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219章 接替

    转了一圈,接到了高秀茹,然后再到金店。

    这里在年后,生意自然是冷淡了许多,但里面的顾客数量足以秒杀同行的金店了。按照这趋势,也许这半年,又要倒好几家同行了。

    陆川会内疚吗?

    当然是不会,同行不倒,怎么托显出自己的成功?

    死道友,不死贫道。

    陆川到了金店,杨平安和钟童还是笔直地站在金店前,它们如同雕像一样。不得不说,金店的成功,与它们的付出也是有关系的。

    如今在金店里,有两张名片,一张是安彤,一张则是杨平安和钟童。

    做为跟着自己最早的一批丧尸,陆川对它们自然是有感情的,进门时,它们同时敬礼,陆川笑了一下,才是进去。

    到了办公室里,见到今天一身蕾丝缕空低胸装的安彤。

    “……”

    望着那若隐若现的白色罩和小裤,陆川眼睛先是一顿猛看再说,自己是老板,看一下女属下,有什么不对吗?

    安彤还是那么的妩媚,这么一站,让多少男人绝对是要弯腰,以免自己的尴尬让人看到。

    “老板!”

    安彤恭敬地站到了陆川的面前。

    陆川点头,说道:“跟我先当着秘书,这里的事情,交给高秀茹。”

    高秀茹,它打了一顿雷浩平后,便被陆川给雪藏了一阵,避避风头。现在五里庙里的项目全都脱手了,陆川也不在乎它会不会被雷浩平发现了。

    安彤一离开,高秀茹正好过来顶替。

    高秀茹和安彤一样,同样是模特,两者一站,身高安彤略高一些,安彤更为妩媚和靓色上一些,身材也火爆一些。

    但这一切,却无法掩盖高秀茹身上的光芒,它冷漠着的脸,才更像是模特。

    安彤?更像是一个荡、妇。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高秀茹能够物尽其用不是?让它继续呆着,浪费,总不能将它给化成一股空气,就这么损失几十万吧?

    安彤不过是普通丧尸的身份,但高秀茹却是二级的迅猛者身份,让它坐镇金店,更适合不过了。

    接下来,便是在所有的导购面前,宣布了这一个任命。

    下面的导购们,看到高秀茹时,一个个无不是眼睛里带着忌妒,老板是什么人啊,到哪儿都能够找到这么漂亮,身材又火爆到极点的人,看她们对老板的态度,不会是老板的情、妇吧?

    之前她们还有一点点非份之想,认为自己或者有一点机会跃上枝头当凤凰。

    可是看到高秀茹时,她们绝望了。

    看都知道老板对女人的要求了,就自己这一些姿色,连当情、妇都不配。

    王雪她们三姐妹也在,见到陆川身边站着的高秀茹和安彤,她们更是瞪大着眼睛。之前她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们的店长,竟然会漂亮到这一种程度,她们还一直关心着自己这个老表的对象呢。

    现在看来,自己这老表,根本不可能缺女人。

    金店的管理,根本不需要,稳定后能够自行运营,陆川只需要提供手饰即可。所以高秀茹不需要懂,只需要坐镇在这里就行。

    往白了说,陆川要的只是一个百分百忠诚的手下在这里帮自己守一下秘密而已。

    带着安彤,直奔赵虎所在汽修厂。

    年前陆川就一切让赵虎负责着这一件事情了。拆件作坊,暂时还没有完全的解散,末世里一些没有办法做二手车的汽车,还是要拆的,这个才是真正的现金奶牛,来钱真的快。

    拆件,基本不存在欠款一说,货到付款。

    新的汽修厂,其实距离陆川所居住的别墅并不是很远,一样是修建在海边。位置属于郊区,也属于未来汉东市发展的重心区域,但眼前实在不怎么样,利用率不高。

    福特e350尚着公路开。

    安彤坐在陆川的面前,让陆川过足了眼瘾。

    很快,陆川就后悔了。

    视觉之下,可耻地硬了,血气方刚的陆川,只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没事自己找什么虐,非要个秘书来充面子,现在好了,玩到了自己。

    “来,将这外套披上。”

    陆川蛋痛地脱下自己的外表,让安彤穿上,惹来了安彤妩媚的笑:“老板,只要你想,怎么样人家都是可以的,没有必要这么忍着。”

    这话……

    顿时间,让陆川脑补了几十种在车内的姿势。

    陆川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被安彤这么一刺激,陆川有时候还真的想直接就从了它就算了。反正外表上没有毛病,还很正不是?

    …………

    虎子汽修厂。

    超俗的名字,但陆川看来,同样没有毛病。赵虎是负责人,用他的名字来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这汽修厂只是一个幌子,它修车只是附带的,真正的核心业务,却是修复和加工陆川带来的汽车。

    汽修厂成立到现在,陆川就来过一次。

    当然是夜高月圆时,这里无人,扔下一百多辆汽车,陆川又是直接走人,根本没有好好观察过这里。

    现在第二次来,自然不同,陆川又不需要躲躲闪闪偷偷摸摸的。

    这一处汽修厂,采用的是棚架式,直接就是租了几十亩。附近一带建筑物不算少,却也很稀疏,汽修厂的四周,就有着一大圈的树。

    用心看,当然能看到里面,可是开着车经过,肯定看不到里面。

    这块地,是一个大老板当初要投资一座混凝土厂的,可是这里发展过缓,最终没有投资过来,于是便荒废在这里。

    福特e350开进到了汽修厂,赵虎早就带着手下的十几名员工迎接。

    一米九的杨彪出现,它的彪悍,让员工们无不是有着一股巨大的压力,仿佛是要见到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到了车门前,杨彪打开车门,然后恭敬地站着。

    陆川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下来,三月的天,还是很有冷意的,陆川三级基因强化自然不在乎,可这天就穿这么一件,实在让下面的员工有些感觉到自己这老板,是不是脑抽了,要风度不需要温度?

    见到赵虎带着这一些员工迎接,陆川又是有一种蛋痛感,他还在还微微弯着腰呢。

    安彤披着陆川的外套下来,巧媚地站在陆川的旁边。

    虽说外套将安彤给包裹进去了,看不到它上身的蕾丝缕空装,可是下面却是看得到的,透过这些蕾丝缕空处,可以看到白到让人心痒的膝盖上一点的大腿。

    这一下,所有员工秒懂了。

    老板哪儿是要风度啊,明明是……咳,这一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陆川脸上尴尬,干笑了一下,说道:“大家好,咳,这大冷天的,不需要站在这里迎接,进去进去。”

    第一时间,陆川率先走在前面,以免被他们看到点什么。

    后面的赵虎苦着脸,看陆川的样子,似乎有些……不是很开心?

    到了办公室,员工们自然是干嘛就干嘛去。

    陆川揣着赵虎递上来的热茶,抿了一口后,拍了拍坐在自己旁边的赵虎肩膀:“虎子,以后啊,这一种什么迎接的,就不要搞了,你看员工们都在工作,你让他们离岗,损失的可就是我的钱。”

    赵虎连忙点头:“陆川哥,我明白。”

    喝了茶,陆川终于可以让自己直起腰了,然后咧嘴一笑:“走,看看你们这一段时间的成果。”

    修理好和抹去了标识的汽车,当然不可能放到露天下,若大的棚架仓库内,几乎看不到头一样。一百余辆汽车摆放整齐地在这里,让人感觉到了汽车制造厂的仓库。

    每一辆汽车,皆是清洗干净,随着赵虎打开的灯光下,呈现出来的光泽,让人为之着迷。

    “不错。”陆川笑了起来。

    赵虎说道:“陆川哥,每一辆都是测试过的,绝对没问题。”

    这一点,陆川还是认同的。这一些汽车,大多是放在地下室里的,或者是街道上完好的,之前还是用的着的,能有什么问题?

    维修,更多的还是更换电瓶,还有更换了轮胎和发动机的机油。

    有着伊然掌管着的采购公司,这一些东西价格并不是花费太多,反正属于无本生意,一但卖出去,利润将会惊人无比。

    陆川走到一辆奔驰s400面前,它清洗过,有着一股沉稳。

    除了奔驰之外,像宝马、奥迪并不少。

    当然,主打的还是丰田、本田、日产、大众和通用的车,谁让它们在东南亚这一个区域里最被认可?而且它们的车,经济角度来说,确实是容易被接受。

    东南亚的环境,有些复杂和混乱,车往哪儿一扔,陆川可不会管他们怎么上牌之类的,反正这一切是渠道商需要头痛的。

    在仓库里转了一圈,陆川又是到了修理间。

    汽修厂有前后两处修理间,前面自然不必说,是为真正来修车的车主准备的,而后面的修理间,则是专门为陆川服务的。

    六名汽修学徒,他们正在对一辆丰田凯美瑞更换电瓶,不是什么技术活。

    赵虎说道:“陆川哥,现在招有经验的师傅有些难,我联系了不少同学,有几个答应过来,可是还是很缺人。这一些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用的是学徒。”

    陆川点头,说道:“这里交给你,一切你说的算,人少就多招点。学徒不要紧,培培养养,技术就有了,谁不是这么出来的?”

    “嗯!”赵虎点头。

    对于一个木纳的人来说,打一棍才轰出一个屁来,赵虎就是这一个类型的人。

    修理间也没有什么好逛的,又是回到办公室。

    赵虎想抽烟,但想到陆川并不抽烟,又是停顿了下来。陆川却是不介意:“行了,虎子,和你陆川哥还讲究这么多,想抽就抽。”

    赵虎憨笑了一下,才是点上。

    “虎子,有对象了没有?”哥俩在一块,陆川自然是要关心一下,拉拉家常。否则只有工作,以后肯定会生份了。

    赵虎吐了一个烟圈,憨笑着:“有谁能看得上我这一种修理工。”

    “屁话。”陆川笑骂着:“你可是一家汽修厂的总经理,手下管着二十来号人呢。好好干,等这一批二手车出了,整套房子,要啥没有?”

    对于赵虎,陆川给出的工资是每个月三万块,加上每个月的一些补助什么的,五万是到的。这一个收入,在汉东市真不算少了。

    更何况,年终奖时,去年陆川就包了一百万。

    当然,汉东市的房价,一百万也就是个首付的命,赵虎偏偏又是那一种不肯欠银行钱的人,要等存够钱,少说也要三几年。

    赵虎说道:“这事急不来,等陆川哥你的事业稳定再说。”

    陆川也没有在这一个问题上多说,说道:“你的事你上心点,房子的事情,我可以先借你钱,先买了,然后慢慢还也行。”

    “陆川哥,你那啥安彤了?”赵虎难得八卦一次,安彤他是知道的,只是面对这个级别的女人时,他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陆川喝着茶,几乎要喷出来:“什么那啥?没有的事,少想些乱七八糟的。”

    赵虎嘿嘿憨笑,明显不相信。

    这么销魂的女人,又是任君采摘,两人又是孤男寡女的,又是让安彤披着自己的外套,还说没有的事,谁信呢。

    见到赵虎嘿嘿的这一种笑,原本就憋出内伤来的陆川,将茶杯一放,站起来,负着手往外走:“算了,和你说不清楚,我有事先走了。”

    妹的,这天还能愉快地聊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