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环城术士 > 第23章 第三类接触 下

第23章 第三类接触 下

    “为什么?”换个人跑过来问这个问题,哪怕是神祗化身,沈言也敢反问并回答他,“小爷凭本事赚钱,有什么为什么?”

    可眼前这位……沈言要是敢这么回答,就算不被当场打死,回头亚特伍德老师也得捶死他!因为眼前这位很可能是老师的老大啊。沈言贼眼滴溜溜的看了看“护卫队长”身后背的那面华丽的鸢盾,心里苦啊。

    可不眼熟嘛……“始于表象,终于内心——“不屈之墙“鸢盾,次神器。

    它有一条奇葩的特性——【不屈之墙】,魔法效果启动之后,盾牌在持盾者身后化作一道无法逾越的60尺宽城墙,持盾者不能离开城墙前方20尺区域,效果维持到持盾者生命结束。

    千年之后这面盾牌就挂在他家墙上,由于盾牌那不死不休的坑爹特性,沈言一般连带都懒得带在身上。出场机会远不如永不离手的“安托万的龙鳞护手“和加魅力的“完美之戒“高。

    沈言觉得不就办了件小事儿吗?报个恩而已,怎么把这位大佬都给招来,大佬您平时是不是太闲了?然而他不知道自己一个配方影响北地数十万中下层的穷人,而且影响范围还在随着时间扩散,这绝非他自己认定的“小事儿”。

    “……这我得给您讲个故事,”沈言换了副笑脸,很是狗腿的说道。“从前吧,有个富二代叫子贡……”

    沈言舌灿莲花,将“子贡赎人”这个故事转换成异界版本,娓娓道来。末了他说道,“无冬森林附近,各个村落之间或多或少都有联系,更有德鲁伊组织在其中穿针引线,因此配方依靠赠送便足以很快普及到村落。

    可更远的地方呢?

    如果只靠赠送的话,深水城或许能在明年获得配方,那么博德之门、安姆要等多少年?说实在的这配方实在是廉价而且粗糙,用的原料随手可得。有身份的人绝对看不上,它只对穷人有帮助,可穷人却恰恰是最没能力将配方广泛传播的人群!

    但通过商人售卖则不一样,可以说短时间内商人能抵达的距离,就是配方传播的距离。明年这个时候,说不定卡林港都用上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意太多?”

    沈言这番话没有抬高自己的意思,他也不是情操纯洁的小白花——我们都知道他不是。

    他这么干完全是从效率的角度出发,既然已经打定主意白送,自然要达到最佳效果!他知道“护卫队长”说的“错过了毕生难得的机会”是什么意思:八成是提尔之类的正义狂们,最初因为免费赠送这一义举而对他大加赞赏,觉得吾道不孤,想树个典型奖励他!

    结果大佬们正开心的时候你丫的居然开始收费了!简直赤果果的打脸啊!立刻由爱转恶,恨不能甩他一道闪电!

    *****

    正义之神提尔的神域乍一看之下会觉得这位神极为完美,他的神职和描述中几乎找不到任何负面词汇。

    但对这位神做过深入了解的人却都知道,他是位道德圣人。什么是道德圣人?就是他自身道德水平虽然毫无瑕疵,但他还用同样的道德和行为标准衡量所有的人!

    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因为历史上提尔曾表彰过许多并不完美的人。但他们显然忽视了一点,就是那是这些人获得赞扬时都是在他们的“上升期”——当你努力向提尔的守序善良阵营靠拢时,这种努力会得到他的称赞,这更像是一种鼓励。

    可一旦你达到了标准,提尔就会用另一套更为严格的标准要求你,绝不包容。

    提尔是严格的法官,海姆则是忠诚的卫兵。

    对于提尔的判断海姆显然是不认同的,他还想听听沈言怎么说。

    那么老大的老大听完这番话后会作何感想?沈言百分之九十确认眼前的“护卫队长”就是传说中的盔神海姆……的化身,因为那面盾牌暴露了他的身份。沈言心中忐忑,传说中的海姆老大爷可是顶顶较真的一个人,据说性格刻板,不能容忍任何错误。魔法女神想通过天梯返回天堂山,结果被海姆阻止并直接弄死!

    由此就知道这位老大爷有多狠……

    据说等诸神返回天上之后,海姆已经成了过街神鼠,神神喊打。

    但他的信仰基础反而因此大为扩张,国王和领主们纷纷鼓励骑士与卫兵信仰海姆,因为每个国王都期待自己的手下如同海姆那样忠于职守。如果海姆当初碍于人情放魔法女神过去,那谁还相信他?谁还敢用这样没原则的卫兵?

    沈言准备老爷子只要稍微露出恼火的迹象,他就大喊亚特伍德是我老师……从心而已。

    “呵呵~”哪知道海姆老头笑了,从没有面甲的头盔中传出清晰的笑声,说明老头子真的很开心。

    其实是沈言不懂老头子的神职,老头子是中立阵营,守护秩序,忠于职守,并且很喜欢儿童。海姆能原谅少年人犯错,并很欣赏能效率完成自己职责的人,至于完成的手段则无所谓善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海姆的理念很倾向于现代人——工作做好,八小时之外管你是人是狗!

    现代人评价人的标准是能力,古代人评价人的标准是道德。所以正义狂看不上沈言的做法,而海姆了解之后却很欣赏。哪怕他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通过教会来传播配方!

    沈言这个选择明显是对教会不信任……下意识的。

    “干的不错。”海姆点点头,“科瑞隆的孩子,继续这个做下去吧,我看着你”。

    沈言好想流泪,我被老师的老大拍肩膀了……真特么疼。当然,拍肩膀也不是没有好处,他脊椎最后那点儿暗伤一扫而空,身上更是说不出的清爽,八成海姆老大爷还给他来了次全面梳理。

    哦,顺手还帮他把恶魔血脉给禁了……大爷!亲大爷!你别这么干成么?我特么已经不能用魔网了……沈言好想哭。

    可惜一个区区13级的萌新,在海姆大佬的手下毫无反抗之力。

    要知道沈言身上的恶魔血脉因为施展“诅咒世界”的副作用,暂时还在封印期,表现得十分微弱。海姆一拍他肩膀就发现,这孩子身上居然还有十六分之一的恶魔血统。海姆虽然“嫉恶如仇”但也没有把仇恨延伸到一个孩子身上的意思,看看沈言自己好像懵懂不知……

    海姆已经能够预见,这孩子有自己成熟的想法,他才华横溢的同时又身世悲惨,血脉复杂——这样的人已经具备了成为英雄的潜质——英雄虽然能拯救世界,可自身通常是不幸的!争议和误解往往伴随他们一生,生离死别、颠沛流离更是标准配置,死后也无法得到正确评价。

    海姆心中叹息,我无法干涉命硬,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可别被身上的血脉给坑了!我还是帮他减少一些阻力吧。

    于是他随手将之封印,并且不打算告诉沈言……

    不要谢我,我就是这样一个做好事却不留姓名也不写日记的好神!

    *****

    沈言呆呆的四十五度角凝望天空流泪。

    然而海姆大爷还没完……

    “我看你好像很喜欢这面盾牌?”海姆早注意到沈言看了盾牌许多眼,他摘下背上的盾牌放进沈言的怀里,“我也觉得它很适合你,送你了!希望你不会辜负它初衷……”

    次神器盾牌,点击就送!

    不是,大爷!您别这么大方啊!

    您等会,这面盾牌您拿走,我不要!不喜欢!没缘分!人家才不想再开一次“必挂之墙”呢!

    望着海姆化身大步流星走远的背影,沈言捧着盾牌简直是欲哭无泪。

    难道命中注定我还要再挂一次?

    大爷您今天来是专门坑我的吗?

    ————

    ps:那个,看在更新稳如狗的份儿上,是不是可以求一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