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340章 刺痛神经的美方

第340章 刺痛神经的美方

    五个小时后,天恰好是放出光明来。

    陆川已经是呆在了夏敏建立起来的暂时营地里,正抿着一杯牛奶,吃着烙饼,吹着冷风机,享受着这炎热下最为惬意的生活。

    原本夏敏是让人送上羊肉的,但陆川拒绝了。

    几个小时前,自己才是杀人如麻,现在怎么可能吃得下肉?

    小镇里有利用价值的东西收刮干脆,利用储物空间的便利,将能带走的全都是扔进储物空间带走,然后一把火开始焚烧掉这一座小镇,毁灭一切痕迹。

    做完这一切,又是借着黑夜,一路狂奔返回到了营地。

    进入营地,陆川同样是穿戴着防弹衣、戴着头盔,和其他的头盔雇佣军成员没有什么区别,这主要还是怕被人发现。

    昨晚的一战,损失还是有的。

    不管是舔食者,或者是暴君,它们都不是无敌的,一样是可以被杀死。

    损失了两只暴君,六只舔食者,丧尸犬则是死亡了二十一只。

    算上制造价格和伪装者系统的价格,损失了好几百万。不过这些人手中有着不少的黄金、美元、欧元,除掉亏损,还有不少赚头。加上他们的武器,绝对是赚大了。

    生活在这地方,他们需要不断强化自己,否则陆川敢肯定,他们手中的黄金会更多。

    本国的货币,基本上已经是一张废纸了,值钱的只有美元、欧元这一些货币。

    让陆川欣慰的,还是在他们的手上,发现了一些人民币,这代表着人民币基本被认可,应该是这个世界最为保障的货币之一了。

    身处这个战乱之地,陆川没有打算多呆。

    “这次带过来的暴君它们,全尽数补充到你的手下,另外我还会补充一百只迅猛者给你。”陆川吃过东西后,立即展开针对头盔雇佣军的补充、修复。

    在这里,陆川不需要与它们交流,因为它们全在自己的意念覆盖之下。

    需要修复的丧尸,数量近百,足见在这里的战斗之惨烈。

    这些要修复的丧尸中,不少是被重型狙击枪轰中了胸膛,整个胸膛碎裂,打出一个大洞来。防弹衣在这一种级别的火力面前,根本就是一张纸张的作用。

    像被狙击枪轰掉了脑袋的也不在少数,这一些已经是被夏敏给处理焚烧掉了。

    埋掉,并不保险,只有焚烧掉,才会没有痕迹。

    有些是被炸弹给炸掉了一半,内脏都甩出来,可谓是惨烈无比。偏偏诡秘的,还是这一类头盔雇佣军,却还是不死,这一些当然不可能让外界知道。

    每一战,夏敏都会无比的小心,战损,战伤的丧尸,会第一时间带回到营地。

    而头盔雇佣军的营地,每一天都会改换,防止被美方抓住机会,从而发动袭击。如果不是有着俄方站台,美方早就动用战斧巡逻导弹解决头盔雇佣军了。

    其实现在的头盔雇佣军,一直都是危机重重。

    以美方的这一系列强国,他们还没有真正的认真而已,否则就这小小的雇佣军,他们要轰杀实在是太简单了。

    正是知道了这一点,陆川才明白,留给头盔雇佣军的时间并不多了。

    丧尸再厉害,但终究只是数百只而已,对上美国这一个超级大国,胜算只能说是等于零。

    时间不多,就要让头盔雇佣军利益最大化。

    “修复。”

    陆川意念一起,整个营地被一种莫名的光晕笼罩着,一闪就消失。而这一些战损的丧尸,它们消失的部位,却是肌肉挪动着,片刻间就修复如初。

    生化工厂是怎么做到的,陆川没有去深究。

    连时空穿梭,它都可以随意地切换,像做到眼前这一幕,又有什么好出奇的?

    将丧尸修复完成,扣掉了六百多万。

    这一趟前后加起来,砸下了超过两千万人民币,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叙利亚这里是穷,但却充满了机会,各类委托加起来,超过十亿美元。

    未必能够全部吃掉,但吃一部分,对陆川来说足够了。

    “老板。”

    夏敏恭敬地站在陆川的面前,这一个名动全球的头目,谁能想到,它会呈现出如此恭敬的一幕?它的狂妄,在这一刻似乎是消失了一样。

    陆川点头,说道:“除去不影响你战斗力的其他武器,我都需要带走。”

    “是,老板。”夏敏立即是执行。

    营地里,有着一个军火库,是由一辆大卡车组成,这里面都是夏敏一直以来收集到的机枪、狙击枪,还有火箭筒、反坦克导弹,甚至还有数套毒刺防空导弹。

    “老板,这些都是绞杀**武装后获得的,应该是由美方提供的。”夏敏解释着。

    这不奇怪,毒刺可以说是全球运用最为广泛的一种防空导弹了,它采用肩射的方式,方便快捷,有着“射后不理”的能力,在发射后,就可以准备下一枚毒刺的装填工作了,一般小于十秒,就可以装填完成。

    装备扶持的势力,提供一些毒刺,并不算什么。

    除了这一些,还有数门从皮卡上拆下来的机关炮,这些绝对是凶狠的角色。

    见到陆川注意到了这数门机关炮,夏敏说道:“老板,这是m242型“大毒蛇”机关炮,同样是来源于**武装组织。”

    25毫米的口径,每分钟的射速可调,从100发一分钟,到200发一分钟不等,只要条件允许,在更换一定的零件后,甚至可以每分钟达到惊人的500发一分钟。

    这些机关炮,才是凶猛的代名词。

    25毫米,足够对装甲车进行杀伤了,可用于防空,也可以用来平射,就平射来说,比起防空炮还要更加的凶残。

    当初夏敏炸掉了对方的一个基地,收获虽说不多,可是却有着十数枚航空炸弹,这些才是大家伙,威力惊人。

    不仅仅这样,夏敏现在是为政府军工作,以消耗过快为由,拿了报酬还要向政府军伸手,要来了不少制式的武器。

    各类的炸弹,不在少数。

    这一些,其实都是为老板索要的,反正政府军也不知道是不是消耗掉了,更不可能过来查。

    “不错!”

    陆川咧嘴而笑,单是这一些武器,许多不是金钱可以买到的。

    陆川花了一些时间,先到末世里清空了储物空间,往返了两次,才是将这一些武器给运空。这一趟过来,这也是另外一个目的之一。

    夏敏的惊喜不止如此,又是一亿美金通过数十次的倒账,打进到了陆川的帐户上。

    战乱之地,在无数人的眼中是要逃离之地,但对于像头盔雇佣军这一种强悍的雇佣军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吸金之地。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已经是午后了。

    “老板,呆会我们会拆营更换地方,目标地将是靠近边境一带,好掩护着你离开。”夏敏的战术修养,让它很快就制定了规划。

    对于这一些,陆川没有什么发言权,由夏敏安排。

    将自己置于危险中,这是最蠢的,所以早早离开,也是当初陆川计划好的。加上在这里呆的时间,所有的一切在三天完成,第四天会返回到华夏。

    不仅仅是因为危险,也因为陆川需要回到华夏,主持百川归海公司的新闻发布会,陆川将会正式站在世人的面前。

    现在的百川归海公司,虽说是得罪了不少衙内,但陆川却全然无恐。

    原因很简单,汉东市汉东省的领导只要不蠢,都会正视百川归海公司的价值所在,无法忽略它的影响力。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让人针对百川归海公司。

    一个个伸手的人,无不是被警告,而且还对每一个单位下达了文件,要求在百川归海公司的问题上,任何负责人不得在未经省委的同意时,有任何针对百川归海公司的行为。

    这一些文件,让一些想要搞风搞雨的衙内没有了爪牙。

    没办法,少了这一些执法单位的配合,总不能说他们带着一群手下小弟去闹事吧?更何况,自己的父母都是警告过的,他们也不敢逾越。

    一家有可能达到千亿美元级别的公司,甚至有可能还会更高的公司,诞生在汉东,谁要是吓到它,将它吓跑了,将会是汉东的罪人。

    没有人敢担这一个责任。

    到了一定体格的公司,它带来的影响,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在这一个信息化的时代,无数的眼睛盯着这里。

    伸手?

    也不怕这手伸出去,立即被砍掉。

    正是种种来自本土的保护,才让百川归海公司这一段时间平静异常。

    陆川一直都对这一切看得很通透,才会无恐于任何人。当一个公司拥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时,就会形成绑架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有人敢动它。

    “你安排即可。”陆川点头,认同了夏敏的计划。

    丧尸们不需要休息,在陆川补充了舔食者和暴君后,又有着九十多只丧尸犬的加入,加上修复的,现在的头盔雇佣军可以说是兵强马壮,在夏敏的指令下,开始拆除营地。

    除了武器,丧尸们只携带少量的粮食,这样有利于营地的转移。

    将帐篷拆除,装车,带着武器、弹药登车。

    仅仅是半个小时,若大的营地就消失,变成了三十多辆各类车辆组成的车队。

    “老板。”

    车队在即将发车时,夏敏又一次站到了陆川的面前,它平静地说道:“刚刚收到消息,美军派遣出了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意在击毙我,瓦解头盔雇佣军的战斗力。”

    夏敏的声音中,你想不到它所说的是事情有多严重,甚至说的这人不是它一样。

    陆川的心一紧,眼睛眯了起来。

    看来,这一段时间里,头盔雇佣军打痛了美方的神经了,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这个消息的来源?”陆川询问着,经历了昨晚的杀戮,又混迹过一年的末世,陆川已经不是当初的陆川了,遇事平静。

    夏敏说道:“是俄方透露给政府军,政府军再发到我手上。”

    做为以前的超级军事大国,俄方的底蕴还是有的,发现这一些绝密的行动对他们来说并不难。不敢说阻止,至少通知做好准备,他们还是很乐意的。

    这可是名动全球的头盔雇佣军,连俄方都想看看,美方怎么啃这一块硬骨头。

    不管如此,他们都不会亏。

    陆川点头,却是语气一转,说道:“我们现在也算为他们工作,趁这一个机会,向他们要武器,能要多少就多少,总不能他们看戏不用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