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我的重生女友 > 269 这下蛋疼了......

269 这下蛋疼了......

    在回老家之前,苏浅浅预料到弟弟会被外公安排一门相亲。

    如果不是苏浅浅实在是很好奇弟弟相亲对象身份,不然她不跟着来的话,绝对想不到外公为弟弟安排的相亲对象竟然是她曾经的高中班主任,这其中也未免太巧了点。

    “爸爸!你在这干什么呢?”

    稚嫩童声从苏越位置传来,苏浅浅这一桌苏越外公以及薛姨听到童声都竖起耳朵。

    爸爸?

    这才刚见面就叫上爸爸了,两人关系未免也发展太快了点吧,

    其实在最开始见到薛童(薛姨)介绍的相亲对象之时,刘青华(苏越外公)心中是有些不满意的。特别是在知道这位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女人实际上三十岁了,这年龄比外孙大得差点可以做他母亲了,就算他不介意对方年龄比外孙大,但也不至于大这么多吧。

    不过,这女人那知书达理的气质让刘青华非常满意。这种在旧社会很常见的气质,在时代新旧交替变化中,这种气质就大幅度减少。这再加上现在大部分年轻人都喜欢那种热情开放女孩,导致这种相对保守气质更加难以见着。

    本来说,这样气质的女孩不怎会受小年轻喜欢,但刘青华却知道他外孙是个例外。

    他这个外孙,从小就很听话懂事。其他小孩还在为争点零食哭哭闹闹时候,他已经把属于他那份的零食在另外分成几份给长辈了。其他小孩还在嬉皮打闹时候,他已经帮着大人做家务甚至独自做家务了。

    特别是刘青华偶然一次听到外孙舅舅在调侃他“性格这么闷以后很难找到女朋友。”

    外孙回答“那么随意找女友干嘛?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都是在耍流氓。”

    这些再加上外孙后来说到的喜欢懂事顾家女孩,这才让刘青华不介意对方比外孙大。

    虽然刘青华思想较为保守,但他也知道,现在大部分女孩,除了真正从农村出来的或者直接说是没有去过城市的,这些女孩相对成熟懂事点。那些从小生活在城市没有为生活烦恼过的或者去过城市生活过的女孩,这样的女孩相比前者,成熟得要晚点。

    想要找一个达到外孙要求的女孩,以现在的环境,年龄比外孙大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大几岁也是大,大十一二岁也是大,反正这种婚姻刘青华又不是没见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青华同意了让女方去与外孙见见面。

    见面归见面,怎么这一见面女方女儿怎么就爸爸、爸爸的喊上了?

    女方有女儿这一点刘青华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女方女儿并不是她亲生,女儿是她抚养她那位因车祸意外去世姐姐的,知道这点刘青华对女方人品有了肯定。

    在自己还没成家之前,遇上这种事,没有选择将姐姐女儿送人或者送去孤儿院,反而一个人抚养,这样的女人绝对具备着顾家潜质。

    特别是那小女孩喊刘青华左一句爷爷,右一句爷爷,让刘青华内心别提有多开心。开心的刘青华,甚至教小女孩喊他外公,小女孩虽然不懂外公和爷爷有什么区别,但还是顺了刘青华心意喊了他外公。而且,小女孩也并不像其他同龄小孩那么调皮,喊了他之后一个人就拿着书看书去了。从小女孩身上,刘青华仿佛看到了幼时外孙影子。

    可以说,刘青华对小女孩印象非常好。好到就算这次没谈成,他也多希望小女孩多来家里玩玩地步。

    薛童呢,她也想不通冉冉怎么这一见刘家外孙就喊上爸爸了呢?

    要知道,她妈妈还没有与她前男友分手之前,前男友怎么逗她,她都不喊他为爸爸。甚至,连叔叔都不主动喊。

    这事放在之前薛童百思不得其解,前两天得知静静前男友背着她们虐待冉冉后,她才恍然大悟。就算冉冉很缺父爱,那也没必要说见到陌生男人就喊爸爸这个地步吧。

    “外公,薛姨,静姐是我和小越高中班主任”

    “至于冉冉为何喊小越为爸爸,这点我也不怎么明白”

    见到外公与薛童露出疑惑表情之后纷纷将目光看向她,苏浅浅轻声解释道。

    听完关系刚缓和不少外孙女解释,刘青云疑惑少了很多笑容多了不少。

    “原来小静还是浅浅和越娃高中班主任呀,这真是缘分呐。”

    刘青云那丝毫不为之所动反而一副不错不错表情,让苏浅浅感受到了丝丝危机。

    “外公,这有什么好缘分的,静姐可是小越班主任,今天这事要是传回学校,那小越和静姐名声就坏了。”

    坏没坏苏浅浅不确定,此刻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要是再不做出点防范措施来,那接下来弟弟和静姐两人会没完没了下去。

    只有过来人的苏浅浅才知道,像凌静这样的女人对弟弟吸引力有多大。之前苏浅浅之所以不关注到这点,是因为弟弟和凌静之间有一层师生关系在,这层师生关系只要凌静不主动跨越,弟弟是绝对不会轻易去触碰的。

    这样说来,以苏浅浅对凌静的了解,凌静她也不是那种吃窝边草特别是嫩草的那种女人。

    以前是这样,可现在说不定了。

    外公的介入,硬生生开辟了一条通道,让两个世界的人有了交集,特别是再加上冉冉这个不确定因素。

    可以这么说,现在威胁程度,凌静已经超过了花心语和苏秋文,排在了苏浅浅心中首位防范对象行列。

    刘青云却不是那么想的。

    “这有什么坏的,你们年轻人生活作风比我这个老头子开放不知哪里去了,我这个老头子都不介意,你们年轻人难道意见很大不成?”

    “”

    对于刘青云来说,他这辈子苦与幸福都品尝到了,到他这个年纪之所以还这么精神与乐观,最主要还是因为他这位外孙。虽然十多年来,他和外孙见面次数并不多,但每次见到外孙,外孙都能给他别样的惊喜。也能让他想通曾经想不明白的事,特别是那些烦恼他的俗事,有外孙在,这些通通不成问题。

    现在的刘青云,唯一挂在他心上的事,就是外孙终身大事了。

    在他眼中,外孙个性并不完美,做事也没有他几个表哥来得果断,但要是论那种关心亲戚家人这一点,别说同龄人了,他们这些长辈都比不上他。

    也正是这一点,才让刘青云担心外孙会被人利用。

    所以,刘青云想着,在他死去之前,他这几十年人生打炼出来的双眼,尽可能为外孙找一位能填补他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的另一半。当然,他也非常想看看未来的外重孙是怎样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刘青云这才在外孙面前任性自作主张一次,让外孙来相亲。

    在刘青云看来,那位名叫凌静的女人,除了年龄大点,其他方面与外孙相配合简直完美。要是对方年龄小上个几岁,刘青云绝对会尽全力撮合两人。不过现在嘛,刘青云态度就是稍稍推一把就行了,推一把都不行那就不强求了。

    眼前这位外孙女,之前刘青云对她印象并不怎么好。

    怎么说呢,刘青云没见过外孙女生母,但从她身上,他能大致了解那位曾经差点让两家差点老死不相往来的女人是怎样一个人了。

    外孙女在其他人心中非常受欢迎,可爱漂亮又听话懂事。从小到大,外人对外孙女的赞美与夸奖,刘青云耳朵都可以听出茧来。

    可实际上呢,外人万般赞美的外孙女在刘青云心中地位与外孙比起来,真的可以说一个天一个地。

    刘青云之所以会这样对外孙女,除了她生母的事外,还有就是她的性格。

    刘青云相信,只要经历过点市面的人,都能看出外孙女表面上乖巧听话,实际上没有把周围任何一个人真正放在心上,这一点与她弟弟做出了非常明显的对比。

    这次他八十大寿,本来刘青云不指望外孙女。可事实上呢,这次外孙女给他带来的惊喜不少,这些惊喜,才让刘青云对外孙女改观很多。

    改观归改观,但要是牵扯到外孙的事话,还是不够看。

    苏浅浅从外公语气听出她刚刚说的话引来了他不满,她只好道歉。

    “外公,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弟弟和静姐”

    “浅浅,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浅浅,现在外公就问你一句,你真的关心弟弟吗?”

    苏浅浅还没说完就被刘青云打断,不仅如此,她还反过来被刘青云将了一军。

    刘青云之所以喜欢不起来他这位外孙女,除了外孙女身世以及本身性格外,最主要一点就是她对弟弟的态度。

    本该来说,她身为姐姐,有这么一位听话懂事的弟弟,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可事实上呢?

    六岁前受到一点委屈就去烦弟弟,六岁后直接与弟弟关系渐渐成为了路人。

    这些年来外孙女与外孙之间的关系,刘青云这个做外公的不可能不知道。也正是知道,他对外孙女印象不仅改观反而越来越恶劣。要不是这次外孙女回来态度有了个翻天覆地变化,他现在与外孙女交流依旧停留在最表面上的礼貌问候罢了。

    提到对待外孙态度这点,刘青云就想到比外孙女更加恶劣的小女孩,刘青云跟外孙是青梅竹马关系的女孩关系才是真的恶劣。

    你真的关心弟弟吗?

    这话是刘青云很早就想问外孙女的一句话,以前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想知道外孙女对她弟弟真正态度。

    苏浅浅深知弟弟在外公地位有多高,外公能问出这话并不奇怪,她也知道,类似于眼前这种事她以后还会经历不少,这些全都是她曾经造成的因。

    “小越是我弟弟,我身为姐姐当然要很关心他。”

    刘青云认真看着外孙女,此时的他没有平日里那种乐观模样,现在只剩下面对晚辈身为长辈的威严。

    “你这么说,那你也知道越娃性格如何,越娃性格适合怎样的女孩,你心中没数?”

    不管这话是刘青云替外孙发泄在姐姐这里受到的委屈还是他本人对外孙女不满,这话都如同一根针刺进苏浅浅心中。

    什么样性格的女孩适合越娃,你心中没数?

    这话就如同魔咒在苏浅浅内心回荡,这让苏浅浅再一次陷入那对苏越的无尽自责中。

    见着外孙女那仿佛失了魂模样,刘青云没有再关注她,他将注意力放回不远处外孙所在的位置。

    他们这是要闹哪样?!!

    就在苏越准备为相亲对象是自己高中班主任这种事尴尬的时候,他发现一件让他更分神的事。

    他外公,一位都八十岁的老人家,竟然偷偷跑到外孙相亲地点,暗中关注。

    这事要不是知道他身份,不然苏越还以为他被谁跟踪了呢。

    这下倒好,两件快乐的事加在一起并不一定会产生更多的快乐,两件蛋疼的事加在一起一定会更加蛋疼。

    苏越现在,不仅要思考该如何尽快结束与高中班主任相亲,同时也要想着这个结束过程不能让暗中偷窥的外公找到进行下一次的机会。

    突然,苏越想到一个好主意。

    苏越登上私人企鹅号,找到曾经加入但几乎没有冒过泡的班级群,然后在发消息栏打了一段话没有发出去便转向给坐在对面的凌静看。

    凌静注意到苏越那一闪而过的惊讶,她百分百确定,这次相亲对象就是苏越。而注意到这一点的同时,她发现这次机缘巧合下与学生相亲被人暗中偷窥,而这偷窥之人身份还是学生外公以及她亲人。

    明白这一点,凌静也有些头疼。

    两位大人头疼,身为小孩的凌冉却没有想那么多,对于她来说,能在这见到爸爸,是一件非常值得搞笑的事。

    这不,见到爸爸半天不说话,凌冉大声喊了句:“爸爸,你在这做什么?”

    凌冉这一大声喊,不仅让凌静回过神来,同时也让苏越伸出的手一抖,手中的手机落向凌静那对深不见底乳沟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