的身影。

    而陈曦也还真的如她所说,早就跑得没影了……

    因为他还要赶着回家看女儿。

    这才半天没有看到小家伙,陈曦就已经开始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很不习惯。

    只要一想到还有个小家伙在等着自己回家,他就恨不得立刻恢复修为,瞬间飞到女儿的面前。

    果然有几分女儿奴的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