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我长出来了

第四百九十五章 我长出来了

    其实,如果严格来说,现在两人见了周安,都是需要行礼的。 .

    因为周安这一等贵亲王,是超一品!

    李广山虽然已经封王了,却也只是一个郡王,连亲王都不是,与周安差的远,不过话说回来,以周安与他们的关系,倒是不需要如此严格。

    更何况,两人现在并不认可周安这一等贵亲王的身份。

    “老帅,阁老……”周安又对两人拱了拱手,满面笑容道,“圣上甚是疲乏,稍后才能见两位……这边请……”

    周安一副有话要与两人单独说的样子。

    两人虽然都不愿意跟周安单独谈这事,因为没意义,万一吵起来,与周安直接交恶也没好处。

    但这里是内廷。

    周安是大内总管。

    说极端一些,周安甚至可以直接叫人将他们乱棍打出去。

    周安要跟他们谈,他们不想谈是不行的。

    何况也无需那般固执。

    周安引着他们,三人一同向乾武宫东边走,也没多远,便是四下无人的湖边,周安让离得近的小太监都滚远了。

    三人停下,一同望着风景。

    “唉!”背着手有些佝偻腰的贾临博叹了口气,看向周安先开口,“周总管,老夫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您请!”周安道。

    “不知您可看过景朝史?”

    “自然看过。”

    “景朝一百一十八年,景都发生‘春园之变’,景哀宗遇刺驾崩,大将军马封起兵造反……”

    “阁老,咱家知道你想说什么。”周安打断了贾临博的话,连道:“春园之变,皆因阉党势大,景哀宗六岁继位,便是受阉党扶持,十六岁遇刺驾崩,也是因阉党欲废其位,扶持新帝,大太监李生玉权倾朝野近二十年,从景厉宗到景哀宗,历两朝……他玩脱了,最终被义子马封所杀……”

    “知道就好。”贾临博又叹了一声,望着湖面沉吟了一下,再叹:“以史为鉴!阉党误国之事,历朝历代皆有之!周总管你不可能不懂其中利害。”

    贾临博一开口就受不住了。

    就差指着周安鼻子骂了。

    他的口气倒是平和的很。

    这老头脾气就真硬,毕竟当初怼过康隆基,明里暗里不知道骂过康隆基多少次,不过,他却也在康隆基死后放下了恩怨,前去吊唁了。

    “周总管还年轻,圣上也还年轻,不出意外,今后几十年,皆是由你扶持圣上治理江山,以你之才学,应该懂得,你若参政,阉党之势,必将迅速蚕食朝野……此为祸根!就算你德正清廉,又怎能担保下面的人,不会弄权祸害朝堂?你站的太高,又怎能将一切都看的通透……东厂又如何?这不过才半年,便屡生恶事,你又知晓几何?”

    贾临博可以说是对周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他很聪明。

    将周安摘出去说,不说周安乱国,就说阉党势大的危害,他甚至给周安戴高帽,认可周安的品性,却又说,周安根本控制不好下面。

    一个“小小”的东厂现在都出了问题。

    更不要说将来,贾临博所描述的阉党。

    任何一个势力当大到一定程度之后,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最高统治者,是无法面面俱到兼顾一切的。

    就如现在的朝廷一样,女帝心都操碎了,又如何?

    其实,如果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假若周安是一个权力**极大,直白说就是意图权倾天下的人,那么贾临博说再多都没用。

    而且很不幸,周安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实际情况跟贾临博想象的是不同的,阉党不会因此做大,甚至在未来会被周安所打压。

    贾临博也是“先礼后兵”,先跟周安讲道理。

    假若说不通,那么之后,周安会获得跟当初康隆基一样的待遇,贾临博怼的动就怼,怼不动……他肯定就撂挑子不干了!

    就现在的朝堂局势,以及满朝文武的想法来看,贾临博若是带头撂挑子,这朝堂八成是要废的,不知道多少重臣会上奏致仕。

    “阁老,您说的咱家都明白,但是……”周安说了但是,就等于贾临博的话并没有任何效果。

    “周兄弟!”李广山开口,打断了周安的话。

    他已经很久没叫周安周兄弟了。

    现在叫,自然是想要放下官职爵位与周安说话,也可以说是拉近关系,套近乎。

    当然李广山套近乎不是为了自己,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不需要对任何人阿谀奉承,毕竟,他是手握数十万兵马的中州军大元帅。

    “老帅您说。”周安略微侧身,看向李广山。

    “老夫不知道,圣上为何如此莽撞,圣上登基不过一年,尚且年少,心性不稳,难免意气用事。”李广山连道,“吾等臣子,既食君之禄,便当用心辅佐,补偏救弊……”

    李广山看着周安:“圣上封你为一等贵亲王,若仅如此,老夫以为,虽是冒失,却未必不可,但……入朝议政,其中利害,贾阁老已经言明,老夫便不再赘述。”

    “圣上糊涂,你又怎能糊涂?以武道而言,你乃天纵奇才,以才智而言,你更是人中翘楚,老夫知你对圣上之忠心,既是忠,便当行与国有益,与圣上有益之事,圣上错了,你怎能让圣上一错再错?”

    李广山话说的比贾临博直接,性格使然。

    而且周安感觉,他应该是跟贾临博商量好的。

    贾临博是从权势角度谈,若周安应了他,他该推了这一等贵亲王之位。

    见说不通。

    李广山便发言,直接让步,封周安一等贵亲王,可以,入朝议政,不行!

    他们很可能是将对女帝的说词,稍微变了变,便跟周安说了。

    文武之首都是这态度,估计换成康隆基的话,康隆基都会让步,毕竟现在跟十多年前不同,朝廷不能再废了。

    “老帅,其实我……”周安一副想解释的口气。

    “你已权倾朝野,何须再进一步?”李广山又质问周安。

    很有道理!

    其实女帝不封赏周安,周安依旧已经权倾朝野,只要不是引起满朝文武都反对的原则性问题,李广山与贾临博都不敢跟周安对着干,那代价太大,得不偿失。

    而再进一步,会使阉党权势急剧膨胀,以至失控。

    “其实我……”

    “你若能让圣上收回成命,必将名传千古……”

    “老帅你总得让我说话吧?”周安都无奈了。

    “你说!”李广山道。

    李广山与贾临博似乎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周安已经开始在两人面前,自称我!

    “我长出来了。”周安道。

    “什么?”李广山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什么长出来了?“

    “就是长出来了,我恢复男儿身了,我不是太监!”周安道。

    原本他本只是想要暗示两人,但两人太能说,他索性直接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