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无穷重阻 > 356 激烈与温和

    事物和事物之间的阻力,来自于双方相互碰撞,挤压。如果能避开这些,那么就会双方就不会产生不和谐。

    卢安没告知李星霁自己就是泥鳅,也从不和李星霁提盛怡苒,也不提自己的超能。因为这些都是矛盾点,一旦这些矛盾点暴露,卢安和李星霁之间必须有一位要更改现在这种朋友间较为平和相处的态度,双方必须有一方要妥协。

    为了预防双方的交流产生碰撞和不必要的变化,卢安有意识的在规避矛盾点,试图和李星霁友好的相处下去,同时自己也不在关键的点上对李星霁做妥协。卢安的性格如此,期望在世间一帆风顺,触而无阻。

    而在一千公里外,盛怡苒推开了盛儒星的办公室,却发现盛儒星似乎早有准备的等待在此。原本准备询问的盛怡苒对上了盛儒星那深邃的目光,顿时势弱了。

    盛儒星:“坐飞机赶过来,你是有什么急事吗?”

    盛怡苒双手绞着手指说道:“没什么事情,我只是听说,白银计划,取消了一人。”

    盛儒星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泥鳅的龙门项目被暂缓启动。”

    盛怡苒咬着嘴唇。

    盛儒星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盛怡苒怯生生:“为什么?”

    盛儒星抬起头,轻笑道:“为什么?不为什么?只是各方的利益没有协调好,龙门项目必须从从长计议。还有,你为什么要问这些?这些事是你该问的吗?”

    盛怡苒:“朋友,我和他是朋友。”

    盛儒星满脸冷色说道:“你现在不该有其他朋友,也正是因为你把他当朋友,所以引起了其他人的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你现在快点滚回去,少在这添乱。”

    盛怡苒愣了愣说道:“什么误会?”

    盛儒星说道:“你和李星霁现在已经不是两个人的玩闹了。现如今虎部和龙部已经不允许你们两个人分开了。所必须要杜绝一切因素。快回去吧,趁李星霁还没明白你为什么跑出来。”

    盛怡苒面色有些呆滞,随后问道:“所以就要牺牲其他人吗?”

    盛儒星说道:“是的,保障强权的利益,就必须要让弱者牺牲,确保优先者的道路通畅,就必须拦住其他人,避免道路上的冲突。他必须给你们让路。”

    看着盛怡苒有些不敢置信的表情,盛儒星劝解的说道:“当然并不是永远拦着他,等到你们轿车驶过鲜花大道,他面前的拦路杆自然会被打开。”

    盛怡苒看了看盛儒星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

    盛儒星说道:“我送你去机场。”

    盛怡苒浅笑一声说道:“不用了。”

    盛儒星认真的说道:“我必须送,你是来看我的,所以我要送你回去。”

    盛怡苒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随着盛怡苒和盛儒星走出办公室,所以在大家眼中的眼中 这对父女在众人面前,短暂的见了一面,女儿确定父亲无恙,在父亲非常关心的送女儿回家。一副父慈女孝的模样。

    然而这两人刚刚离开研究所的大门,就碰到了刚下飞机,坐车赶来的汤宏康。汤宏康看到了盛怡苒。眼里精光一闪,心里默念道:“的确是祸水。”

    盛儒星见到了汤宏康非常客气的笑了笑说道:“宏康这么风风火火,有什么事情吗?”

    十六岁汤宏康此时也圆润了很多,即便是见到了以前追捕自己的虎部集团,汤宏康虚以委蛇的话张口就来:“盛部长你好,的确有些事情需要您的帮助。不过不急,如果妨碍你,我可以先等着。”汤宏康看了看盛怡苒说道:“怡然小姐,你越来越漂亮了。”

    盛怡苒看了看汤宏康皮笑肉不笑的脸,皱了皱眉头,(汤宏康恭维的表情还很不自然)然而盛怡苒还是礼貌的回应道:“多谢你的夸奖。”

    盛儒星说道:“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就是送盛怡苒回机场。你的事情很重要吗?”

    汤宏康说道:“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为 我的一个老同学的事情来。”

    盛儒星心里咯噔一下,然而故作没事的问道:“你的同学,就不用说老了吧。对了他是谁?”

    汤宏康说道:“泥鳅,你应该熟悉吧。他姓卢。”一旁原本无趣的摆着手的盛怡苒,手微微一停。

    汤宏康故作没有看到盛怡苒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听说白银计划启动了,泥鳅也一定在你的安排中了对吧。”

    盛儒星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对他有详细的安排。”

    汤宏康心里默念道:“上层的人都是相互勾结,幸亏我提前得到消息。”(汤宏康很显然是将自己从玄鸟部得到的情报,默认为虎部也参与其中了。所以此时心里非常冷然。)

    汤宏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和他的关系很好。你一定是知道的。”

    盛儒星皱了皱眉头随后笑着说道:“你们的同学情谊我很了解。”

    汤宏康点了点头说道:“所以玄鸟部的事情,我希望您不要参于。”

    盛儒星眼中露出了一丝异色,从汤宏康的对话红,他感觉到貌似哪里出问题了。盛儒星问道:“有关他的安排是白银计划的审查团统一决定,并非我一个人的意见可以左右。”

    汤宏康神秘的笑了笑:“我觉得还是将有关他的项目缓一缓。你说对不对。”

    盛儒星脸上的怪异之色更重,随机点了点头:“你的意见我会及时反馈给上面的。请你稍安勿躁。”

    而一旁的盛怡苒突然忍不住的问道:“为什么,他的项目要缓一缓?”

    汤宏康转过身来,对盛怡苒说道:“盛小姐,有光的,就有暗。而你接触不到暗,但是暗一直存在”

    随后用礼貌的语气盛儒星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气氛反差极大的镜头切换

    千里之外,在某电动游戏厅,游戏的音乐声,手柄的快速摇动声音,构成了喧嚣的场面。

    而在这喧嚣中,李星霁看到了灰色的图案,扭头用一脸呆滞的神情看了看卢安,因为今天下午已经是李星霁连续第三十六次被ko了。

    卢安看到李星霁一脸被玩坏了的表情用和善的语气劝说道:“我就说过,我们别玩对战,我们一起打人机,或者开黑不好吗?你偏要不信邪,想要挑战我的技术。”

    李星霁一把掐住卢安脖子,用抓狂的语气说道:“你说,你是不是藏着什么超能,修改游戏数据了。我从来就没有过被ko这么多次。”

    虽然在预演中输过很多回,但是在现实中,卢安都是完美的取胜了。卢安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李星霁,低声道:“看来疯了。嗯,我是说,我的操作你学不来。”

    当世界上某些人在因为卢安的事情瞎操心的时候,卢安正在和李星霁在游戏厅里消磨时间。

    当然卢安在预演中还是不断在忙碌的。只是抽出了现实的时间,和预演中的一部分时间和李星霁一起做这个年纪男孩该做的事情。

    在电动游戏方面卢安没有让李星霁,卢安对用超能争强好胜很无感,但是不代表卢安对争强好胜不感兴趣,所以一时间玩兴大起,没收住手。

    卢安某傲娇情绪态:“跟你玩游戏就已经很罕见了,至于不虐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本对自己技术非常自信的李星霁在被虐了36盘后,仔细的摸了卢安的上上下下确定卢安没有作弊后(卢安根本没有动用无阻超能),李星霁进入了恍惚状态。看到李星霁这个样子,卢安试探的劝说道:“我们开黑吧。我罩着里,能连胜哦。”

    李星霁看了看卢安,咸鱼的目光中逐渐恢复了神采:“咳咳,你的技术是很不错,不过我今天不在状态,因为最近我没时间玩,所以手生,你知道的女生嘛,太粘人。以后我们再继续较量,今天先开黑。”

    听到李星霁的奇葩理由,卢安故作疲惫的说道:“今天累了,下次吧。”

    李星霁连忙说道:“嗯,别,我这几天解放了。不说那个话题了,今天战个痛。”

    很快载入的画面再次开始了。两个人又开始没心没肺的high了。

    至于为什么要进入游戏厅,这是卢安选择的。

    在卢安多预演中,发现和李星霁的对话如果要被李星霁的询问主导下去。在某些展开中,基于李星霁对姬流为什么会来见卢安这个疑惑,李星霁会询问卢安为当初和姬流见面,这种容易让卢安露马脚的话题……

    如果让李星霁这方面的疑惑有所发展。那么保不准这个非常活跃的李星霁回会将过剩的精力用来挖掘这个疑惑。李星霁最近闲得慌。

    所以卢安需要重新奠定自己在李星霁中的印象,正常十七岁的男孩一旦玩high,就忘乎所以。卢安记得自己小时候(孟位时代)套上全息头盔在艾格拉斯冒险时一天没感觉到饿。

    本着减少矛盾,增强共识的原则,当然也有卢安也想试一下这个世界的游戏的缘故,所以两个人在这个游戏厅度过了一整个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