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02 全家福

    屋里的摆设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有了小家伙的缘故,四处散乱的画册、玩具才让这个家显得有些杂乱。

    张婶看不惯陈曦那幅邋里邋遢的样子,刚一进门就让他先去洗澡换衣服。

    衣服是他五年前留下的,没想到现在穿上倒也还合身。

    草草的冲个凉水澡后,陈曦正襟危坐的坐在沙发旁,木木的看着张婶逗着孩子。

    这些年孩子都是由张婶带大的,所以小家伙很腻歪她,这也让一旁的陈曦十分眼热,多希望孩子也对他那样的亲近。

    “来,念念,告诉爸爸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疑问,似乎不明白张婶为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于是便奶声奶气的反问道:“念念的名字不是粑粑取得吗?”

    “是妈妈取得,所以爸爸不知道。妈妈说要你亲口告诉爸爸,看,爸爸回来了,你快跟爸爸说说你的名字。”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才看着陈曦飞快的说道:“我叫陈念!”

    说完后,小家伙便一头钻进了张婶怀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张婶摸了摸陈念的小脑袋,看着陈曦无奈的说道:“傻孩子整天吵着要爸爸,现在看到爸爸还害羞了……”

    陈念。

    是思念吗?

    “好了,念念,奶奶要去给你做饭了,你到爸爸那里去,让爸爸陪你玩好吗?”

    “不要,我要跟奶奶玩。”

    陈念摇了摇头,双手抓着张婶不让她走。

    “乖,奶奶不去做饭的话,晚上我们就没饭吃了,叫爸爸陪你玩。”

    张婶知道这时候需要给父女两单独相处的空间,所以直接抱着陈念来到了陈曦面前,把她放在了陈曦身边的沙发上。

    小家伙很懂事,看到张婶真的要去做饭了,她也就不再吵着要奶奶陪她玩了。

    张婶走后,小家伙坐在沙发上,两条小细腿从沙发自然垂下轻轻晃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陈曦,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曦和她大眼对着小眼,突然间就有些慌了神。

    他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自己的女儿!

    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爸爸,会不会吓到她?

    然而,小孩子的想法显然和大人是不同的。

    陈念看了陈曦半晌,突然趴在沙发上,手脚并用憨憨的爬到陈曦面前,主动伸出双手,奶声奶气的说道:“粑粑,抱。”

    陈曦连忙侧过身子想把陈念抱起来,但却又怕自己粗手粗脚的会弄疼孩子,所以只能动作僵硬的把手伸到陈念的双臂下,一点一点的尝试着把陈念架起来。

    这时,陈念却一下子扑到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就咯咯笑了起来:“粑粑好傻!”

    轻轻搂住怀里这个柔若无骨的小身板,陈曦还有种活在梦里的感觉。

    小家伙把脑袋凑到陈曦跟前,嘟哝着嘴问道:“别的小朋友都有粑粑麻麻,就我没有,粑粑以后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陈曦愣住了。

    看着怀里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小家伙,他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股暖流。

    哪怕经过五百年的风吹雨打,整颗心已经坚如磐石,此刻也不禁在女儿满怀期待的眼神中化作了一串绕指柔。

    于是,陈曦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温柔而肯定的说道:“爸爸不走了,再也不走了,以后念念在哪儿,爸爸就在哪儿!”

    “拉钩钩!”

    “好!”

    陈曦大笑着伸出手指,和小家伙定下了约定。

    随后,小家伙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一溜烟从陈曦膝盖上跳了下去。

    陈曦也不敢拦她,只能小心的跟在后面,以防她摔倒。

    小家伙飞快的跑出客厅,直接奔向了主卧室。

    她现在才四岁多一点,身高还没有门把手高,所以开门的时候,她只能高举着双手,把自己挂在门把手上,然后松开双脚,直接用身体的重量来拉开门把手。

    陈曦紧张的跟在她身后。

    进了屋才发现,这屋子的摆设和五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似乎就没有动过?

    小家伙跑到床头柜,双手抱起床头柜上的相框,然后回到陈曦面前把相框高高的举起来,似乎想让陈曦看看。

    陈曦俯身把女儿抱起,坐到床沿上,从她手中接过了相框。

    相框的那对男女正甜蜜的依偎在一起。

    就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那样,他们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回到最初相遇的地点,留下了这张最美好的纪念。

    “这是粑粑,这是麻麻。”

    小家伙开心的指着照片上的人说道。

    可能今天是陈曦这辈子失神最多的一天。

    当他看到照片上那个依偎在他怀里的女孩时,仿佛只觉得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只是这个昨天,对于他来说是整整五百年。

    而对于她,也是足足的五年。

    五年,足够让一个女孩变成女人了。

    “粑粑回来了,麻麻什么时候回来呢?”

    小家伙抱着相框,有些期待的问道。

    小孩子是天真而敏感的,她其实很清楚别人为什么会笑她是野孩子。

    奶奶经常说,粑粑麻麻出远门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才一直没办法回来看她。

    她一直在等,等自己的粑粑麻麻回来,那她也可以像别的小朋友那样,有粑粑麻麻陪着去动物园游乐园了。

    现在粑粑回来了,麻麻也应该快回来了吧?

    “快了,快了……”

    陈曦看着女儿水汪汪的大眼睛,肯定的回答道:“念念放心,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如果她再不回来,爸爸就带你去找她回来,好不好?”

    “嗯!”

    小家伙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欣喜的钻进了陈曦怀里,然后高兴的指着相框问道:“粑粑,麻麻回来以后,能不能把我也放进去?”

    放进去?

    陈曦摸了摸女儿那柔嫩的小脸蛋,非常认真的回答道:“好,等我们找到妈妈,就再拍一张全家福,把念念也放进去。”

    “还有奶奶!”

    “好,一个也不能少。”

    ……

    ……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

    只道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不可传,

    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我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说不尽,百无聊赖十倚栏。

    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

    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

    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红胜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

    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愈乱。

    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