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渡灵师 > 1176 周离的猜想(有重复)

1176 周离的猜想(有重复)

    苏幕遮当然是一点儿都不介意的,周蓝愿意抽时间教他,他感激还来不及呢。()再说了,他又不是刚接受启蒙教育的小孩子,他本身还是有一定基础的,只要把这个世界里的常用文字都认识完了,后面的学习问题就不大了。

    到此时,大家在外面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周蓝便决定回客栈去,毕竟周离还在客栈中,即使有那几个家伙儿的保护,她还是有点儿放心不下。

    苏幕遮也没把自己能通过晶石“修炼”这件事告诉给周蓝她们,毕竟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有点儿太惊世骇俗了。他现在能隐瞒的话,还是尽量隐瞒着吧。

    *****

    马车以十分快的速度往客栈奔去,十几分钟之后,就到了客栈门口。

    客栈的服务还是很到位的。他们刚下了马车,就有店小二过来将马车牵走,养在后院。能成为坐骑的动物大多脾气不差(就算本来差的也都被主人调教好了)。所以一般被带进客栈的坐骑,都会被店家养在后院。

    周蓝带着周金还有苏幕遮,也不耽误,径直便上了楼。周离在其他三个手下的保护之下安然无恙,在苏幕遮进房间的时候,还对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来。

    ——还挺可爱。

    周离坐在桌子前,拿着毛笔,正在练字。别看他年不大,但是毛笔字却是写的相当不错的。苏幕遮过去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小孩儿小小的手握着笔,却是握得紧紧的,十分平稳的样子,便在心里觉得,一定要尽快把识字练字提上日程了,起码不能比一个小孩儿还差吧?

    见着苏幕遮,周离亲自给人倒了一杯茶,对苏幕遮说道:“打扰苏先生今日逛街兴致了。”

    从周青这些人的口中,周离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他虽然脸上没有动声色,其实内心里十分清楚,苏幕遮这次遇到的祸事,跟他自己绝对有着莫大的关系。他那个哥哥,为了一个城主之位,现在已经疯魔了。几乎已经不在乎他所做的事情是不是会传出去,他的名声会不会被败坏。但是也对——比起拥有城主的头衔,拥有庞大的资源,区区一个不能吃的名声,又算得了什么呢?

    周离对于自己的那个哥哥,还是挺了解的。他要是疯起来,那绝对就是一个疯子。而一个拥有着强大家族作为背后支撑的“疯子”,那破坏力绝对是相当可怕的。周离要是想要好好活下去,能够活到报仇的时候,他自己绝对不能死!

    “明日再在客栈里住上一日,后天早上一大早,咱们就离开这所镇子。”周离吩咐道。

    其他人对于他的话一点的反对的意见都没有,甚至连一句疑问都没有出来。反正无论小主人到什么地方去,他们都会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

    “你们先退下吧。()”周离挥挥手,让周青周蓝等人先退下,他还有话,要单独跟苏幕遮说。

    其他人是不放心单独让他们俩相处的,但是周离却是坚持的很。无奈,这些人只能从房间里离开,他们也没有真的走开,而是就守在门外,听着房间内外的动静,没有什么是比小主人的安全更加重要的了。

    再说房间之内,周离究竟有什么话,想要对苏幕遮说呢?

    “苏先生,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周离开门见山,十分直接,一点儿铺垫缓冲都不做。

    苏幕遮脸上的微笑变淡了三分。他没有直接承认也没有直接否认。而是认真地看着周离,问道:“何出此言?”

    周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去找了几样东西,放在后苏幕遮的面前。

    ——这是一些罐头碎片,一些火腿肠的外衣,以及一些其他零碎的东西。它们看似杂乱无章,但是身上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就是它们全都是苏幕遮提供的东西。

    苏幕遮 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心中差不多就已经猜出了周离的意思,但是他依旧不能直接承认,毕竟那是他手中的最后一张底牌。就如周离没有真正相信苏幕遮一样。其实苏幕遮也并没有真正地相信周离这一伙人。他要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人身里,不知死了多少遍了。

    “倒不是我要故意去查苏先生的情况。”周离拖了一张椅子,就坐在苏幕遮的身边。腰杆挺直,神情严肃,小小的一孩子,简直就跟一个小大人似的。“实在是因为苏先生给我们‘看’到的东西,太过于奇特了。根本就不是我们这片大陆上所拥有的。”

    “你不相信我说的。我来自自于另一片大陆的说法?”苏幕遮看着周离,觉得这小孩儿挺有意思的。

    周离缓缓地摇了摇头,“我起初是相信的,但是周青将这些东西的化验结果给我之后,我却产生了怀疑。”

    *****

    (睡过头了。)

    香香清楚地知道这些事实,可是那又能如何呢。她到底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件物件啊。李少爷用她来怀念自己的弟弟,又可曾想过,她内心中真正的想法又是怎么样的?

    香香在第一次见到李炎亭的时候,就对这位少爷一见钟情,但是她自己也知道两人之间,身份差距悬殊,对方不可能对自己产生太多的感情。

    可是感情这种事,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左右得了。香香能够管住自己的行人,却管不住自己的心。她知道自己这份感情注定得不到回应,便想离这位少爷尽量远一些。可是李少爷却包了她,对她呵护备至,护着她不让她受任何委屈,甚至她前几日偶感风寒,李少爷还专门派人送来一堆昂贵的药物,惹得其他人眼红不已.net

    她本来就对李少爷怀有感情,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相处,在受到一次又一次的呵护之后,更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她多么渴望李少爷能够认真地看她两眼,而不是只将她当做一个物件。

    在如此压抑的心境之中,香香的愿望越来越小了,她不求李少爷为自己赎身,带自己回李府之中,不求李少爷对自己抱有跟自己同样的感情,甚至不在乎李少爷如何看待她,只求李少爷能继续包着自己,隔三差五地过来看自己一眼,在这房间里睡上一觉就好了。

    从一开始,他们的相识就是场错误。错在自己是飘雪阁里的姑娘,错在李二少喜欢自己,存在李二少跟李大少是亲兄弟。可是这些错误全都是自己的事实,故而香香的感情跟奢望,到头来永远无法成真。

    房间里彻底地安静下来,很久很久之后,房间之内,只传来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

    *****

    再说另一边,周蓝周金两人将苏幕遮接回去的路上,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引起了苏幕遮的怀疑,便告诉了苏幕遮一部分真相。

    他们告诉苏幕遮,他们的确是被迫出来逃亡的,而追踪他们的人,身份跟手段都不一般。

    至于周离的身份,周离被追踪的原因,以及追踪他们的人的身份。这些在他们这里没有说出口的必要,毕竟苏幕遮跟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紧密,也同样是为苏幕遮考虑,防止他知道的太多,反给他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也是为了苏幕遮好,毕竟在这个世界里,他几乎属于那种完全没有自我保护能力,任人宰割的类型。

    至于第三点,也是让苏幕遮“自己心里有数”,不要把他们的行踪跟真实面目,暴露给其他人。

    苏幕遮坐在那车上,静静地听着周蓝说话。老实说,她所讲的那些“事实”,跟他自己猜测的几乎八/九不离十,所以苏幕遮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惊奇的神色。

    “还有一件事,今日为你解围的那个男人,是镇中有名的李府中的大少爷——李炎亭。我们倒是没有想到,他会为你开口说话。”周蓝感叹道。毕竟李少爷在这镇中是以为出了名的了纨绔子弟,他游手好闲,沉迷于酒/色,不求上进,不思进取,但凡是镇中稍微有点财富权势的人,都不会同李炎亭打交道,以显示自己不愿与这种“没出息”的为伍。

    而同时,李大少这个人看着放荡不羁,其实本质里格外冰冷,几乎不跟外人有什么接触。所以,他今天之所以待苏幕遮那么亲近,还未他说话,难道真的只是……闲的发慌?

    想不明白,大家索性也不想了。周蓝开始跟车上其他两人说起某些八卦来。

    在这里必须得说上一句,周蓝他们这些人的办事效率实在是太高了,几乎就是在眨眼的功夫之中,就把李府的情况暗中调查了清清楚楚,不仅是有这些表面上的东西,还有一些更加深层次的东西。

    “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是什么?”苏幕遮对此也很好奇……

    “这位李炎亭李大少爷,其实脚下还有一个亲弟弟,也就是李府中的李二少。李二少比他哥哥小五岁,兄弟二人的感情十分好,但是因为一次‘意外’,李二少被夺走了姓名,而李大少为了救自己的弟弟,更是被毁了一声的修行。结果人不但没有救成,那原本天赋卓绝的李家大少爷,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普通人还有可能觉醒修行,而李大少,这辈子都没有这种可能了。”

    苏幕遮终于知道,李大少现在的那辣眼睛的模样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了。自己修为被毁,跌下神坛,而自己唯一的弟弟还死去了,怪不得他会消沉至此。要是这样的经历发生在苏幕遮自己的身上的话,苏幕遮都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了。

    “当然,这还不是去全部的内幕。”周蓝好像被戳中了身上某个奇怪的机关似的。突然对此类的八卦十分感兴趣,拽着苏幕遮跟周金两人侃侃而谈。

    而苏幕遮也是很给面子的,配合问道:“还有其他什么内幕吗?”

    “自然是有的。比如那场杀死了李二少,夺走了李大少修行的‘意外’,其实并不是意外。”周蓝说道:“李大少本来是李府的家主,李府的管理人。等他失去修行之后,家主之位便交给了李府中的另外一人,算起来,这人应该算是李大少的以为表叔。”

    “而制造出那场‘意外’的,就是李大少的这个表叔。他的那场阴谋布置得并不高明,很快就被查出了真相。可惜他那时已经是李府的家主了,木已成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而李大少废了修为,自然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为了不让家丑外扬,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被封了嘴,李府的人也没把真相说出去,对外依旧宣称,当年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蓝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了周大少跟周二少啊。”

    “自然是有的。比如那场杀死了李二少,夺走了李大少修行的‘意外’,其实并不是意外。”周蓝说道:“李大少本来是李府的家主,李府的管理人。等他失去修行之后,家主之位便交给了李府中的另外一人,算起来,这人应该算是李大少的以为表叔。”

    “而制造出那场‘意外’的,就是李大少的这个表叔。他的那场阴谋布置得并不高明,很快就被查出了真相。可惜他那时已经是李府的家主了,木已成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而李大少废了修为,自然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为了不让家丑外扬,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被封了嘴,李府的人也没把真相说出去,对外依旧宣称,当年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蓝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了周大少跟周二少啊。”

    “自然是有的。比如那场杀死了李二少,夺走了李大少修行的‘意外’,其实并不是意外。”周蓝说道:“李大少本来是李府的家主,李府的管理人。等他失去修行之后,家主之位便交给了李府中的另外一人,算起来,这人应该算是李大少的以为表叔。”

    “而制造出那场‘意外’的,就是李大少的这个表叔。他的那场阴谋布置得并不高明,很快就被查出了真相。可惜他那时已经是李府的家主了,木已成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而李大少废了修为,自然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为了不让家丑外扬,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被封了嘴,李府的人也没把真相说出去,对外依旧宣称,当年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蓝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了周大少跟周二少啊。”

    “自然是有的。比如那场杀死了李二少,夺走了李大少修行的‘意外’,其实并不是意外。”周蓝说道:“李大少本来是李府的家主,李府的管理人。等他失去修行之后,家主之位便交给了李府中的另外一人,算起来,这人应该算是李大少的以为表叔。”

    “而制造出那场‘意外’的,就是李大少的这个表叔。他的那场阴谋布置得并不高明,很快就被查出了真相。可惜他那时已经是李府的家主了,木已成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而李大少废了修为,自然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为了不让家丑外扬,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被封了嘴,李府的人也没把真相说出去,对外依旧宣称,当年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蓝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了周大少跟周二少啊。”

    “自然是有的。比如那场杀死了李二少,夺走了李大少修行的‘意外’,其实并不是意外。”周蓝说道:“李大少本来是李府的家主,李府的管理人。等他失去修行之后,家主之位便交给了李府中的另外一人,算起来,这人应该算是李大少的以为表叔。”

    “而制造出那场‘意外’的,就是李大少的这个表叔。他的那场阴谋布置得并不高明,很快就被查出了真相。可惜他那时已经是李府的家主了,木已成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而李大少废了修为,自然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为了不让家丑外扬,知道这件事的人几乎都被封了嘴,李府的人也没把真相说出去,对外依旧宣称,当年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蓝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了周大少跟周二少啊。”

    “而制造出那场‘意外’的,就是李大少的这个表叔。他的那场阴谋布置得并不高明,很快就被查出了真相。可惜他那时已经是李府的家主了,木已成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而李大少废了修为,自然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为了不让家丑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