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213章 逃避

    现代。

    陆川先是洗了一个澡,才是让厨房送上晚餐。

    周艳红一直站在陆川的身边,服侍着陆川用餐结束。像这一种生活,不仅仅是她习惯了,就是陆川也习惯了。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陆川还是不习惯自己吃饭时,有人站在边上一直看着。

    残羹冷炙撤了下去,陆川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巴。

    “周管家。”

    陆川坐下,周艳红送了一杯热茶,陆川抿了一口后,却是出声叫住了周艳红。

    老实说,相处这么久,周艳红三十余岁的女人,正是最有魅力的时候,说不吸引陆川是骗人的。周艳红很干练,加上她的外貌,放到外面,不知道吸引多少人的眼神。

    夜深之时,陆川也会偶尔想到。

    只是想是一回事,做与不做又是一回事,大了七、八岁并不是距离,而是陆川不是那一种对女人很冲动的人。

    “老板!”周艳红停下,站到了陆川的面前。

    陆川放下茶杯,说道:“之前和你说的承诺,我打算提前完成。你明天就可以着手关于收购的事项了。”

    周艳红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愕,却被欣喜给代替。

    当初答应到陆川这里来当管家,不正是因为有着这一个承诺在吗?对于陆川的财力,她是毫不怀疑的。

    “老板……”周艳红懵了一下,脸上尽是感激。

    不知道为什么,周艳红竟然有一种冲动,属于成年人的冲动,就是好好地放纵自己。与老板相处这么久,周艳红又非草木,怎么可能不带一点感情?

    自己这个老板,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气息,实在是对女人来说,是致命的,让人总是想往他身上靠。

    特别是这上位者的气息中,又有着一种杀戮的冷意,更是让人被吸引。

    周艳红很理智,可在这一刻,这一股冲动,甚至是让她感觉到自己私、处变得湿润泥泞起来。

    陆川挥了挥手,说道:“这是你应得的,这个工作交给你,也算是对你能力的一个考验,毕竟收购工作关乎着成败。”

    脸上有着些潮红的周艳红,点了点头,她向前了一步,眼睛里带着一抹妩媚之色,这和往常有些干练大不相同,这一刻她更像是女人。

    陆川当然注意到了周艳红的状态,从和叶灵薇糊里糊涂之后,陆川就没有也有碰过女人,身为一个正常不过的男人,怎么把握住?

    不过……

    陆川他还是一咬牙:“我还有一个应酬,你自己准备吧。”

    站起来,逃似地离开。

    直到陆川离开,周艳红才是清醒一样,她露出一个苦笑,摇着头。想不到自己有投怀送抱的举动,自己这个小老板反而是怕了。

    对于自己的姿色,周艳红还是有自信的,36d的胸部,丰满又不显肥的身材,对男人的吸引力更不用说,却没有想到小老板能够扛得住。

    想到小老板的神秘,周艳红更是苦笑,这一天她早就知道会来临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自己没真正成为他的人时,是不会得到信任的,毕竟谁也不可能将真正的秘密分享给一个不是自己人。

    可要成为自己人,就凭自己是管家?

    轻叹一声,周艳红也是离开,老板既然这么说了,自己就去执行,完成自己这一个心愿。

    陆川确实是有一个应酬,但却是康阳他们的。

    年后,还没有好好聚过。

    一如既往地,陆川还是比较的低调,在没有太大的改变之时,陆川在圈子里的地位自然不必说,是最末尾的一个。

    在许多人的眼中,陆川如果不是有着康***本不可能进入到这一个汉东市最顶级的权贵圈子。认可陆川,更多的还是给康阳一个面子。

    其实这外界的人知道个屁,陆川进的圈子,可是圈子中的圈子,是以三哥为首的小圈子,这才是真个牛逼的圈子。

    以三哥如今的地位,有着背后的支持,也许过多二三年,就会成为市长,将这个副字去掉。一个省会市长,能量会有多大,相想而知。

    再运作运作,指不定四十岁的时候,一跃成为真正的一方大员。

    这种人物,谁都知道未来会有多大的潜力,会多牛叉。

    陆川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才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正进行着激情的演说,那一股指引天的气势,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骄傲自满,不知道的人还认为他有多牛逼。

    当然,人家也确实是有些能耐。

    陆川只是听了一下,就知道了一个大概。

    海龟,高富帅,毕业就创业,从事高科技行业,好像是智能穿戴这一方面,还涉及ar技术等等。

    一串串的专门词汇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让下面听着的人神色一懵一懵的,绝对是被震到了。

    “我跟你们说,智能穿戴绝对是未来的趋势,行业潜力更是达到了万亿美元往年的规模。我这公司才创立,第一笔风险投资就拉到了500万美元,而我只是付出了30%的股权。”

    这海龟说到500万美元时,不由提高了几分。

    确实,500万美元折合回人民币,怎么也小四千万左右了。在场不要看大多是富二代,或者是官二代,可是能拿出这一笔钱来的人,几乎没有几个。

    “30%就是500万美元,你的公司岂不是估值过亿?”

    这么一说,顿时引来了一片吸倒声。

    才创立的公司,就估值过亿,还是让许多人吃惊的。像官二代,他们为人跑关系,费心又费力,也就赚个几十,百儿万,可人家弄个公司,就过亿了?

    自然,这就引来了一片羡慕之声。

    “陆川,你的那几个产业怎么样?”

    王晓天抽着酒杯,大咧咧地坐在陆川的身边。陆川的几个产业,几乎是这个圈子里的笑话,一家破修理厂,一个金店,这叫什么产业?

    满打满算,陆川也就是几百万的资产,在圈子里微不足道。

    其实这一个圈子,陆川只认识了小半人,还有许多人的存在,不是陆川认识的,每次聚会,总会有三几个在陆川是“新人”的人出现。

    陆川会到这里,主要还是因为康阳,第二也是想给自己减减压。

    “怎么,晓天有什么好关照?”陆川也不客气,询问着。

    王晓天眼睛一翻,说道:“我哪儿还有能关照,上一次带你们玩儿的事情,让我家老头子知道了,差点断了我的零花钱。也不知道那个王八蛋,竟然是将老头子的爱将打了一顿,差点打乱了我老头子的计划。”

    陆川:“……”

    当着自己的面骂王八蛋,真的好吗?

    只是想到王晓天并不知道这王八蛋是自己,呸,是不知道这人是自己,陆川难道还能让人家不骂?

    陆川碰了碰王晓天:“晓天,那个高卢鸡是谁?”

    “高卢鸡?”王晓天懵了一下,然后却是哈哈笑了起来,对着陆川翘起了母指:“有眼光,确实是高卢鸡。”

    可不是吗?

    陆川所指的这货,鼻子都快上天了,加上他的头发有些像鸡冠一样,怎么看也像是高卢鸡。

    王晓天说道:“高少强,他爹是高天雄。”

    陆川还是摇头,他怎么可能知道高天雄是谁?

    翻着折眼,王晓天说道:“真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在汉东市混,高氏集团的创始人,你现在屁股下坐着的,还是人家的财产呢。”

    “啊?”陆川惊讶。

    这么一说,陆川倒是反应过来了,高氏集团这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可是若说到爱丽丝连锁酒店,却是人人尽知了。

    高氏集团完全就是和王晓天父亲的百象集团一个等级的,只是百象集团能够动用的资金,庞大一些。但高氏集团的资产,却一直是良性的。

    能坐在这里,自然是高少强邀请的原因。

    高少强也算是富二代之一了,他在这一个圈子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不过他只能进入大圈子,却不能进到小圈子里。

    理清了,陆川剩下的只是羡慕了,人家的投胎技术,确实是比自己要好。

    “我就赚点生活费,怎么混也不会与人家有交集吧?”陆川无奈地说道,说的却是大实话,如果按现在手里的修理厂和金店,和人家一个连锁酒店能有什么掺和的?

    康阳早就到了,和其他人在聊着,许久才是脱身过来。

    王晓天用力闻了闻:“阳哥,艳福不浅。”

    之前围着康阳的,就是一群富二代中的娘们,她们这一些人,一但玩起来,比起男人们更加的疯狂,也更加的没有忌惮。

    康阳笑骂:“屁艳福,人家是向我打听百象集团公子的信息。”

    陆川只是在旁边笑,这一种话题,他还真的掺不进去。

    “还有你,我说陆川你笑什么笑?对了,你小子好像没有对象吧,要不要我介绍一下?看到了没有,那边最低的一位,人家老头子的身家也不会低于一亿,只要你找一个,立马少奋斗半辈子。”康阳见到陆川笑,立即说道。

    陆川也没有当一回事:“就我,你过去跟她们说,介绍一位资产几百万的年轻俊杰给她们认识,我敢保证她们能生吞了你。”

    这一些天之娇女,眼高于顶,几百万,人家的一辆跑车也就这价,会看得上自己这一种穷小子?

    康阳笑了起来,也没有接话,他知道陆川说的不差。

    “高少强这小子,忽悠工夫又涨进了,脑子也好用,知道将圈子里的人绑上他的破公司。”王晓天吐槽着。

    这个圈子里的人脉和能量是恐怖的,若是拉到一批持股他的公司,确实是对公司的发展有着很强的作用性。

    康阳斜望了一眼王晓天:“你就忌妒吧,说起来你和高少强还是同龄,可是这差距,啧啧,你小子还在瞎混吧?”

    “忌妒?什么叫瞎混。”王晓天不服气,他读书就是瞎混日子过来的,这个高少强怎么也是海龟,墨水肯定是有的,否则也不可能忽悠到风投,而且一砸就是五百万美元。

    陆川将手中的红酒饮掉,看了看时间,说道:“我先走了嘛。”说完,拍拍屁股就走人。

    像这一种聚会,陆川也就是想出来和康阳他们聊几句而已,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否则望远是末世、现代这么跑,陆川跑自己闷坏了。

    其实潜意识中,陆川还是因为周艳红而逃避。

    当时的情况,陆川也是有些想一咬牙就将对方给办了,像这一种女人,绝对是水蜜桃,谁吃谁知道,水多到绝对可以淹死人。

    可陆川还是逃避了,为什么陆川也谈不上。

    反正也出来了,陆川才到这里来的,否则陆川闲得蛋疼才会到这里来。

    现在的自己,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就是可有可无的,在与不在都不重要。

    见到陆川离开,王晓天也没有留下,将酒杯一放,对着还在高声大论的高少强冷哼了一声,大衣一披,走时不带走一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