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326章 发泄

    陆川离开,唐河以为自己有了机会。

    可是诗若雨却不肯再逛,而是选择回去。卜嘉悦有心劝,可是劝了几句,却没有办法劝下去了,否则就太过于明显了。

    “行,下次再约。”唐河心里是不爽,却不得不保持着一丝绅士风度。

    一行人离开商城,在门口的时候,看到马锡锋时,没有谁会在意马锡锋,毕竟它还是太平凡了,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只能说是略高而已。

    一身西装,冷漠着脸,确实是酷。

    可是现代信息之发达,这一种范儿不知道看过多少了,早就不拉风了。

    马锡锋见到唐河时,却是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然后大步朝着唐河走过来。

    “你想干什么?”唐河意识到有些不对,只是他爸是亿万富豪,他的底气还是有的。

    马锡锋一言不发,却是伸出手来,抓着唐河的衣领,另外一只手握成了拳头轰了出来,重重地打到了唐河的肚子处。

    “啊……”

    惨叫声中,唐河成了一个虾米状。

    只是马锡锋没有停手,他抡起了巴掌,又是狠狠地扇到了他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出现在唐河的脸上,迅速地肿了起来。

    马锡锋没有停手,还在扇着。

    以马锡锋的手力,只要下死手,只需要几下就可以将唐河给打到骨头碎裂,只是马锡锋还是控制住了力量,仅仅是将唐河打成了猪头而已。

    “我爸是……啊……”

    “混蛋。”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唐河惨嚎着,刚开始还想搬出自己的老爸来,可是一巴掌下去,却只能是惨叫。到了最后,唐河完全懵了,除了惨叫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字。

    卜嘉悦几个,吓得尖叫起来,看着凶狠的马锡锋,她们根本不敢动。

    一连抽了十几巴掌,马锡锋才停手。

    此时的唐河已经是鼻子和嘴巴趟出血来,牙齿都掉了几颗。

    马锡锋做完了这一些,将唐河一扔,转身冷酷地抬腿就走,完全无视了围过来的两名保安。

    这两保保安想要拦下马锡锋,马锡锋却是将其中一个抓了起来,手臂发力,硬生生将一个百儿三、四十斤的人扔出数米外,彪悍无比。

    剩下的这一名保安,眼睛里带着惊恐,怎么还敢拦?

    打了人,马锡锋却是拖拖然然地走了。

    整个过程,无不是凶狠、冷漠,从始到终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全程一言不发,相当的冷酷。

    …………

    到了康阳所在的地方,这里陆川之前也来到过。

    进到里面,便看到了康阳。

    在桌面上,摆着了一瓶已经喝空了的xo,另外一瓶也喝了三分之一。见到康阳时,他正灌着酒,没有用杯,而是对着酒瓶吹。

    “你疯了?”陆川走过来,夺了康阳手中的酒瓶。

    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康阳,也没有夺回来,而是靠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他苦笑着,说道:“没疯,只是想让自己醉一场而已。”

    康阳酒量很不错,但也架不住这一种喝法。

    陆川放下酒瓶,坐到了康阳的对面上,说道:“怎么了?”

    现在的康阳,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脸上带着交瘁,眼睛也是红红的,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爷爷走了。”

    陆川听康阳提到过,已经是八十有余的老爷子其实就是康家的顶梁柱,做为开国功勋,哪怕老爷子退了,但他的功勋摆在这里,只要他没有走,谁不是给几分面子?

    现在老爷子走了,康阳的父亲年底也提前退下来,对于康家来说,形势并不是很乐观。

    不过陆川没有办法,一个家族的兴衰原本就是一个车轮一样,会滚滚前行。一个家族由荣到衰,并不会是个例,华夏五千年来,不过如此。

    陆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是说道:“节哀。”

    唯一能做的,其实也就是陪康阳一醉而已。

    这几天陆川一直都在忙,所以并没有关心周围,康阳老爷子走了,陆川还真没有收到信息,否则是应该去送一送的,毕竟自己和康阳也算是玩得来的哥们。

    给自己倒了一杯,陆川默默地喝着,现在还真的不适合说什么。

    闷了一杯,似乎有人进来。

    陆川也不以为意,这里是高档,但能进入这里的人多的是,谁管是谁?

    “哟呵,这不是康阳嘛,喝了不少嘛,这酒量不错。”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然后便是一群跟着起哄的笑声。

    陆川抬头间,看着这一群七、八个人,却是认得了这出声的人,他并不属于康阳这一个圈子,以前是跟着杨修明混的,后来杨修明进了医院,他们的圈子几乎是名存实亡。

    肖洋,他父亲在汉东省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康阳的父亲。

    换了以前,肖洋可不敢这么挑战康阳,可现在康阳的爷爷走了,父亲又是提前退下来。而自己的父亲呢,很有可能会前进一步。

    一退一前,差距就大了。

    一直以来,肖洋都是被康阳给压着,现在没有了顾虑后,他当然不怕康阳。

    可以预见,康阳在汉东省里,再也扑腾不起来。

    康阳见到是肖洋,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吐声说道:“滚。”

    “什么?”肖洋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个即将失势的衙内,凭他也敢对自己说滚?

    康阳却是望着陆川,说道:“知道吗,这个孙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一直都想揍他一顿,以前是有所顾忌,现在我是借酒壮胆,有没有兴趣?”

    “当然。”陆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肖洋听得怒火中烧,他厉声说道:“混蛋,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也早就想揍你一顿了,现在你爷爷死了,你老爸也快要退了,老子打起你来,一点压力也没有……啊……”

    还没有说完,康阳却是狠狠一拳打到了肖洋的鼻子处。

    这一拳可不轻,肖洋的鼻子立即是鲜血溅出来。

    “啊,给我打。”

    肖洋一摸自己的鼻子,满手都是鲜血,刺激着他吼叫着。跟着来的人,无不是他的小弟,他们的父亲一个个在汉东市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胆子也是肥的一群人。

    有着肖洋扛在前面,加上康阳已经不是以前的康阳了,他们怕什么?

    康阳只想痛快淋漓地发泄一场,不管用什么方式,现在这一些人送上门来,他一声鬼叫扑了上去,抓着一个就是往死里揍。

    其他的人,一个个拳脚落到了康阳的身上。

    陆川动了,三级基因强化的力量,让陆川不敢用尽力,而是控制着自己的力气。但陆川的每一拳,只要落下,无不是引来一声惨叫。

    陆川一拳头的力量,少说也在近一吨这一个级别,看夸张,但却是事实。

    若是换了暴君初试型,它为力量而生,力量比四级的丧尸还要强,一拳有在三、四吨这一个级别,才是真正的夸张。

    近一吨的力量,陆川当然不敢全力,只能是控制。

    但怎么控制,也在二、三百公斤,这一种力量,又岂是普通人扛的?一拳过去,惨叫连连,连还手之力也没有了。

    仅仅是数分钟,这里一片哀嚎,每个人无不是嚎得鼻涕狂流,只感觉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陆川只是挨了一、二拳而已,以陆川的体格,无伤大雅。

    反倒是康阳,他吃了不少拳,眼角都被打得一片淤青,嘴角上有着一丝鲜血挂在上面。之前还算整齐的头发,却成了鸡窝头。

    肖洋自然是更惨,刚刚撕打时,康阳专门就是一心揍着对方,将对方打成了猪头。

    这里每一个,都是衙内、富二代,酒吧里早就发觉了,却没有谁敢上来劝劝。万一对方将火撒到自己身上,就这小胳膊小腿的,扛不住对方的怒火。

    现在见到打完了,一个个是惨嚎,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这里的经理,额头上尽是冷汗:“都是动的拳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唯一能做的,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了。可是看这一些人的惨状,不太像没有问题的样子。特别有几个,还在抽搐着吐着血,一看就被揍得不轻。

    康阳站了起来,又是抡起腿狠狠给肖洋一脚:“孙子,下次长点教训。”

    肖洋只是哼哼一句,根本不敢说硬话,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下次再找回场子就是。他的眼光,恶毒地盯着陆川,里面冒火。

    “走。”

    康阳可不敢留在这里,到时候警察来了,虽说他不怕,终究有些麻烦。现在康家上下正处于老爷子走了的打击中,自己不想给他们惹麻烦。

    陆川当然知道,现在陆川的身份还没有曝光,否则这件事情就带有轰动性了。

    陆川点头,却是扶着康阳一拐一拐地离开。

    “开我的,这孙子认得我的车,不开的话,他还真的敢砸。”康阳尽管痛得直咧嘴,但还是自己坐到了副座上。

    陆川也没有客气,上了主驾驶室,一键启动,然后挂档,一脚油门下去,g级这一辆男人的车野蛮地起步,窜出了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