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349章 肉罐头

    国道两边的房屋中。

    金庆生靠坐在一幢居民楼的最顶层上,透过已经破损的窗口,一丝阳光照射进来,让人产生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末世里挣扎,金庆生却不敢有这一种感觉,而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房屋有些破旧,里面的家具大多是保持着原来的摆放位置,只是却上面有着一层尘土,许多家具发霉,让这里有着一股重重的霉味。

    来自据点的金庆生,并不是一个人,在房屋里,还有一名同伴在睡觉。

    这一种监视,是来自上面的命令。

    从这一支神秘的车队离开,派出了追踪人员,却是失去了联系。随即,便派出了数十人出来,在这一条国道上潜伏,等待着对方的出现。

    这个工作很危险,毕竟这里处处丧尸出没。

    配备的无线电,可以与据点保持联系,随着这个怪物陛下的强力整合,据点的科技水平不断在恢复,比如说最重要的通信。

    “夜鹰没有发现情况。”

    金庆生探出头来,看了一下国道,没有发现情况后,小声地汇报着。

    汇报完毕,金庆生靠在角落里,忍不住想着这一支出现的车队,这个消息,还是极大地振奋着据点的人心的,这代表着还有幸存者,而且离得不远。

    幸存者与幸存者会相互杀戮,但和那一种见到同类的喜悦性,却没有冲突。

    找到这一个幸存者聚居地,让人类变得更强大,这似乎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也许到时候收复了中洲市,整个城市的物资,足够据点十几万人挥霍十年也不止了。

    “咔嚓!”

    轻微的声音,却是引来了金庆生的注意。

    这一个声音是从墙壁上传出来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爬行在墙壁上。

    丧尸当中,能够爬墙的不在少数,听到这一个声音,金庆生的寒毛根根竖起,眼睛里带着一丝恐慌,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金庆生是一级异化新人类,但能够在墙体上爬行的丧尸,怎么想也知道很强,自己这一级异化在它们的面前,实在是一个笑话。

    “咔嚓!”

    声音更近了,那一种锋利爪子刺进到墙体的声响,让金庆生脸色一白。

    下一刻,碎裂了玻璃的窗口处,一个丑陋无比的脑袋探出头来,长长的舌头甩动着,带起了一些液体。这些液体,甚至是溅到了金庆生的身上。

    “舔食者。”

    金庆生的心猛地收缩,这绝对是凶残的一种丧尸之一。

    窗口上的不锈钢防盗网还在,可是金庆生知道,这一种防盗网在舔食者的锋利爪子下,简直是一个笑话。

    “铮!”

    舔食者的爪子,却是陡然切割在这防盗网,带起了一片金属交接声,不锈钢的防盗网被切裂,和豆腐没有什么两样。

    “不会这么倒霉吧?”金庆生一愣,却是双腿猛地爆发出力量,这只舔食者竟然是发现了自己。

    舔食者挤了进来,猛地一蹭,炮弹地冲进来,落到房间里,又是猛地将舌头甩出。

    这时间的金庆生,才是刚刚到了门口,还没有来得及闪避,舌头甩中他,将他给钩住,然后在惨叫声中,被扯到飞起来。

    “啊,不……”

    下意识的吼叫声中,舔食者却是张嘴咬下,将金庆生的肋骨处咬掉了一大块,鲜血喷涌而出,让金庆生惨嚎起来,只是没有等他反击,舔食者的爪子又是劈下,将他的脖子几乎切断。

    惨叫嘎然而止。

    “夜鹰收到请回答,发生了什么状况。”

    这只舔食者却是一爪子踩下,将这通信器给踩了个粉碎。

    “啊……”

    另外一个房间中,另外一名幸存者同样是被一只舔食者给解决掉。

    十数分钟后,一支车队出现。

    陆川眼睛掠过,带着冷酷,这些幸存者的存在,陆川早就知道了,自然是解决掉他们。想要监视自己,就要付出一些代价。

    有着舔食者这一种可以翻墙越壁的丧尸存在,想要清理他们,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这个末世里,陆川身为人类,但却不得不同类相杀。

    而这一切,看似陆川是站到了反人类这一个立场上,可在陆川的内心中,却不会这么认为。让幸存者在自己的手下工作,自己保证他们的平安,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粮食,这本身就是在救人类。

    看看据点里毫无秩序可言,随时有可能会被杀掉,或者被活活饿死。

    这一种局面,远不如陆川来将他们当工作一样压榨一下劳动力,至少他们安全不会饥饿。

    打造一个末世里顶级的工厂,服务于自己,这就是陆川的计划。

    在这一个过程中,死上一些人,更是正常。

    车队通过,向着远方开去。

    一只只清理了这些幸存者的舔食者们,又是安静地潜伏在这一带。轰杀这一些幸存者,据点不会怀疑什么,毕竟这一个世界是丧尸的世界,被丧尸袭击,不是很正常吗?

    …………

    据点的警报,再一次出现,不断在震动着。

    大热天的,据点沉闷无比,这警报带来的震动,似乎是注入了一丝活力。一个个正在忙碌着的人,无不是精神为之一震。

    不过这一种警报,却还没有达到他们必需要躲起来的地步。

    也就是说,这警报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大。

    工头的鞭子,又在抽动着,吼道:“愣着干什么,干活,干活,想死就说,我成全你。”

    已经麻木的工人们,又是动了起来。

    高大的宫殿,进入到了封顶的程度,它占地极广,不说高大的护城墙,就说那个园林,就占地三十亩左右,对于据点来说,奢侈无比。

    为了这一个园林,当初拆掉了一大片的建筑物修改而来。

    看点的城墙上,一列列的士兵又是出现,当看到是之前的那一支车队之后,他们才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丧尸来袭,一切都好说。

    接到报告的顾阳,只感觉自己又是暴躁,这一支车队,害他损失不少,派出去的追踪队伍,全被丧尸给生啃了,而刚刚的数十人,同样是受到丧尸的袭击。

    这支车队就像是灾星一样,它的出现,总会伴随着死亡。

    “让朱文决处理即可。”

    压着怒火,顾阳挥手,让通告的人滚蛋。

    这一次,陆川没有等据点来人,便是发出了指令,数只特警丧尸,它们从车厢里,扛出了数箱肉罐头来,然后将箱子打开,大步向着据点走去。

    上面的士兵都是紧张,不过还是克制没有第一时间开火。

    这几只特警丧尸,就这么到了城墙下方,将箱子里的肉罐头全都是倒了出来,扬起了手中手斧,狠狠劈下,将一罐罐肉罐头给暴力砸开。

    顿时间,肉和油汁飞溅。

    在阳光下,不需要望远镜,上面的士兵们都可以看到这些从罐头里洒出来的肉。

    现代工艺下的罐头,香味十足,肉罐头散发出来的香味,对于末世的幸存者来说,是致命的。末世六年了,十之八、九的幸存者都不知道肉味是什么样的了。

    “肉,是肉。”

    “肉罐头,是肉罐头。”

    “好香,这就是肉味吗?”

    “是肉,是肉。”

    城墙上,一阵惊呼,然后是吞咽着唾沫的声响。

    一个个士兵们,毫无形像地探出了脑袋来,死死地盯着这下面洒了一地的罐头肉,那金黄油亮的肉,让他们有一种直接从墙壁上跳下来抓来吃的冲动。

    特么的,这可是肉啊。

    人家说三年不知肉味,已经是恐怖的事情了。可是他们当中,却有许多是六年不知肉味,只要脑袋里出现了肉,就让他们变得狂躁起来。

    城墙之上的士兵,全都是一片沸腾,眼睛血红地盯着下方。

    随即,他们的眼光,又是望向了远处的车队里。

    他们可是看到了,刚刚的肉罐头,就是从其中一辆车上扛下来的,这就意味着,远处的两辆卡车中,都是这一些肉罐头?

    这支车队的性质,他们是知道的,是前来做买卖的,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有钱,就可以买到这一些肉罐头?

    心中对肉的渴望一生出来,让难以抵制,一个个骚动起来。

    整个据点多少人,如果慢了,还轮到自己?

    黄金他们多少有一些,这些都是死物,但现在却可以换到肉罐头,怎么不让他们心动?如果不是顾阳之前的大镇压,打造出了血淋淋的秩序,他们早就一蜂窝地冲出去了。

    车队里。

    陆川却是淡笑起来,这一个结果,正是自己想要的。

    取出一个喇叭来,陆川站到车顶上,大声喊道:“兄弟们,这一次带来的是整整一车的肉罐头,这些肉罐头,统统都会卖,一罐不留。”

    “清蒸的,红烧的……辣与不辣的,我这里统统都有。”

    “和上次一样,让你们主事的出来与我交易。”

    在这喇叭之下,清楚地将声音传到了城墙之上,甚至是据点里。

    陆川知道,自己其实是在玩火,毕竟这一种诱惑,完全有可能引来一场大混战,对方有可能抢劫了自己。不过没有关系,陆川要的,其实就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手里有这一种东西。

    如果直接交易,只会有少数人知道,这就没有意义了。

    过来这里贸易买卖,是陆川计划中的前奏而已,不是真的为了黄金,而是为了动摇人心。在他们的心中,树立自己拥有足够的粮食,还有肉,充足的物资。

    这一个目的,只能是用这一种方式表达出来。

    否则,让朱文决买走,只会提供给上层,下面的人不要说吃,连知道也未必会知道。

    现在,陆川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卖了多少肉罐头。他们得不得吃,这就是据点上层人的作法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用肉罐头这一种致命的食物,产生上下层的矛盾,这是分化据点的第一步。

    什么叫杀人无声,其实很多时候,贸易战就可以将一个国家给无声无息间瓦解。

    至于他们真的抢?

    陆川的指令下,车队里的火力无不是对准了据点的方向,只要他们敢,恐怖的火力会带起金属风暴,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火力。

    新鲜出炉的枪神蔷薇,它就在车队里,手中的重型狙击枪直指据点,它传奇级别的直觉、感知,会让它知道谁不利于陆川,提前轰杀。

    正是有着它在,陆川才敢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