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88章 女杀手

    绿洲一品小区。

    新入驻的一家饭店包厢内,张德鹏坐在上首的位置,下面是十几名小弟。

    满桌子的菜,被吃得只剩下残杯冷炙。

    “鹏哥,走一个。”

    一名小弟揣起了酒杯,有些摇晃着说道。

    张德鹏大笑起来,一口闷了自己杯中的酒,大喊道:“痛快。”

    像是发泄一样,张德鹏狠狠地将酒杯摔在地上,说道:“这段时间,真是闷死我了,他奶奶的,这个王八蛋,要是让我遇到他,我非要弄死他不可。”

    当时的张德鹏,逃离了现场之后,拥有着丰富经验的他,立马就是将自己值钱的东西带上,开着车离开了汉东市。

    一路像是逃亡一样,张德鹏回到了老家。

    老家里,张德鹏就如同是虎归山林,就算有谁想找到他,到了老家,在他的地盘上,以他的人脉和手腕,要将他找出来,几乎不太可能。也是张德鹏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在老家一呆,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虽说不至于提心吊胆地过,却也让张德鹏过得忐忑不安。

    其实在回到老家的第三天,张德鹏就托人打听了关于杀人案的事情,却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好像当晚并没有杀人一样,一切都是风平浪静。

    张德鹏怀疑这是警方的迷雾,不敢返回汉东市。

    直到过后半个月,张德鹏才确认这并不是警方的迷雾,而是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不知道当初被杀的人是隐忍,或者是有什么原因没有报案,又或者是陆川私下将人给处理了?但不管那一种,都让张德鹏松了一口气。

    连当初主犯的都没事,自己怎么也是一个从犯,又能有什么事?

    一直习惯了大都市的生活,习惯了灯红柳绿,让张德鹏怎么在老家呆得住?

    确认没有事情之后,张德鹏又回到了汉东市。

    没有第一时间露面,而是多方打听,发现当初的一众小弟,没有一人被捕,这才让张德鹏彻底地放心下来。

    回来的张德鹏,重新纠集了之前走散的小弟,又是重撑绿洲一品小区。

    难得回到这熟悉的都市,张德鹏天天都是花天酒地。

    像现在,又是带着一群小弟,喝了个淋漓尽致。

    当初那个用匕首连捅了十数刀的壮小伙子,同样是出现在这里。反正被捅的一方都无声无息,他也乐得逍遥自在。

    正是因为他的这一种“神勇”,在这里身份地位变得截然不同。

    一行十数人,又是喝了个八、九成醉,相互扶持着,大声嚣叫着从这饭店里走了出来。偶尔几个,还放声大嚎着严重走调的歌声,在这街道上晃动着向前。

    …………

    陆川呆在不远处的角落处,背靠着墙,抱着手臂望着张德朋他们。

    “喝得还真是尽兴。”

    淡笑着,陆川的眼光,落到了街道上缓缓而行的一名娇小身影上。

    一米五八的个头,放到南方女性中,不算太矮。它的外貌很普通,应该说脸色有些惨白,眼孔麻木无光,穿着一套紧身衣,将它凹凸有致的身材突显出来。

    胸膛玉兔不算大,却也符合国人大多数人的审美尺寸。

    乌黑的长发,在晚风中,有一种长发飘飘的感觉。

    “动手吧!”

    一直抱着手臂的陆川,淡淡地发出了这一道指令。

    刚刚还缓缓而行的这个娇小身影,却是陡然狂奔起来,用一种百米世界短跑冠军的速度,向着张德鹏他们一行撞了过去。

    随着它的手一动,一支匕首滑到了它的手里,被它握着。

    喝得八、九成醉的众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异常,一样是大吼大叫地发泄着他们的酒疯。

    “噗!”

    这娇小女人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划过,在一名没有反应的年轻人大腿给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来。

    “啊……”

    凄厉的惨叫响了起来,这一名年轻人是醉得厉害,但疼痛还是刺激着他的神经,本能地抱着自己的大腿,人翻滚到了街道上,死死地边嚎边捂着这个伤口。

    其他的人,在酒精下,还有些反应迟钝,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小女人却是没有迟疑,一个扫堂腿扫了出去。

    曾经捅过丧尸大叔的这一名壮小伙子,原本就喝得如同烂泥一样,这一扫,直接让他摔倒在地上。小女人它手中的匕首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又是反握着,狠狠地用一种凿击的方式,照着对方的大腿猛地凿下。

    “啊……”

    惨烈的吼叫迸发,这一名壮小伙子整个人弹了起来。

    小女人将匕首一拨,鲜血喷了出来,足有十数公分高。

    “噗!”

    又是一个转手一下,这一刀在另外一条腿上插入,直没刀柄。这一刀,几乎是将他的大腿给插了个透彻,在大腿的另外一侧,还能看到一小截刀尖。

    这名壮小伙子惨遭两击,发出了如同杀猪一样的惨叫,像是疯了一样,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意识地在翻滚着,想要减轻这一种疼痛。

    这小女人手中握着的匕首,又是高举起来,想要再一次凿下。

    “更换目标。”

    很及时地,陆川下达了另外一个指令。

    否则,以它的冷漠性格,加上对指令的执行程度,这一击落到对方的胸膛上,对方绝无生环的可能。

    随着陆川指令的变更,这小女人握着匕首,又化成了一头花豹,一头撞入到了这人群中。

    利用它的速度,还有矮小的身高,不断在一个个人的大腿里下手。

    百分百力量的输出,看似是一个女人,可是它的力道,丝毫不亚于一个成年壮汉。每一击,无不是深可见骨,撕开一道若大的伤口。

    鲜血,染红了这一些人的裤子,更是在街道上形成了一滩滩的鲜血。

    “杀人了,杀人了。”

    “啊,痛死我了。”

    “我的腿啊……”

    一个个无不是发出了疼痛的嚎叫,每一个被伤到的人,全都是变得有些清醒了,死命地捂着自己的伤口,因为疼痛而在街道上翻滚着。

    这一个娇小的身影,非常的灵敏,速度又是快。

    匕首闪烁着,十几人不过是三、五分钟,就全被它给放翻,一个个发出了惨嚎。

    街道上,处处都是飞洒着的鲜血。

    当这个小女人停下来的时候,只有张德鹏一个人站着,他眼睛瞪得巨大,像是看到了一件无比恐惧的事情一样。

    “电影?”

    醉到一团浆糊的脑袋,让张德鹏反应非常的迟钝。

    确实是不怪张德鹏,因为眼前这一个女子展现出来的一切,如同电影里的杀手,出手凶狠不说,那一份冷落,那一份镇定,无不是让人胆裂。

    干脆利落,毫无拖泥带水。

    那冷漠到让人发寒的眼神,张德鹏敢肯定,对方是来杀人的。

    街道面上,已经是躺了一地的小弟,一个个无不是惨嚎着,打着哆嗦。

    深可见骨的伤口,有一些甚至是长十数公分。

    “我的妈呀……”

    张德鹏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喊叫了一声。这时候他的酒意,至少醒了几分,脑袋终于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一时间,张德鹏想着的,就是转身逃,逃离这里。

    可是……

    酒精的作用,让张德鹏想逃,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一样,有着万斤之重,做一个动作都是这么的难。酒精,将他的神经麻痹住了。

    娇小的身影踏前一步,一只手抓住了张德鹏的衣领,猛地向着自己面前一拉。另外一只手,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了出去。

    “噗!”

    尖锐之物穿透肉类的声音,匕首将张德鹏的大腿根处来了一个几乎对穿。

    “啊!”

    直冲云霄的惨叫声中,这女人的手死死地压着张德鹏,没有理会他的惨嚎,匕首旋转着,切出了一个巨大的伤口。

    剧烈的疼痛,让张德鹏拼命地挣扎着,换来的,却是匕首又贯穿了他另外一条腿。

    “砰!”

    在这女人松手间,张德鹏猛地跪了下去,膝盖里传来的疼痛,在大腿的剧烈疼痛下,根本不算什么了。

    下一刻,张德鹏倒在地上,和其他人一样,惨嚎着翻滚着。

    张德鹏的伤,比起其他人来,还要更重。巨大的伤口,鲜血在喷涌着,就算是后期治好了,恐怖对行走也会有着影响。

    但……

    这小女人冷漠的脸,出现在张德鹏的眼孔中。

    “啊!”

    这一张脸,和这冷漠的眼神,让张德鹏像疯了一样,不顾这几乎让自己晕厥的疼痛,挣扎着想要逃离。他挣扎着,用手向前爬。

    一只洁白的小手,却是抓住了张德鹏的一只脚,猛地提了起来,手中的匕首在脚踝的位置一挑,撕开了一个伤口,将脚筋给挑断。

    “啊!”

    再一次受到重创,又是让张德鹏发出了惨叫,整个人像虾米一样,卷成了一团,翻着白眼,直接昏迷过去。

    这小女人站了起来,甩了甩匕首上的鲜血,脸上毫无变化,转身大步离开。

    从它的神态中,你根本无法将它与这惨烈的一幕联系起来。

    一地的人,一个个在嚎叫翻滚着,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状况之惨烈,骇人听闻。

    四周发现这里状况的人,一个个吓到魂都冒出来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一个小女人,将这十数个大男人给杀了一样。他们不过是普通老百姓,怎么敢理会这一种事情?

    只有一名保安,多了一些正义感,在巨大的勇气下,望着那离开的娇小身影,哆嗦着用手机报了警。

    (诚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