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57章 掠夺小队

    城外幸存者据点。

    清晨的阳光下,一支多达三十余辆各类汽车组成,加起来多达上百余人的车队整装待发。

    对于据点来说,这不算小的一支掠夺车队了。

    据点的大街小巷上,一样是死气沉沉,麻木的幸存者们,在这清晨里,一样和往日一般,对外界几乎是漠不关心的样子。

    只有一些饿到受不了的幸存者们,才会早早乱窜,企图能找到一点可以充饥的食物。

    然而……

    在这个食粮极度缺乏的末世里,就算是一粒米饭掉到水沟里,也会有人去将它给捞起来塞进肚子里吃掉。

    据点内,几乎称得上寸草不生,任何一点绿,能吃进肚子里的东西,都被消灭掉了。

    车队处,人声鼎沸。

    上百余人的车队,超过一半人手里用的是土制枪支。剩下的一半,则是五花八门,使用着各类冷兵器,像弓、弩这类又是最受幸存者们欢迎。

    在末世,相比起欧美国家来,华夏幸存者要惨上一些。

    美国这一种允许持枪的国度,每家庭中,几乎都会有一二支枪。极端的人,甚至连加特林这一类重型武器都有。

    可在华夏,枪支是禁止的,拥有松动的只是部队和执法机关

    末世来临,缺少枪支的情况下,情况自然不会这么乐观。

    “需要二十名跑得快的诱饵,出发前管一顿饱,能活着回来,管半个月的饭。”

    车队中,一名壮实的汉子大喊着。

    原本麻木的幸存者中,却是陡然一静,一个个人的眼神,集中到了这壮实汉子的身上。空洞的眼神,瞬间有了情感,里面有着一种叫贪图与疯狂的光芒。

    诱饵,也可以称为炮灰。

    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工作,死亡率可以达到5-7成。十个人当中,有可能只会活着二三个回来,剩下的全成了丧尸嘴下的亡魂。

    死亡率如此高的工作,却仅仅是管半个月的饭,实难想象。

    可是……

    几乎在这汉子的声音一落,街道上的幸存者们,不少人却是两眼放着精光,麻木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色彩。

    动作快的幸存者,已经是到了车队前,扬起手来狂喊着:“我参加,我参加。”

    在饿死,还是有一线机会面前,幸存者们自然知道怎么选择。

    六、七十名幸存者涌到了车队面前,一个个扬着手。

    未成年人、妇女、甚至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男人,都是扬着手,希望自己被点中。

    真正的弱者,末世五年的时间,早就被这一个世界给淘汰掉。

    这壮实汉子也没有客气,在这幸存者中点了二十名“诱饵”,然后将自己的枪口对准了下来:“被选上的到车队里,无关人员给我滚蛋。”

    至于这被选上的能不能跑得快,最后活不活着,根本不在这壮实汉子的考虑范围内。

    等到这二十人全部登上了一辆破旧的小巴后,两名妇女提着饭盒到了小巴前,将一个个饭盒递给里面的人。

    出发前管饱,不是这支车队的人善良,而是要让他们跑,就要让他们吃饱了有力气。

    一个个被选上人,无不是争先恐后地拿过来就吃着。

    陈旧大米煮出来的米饭,散发着一股霉味,可对于这些人来说,却是无上的美味。这可是米饭啊,多少人想吃都吃不到。

    如同饿死鬼一样,他们狼吞虎咽地吃着。

    一名靠在车门的年轻人大口地吃着,眼睛却是碌碌地转着,眼光向着外面飘。

    一个盒饭,被他片刻就吃完。

    外面车队的人,开始登车,一片喧哗声。

    陡然,这年轻人的眼神变得疯狂,猛地将手中的饭盒一扔,人从这车门口里窜了出去,用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旁边的小巷子里钻。

    他不想死,但他又饿到受不。

    当这诱饵,必死无疑,面对无数的丧尸,他们只是普通人,不可能逃脱得到。

    吃了饭,然后溜掉,用挺而走险的方式,混一顿吃。

    这年轻人的速度极快,如同猎豹一样。

    只是……

    车队一辆改造过的重卡上面,一名中年汉子露出了一个冷笑,他抬起了自己手中的03式突击步枪,几乎不用怎么瞄准,便是直接一枪。

    “砰!”

    清脆的枪声中,远处几乎要没入到小巷中消失的年轻人,却是脑袋上旋起一股鲜血,一头扎了下去,抽动几下,便不再动弹。

    “第八个想用这一种办法混饭吃的蠢货,他们以为这饭这么好吃?”中年汉子淡笑,收起了自己的步枪。

    这一幕,在这里的影响,几乎是忽略不计。

    不管是小巷上的幸存者们,还是呆在小巴中还在吃着盒饭的人,对于这一名年轻人的死,毫无关心,麻木的眼神甚至没有眨过。

    这名年轻人的死,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车队正常出发。

    …………

    城市的郊区。

    车队到了这一带,丧尸的数量开始渐渐增多,不再适合继续前进。

    “弩箭开道。”

    一声令下,只见到三十余人手持着弩箭,脱离了车队。

    “嗖!”

    “嗖!”

    “嗖!”

    一支支箭羽射了出去,并非所有的箭都能够命中丧尸的脑袋,但十之四、五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穿透力极强的弩,硬生生让箭支有近十公分没入丧尸的脑袋。

    一些则是插在丧尸的身上,在丧尸的奔跑中摇晃着。

    几轮下来,数十名丧尸被清掉。

    这一切,无声无息,甚至没有惊动太远的丧尸。

    车队的人员下来,一个个贴近到了街道的边角上,在街道的十字路口上等待着。

    目标就在前方,只是前方的街道丧尸数量众多,用枪支的话,恐怕会惊动更多的丧尸。而用弩、弓,又不足以对付这么多的丧尸。

    车队的队长,是一个健壮的大汉,他戴着墨镜,眼睛一眯,说道:“让诱饵干活吧。”

    一名队员点头,开始吩咐着。

    破烂的小巴打开,在枪支的威胁下,十九名诱饵下了小巴。

    每一名诱饵,无不是脸色因为紧张而苍白。

    “将这一些丧尸引到旁边的街道去,不要耍花样,否则会被当场打死。活着回来,半个月可以不用担心肚子饿着。”

    一名精瘦却是身手敏捷的人说着,用枪口指向了这十九名诱饵。

    车队的其他人,神色冷落,对于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

    末世里,弱肉强食,他们也是从这一种辛苦中挣扎着挻过来,并且走到这一步的人。

    十九名幸存者,迟疑、磨蹭着,他们知道这其中的风险。

    精瘦的汉子,却是一挥手。

    旁边一名队员毫不迟疑地射出一箭,直接就是射到他们的脚边。

    “下一箭,死。”精瘦汉子厉声说着。

    “啊啊啊!”

    一名诱饵却是吼叫着,向着远处的丧尸群冲过去。

    有着人带头,其他的诱饵跟着照办。

    …………

    “呼,呼……”

    剧烈的喘气声,被当做诱饵的幸存者们,疯了一样压榨着自己的力气,让自己跑得更快。

    诱饵,就是用来引诱丧尸的工具。

    在这一刻,他们不能称之为人,仅仅是一个诱饵而已。

    十九名幸存者,他们分开往不同的方向跑,在他们的生命气息之下,这一带的丧尸,无不是被他们给吸引了,密密麻麻的丧尸,陷入到了疯狂,开始不顾一切地追逐着这一些幸存者。

    这一刻,充当着诱饵的幸存者们,只能是跑。

    若大的街道,丧尸们开始在追逐着,片刻就让这一带变得空旷。

    当这一段街道的丧尸受到十九名幸存者的引诱后,不久便是变得空当起来。

    一名只有一米六左右的男子站了起来,他露出一个嘿嘿的笑,不需要吩咐,便是如同猴子一样,在街道的建筑上攀爬着。二十多层的大楼,他徒手便是到了顶层。

    超人一样的灵敏,是他能够成为车队不可缺一员的原因。

    车队中,不少队员看着这矮小的颜永春,无不是眼睛里带着敬畏,因为他们知道,这矮小的颜永春是属于异化人类,他们是人类中的强者。

    病毒没有将颜永春杀死,却产生了基因异化,从而让他无论是力量和速度,甚至是肌肉的强度,都不是普通人类可比的。

    这一类人,被称为异化人类,也称为新人类。

    新人类,处于目前人类中的顶端,是人类中的佼佼者。

    “头,目前范围内没有威胁。”

    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颜永春用对讲机汇报着。

    他将担任哨兵的角色,观察可视范围,防止出现强大丧尸时,会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行动,将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给我带走。”

    收到这一个消息,健壮的队长林森一声令下,帖着街道边上的众人狂奔起来,向着没有丧尸的这一段街道扑去。街道上的商铺,或者是住房等等,都是他们的目标。

    据点里不仅仅缺少粮食,还缺少许多日用品。

    …………

    “啊……”

    惨烈的惨叫,在街道的另外一头响了起来。

    一名诱饵被一只丧尸犬追上,直接扑倒在地上。他挣扎着,大脚地向着丧尸犬踩去,可是依然是挡不住丧尸犬锋利的牙齿,咬在他的小脚上,扯下了一大块肉。

    这名诱饵知道自己完了,被咬伤后,通过血液,百分百传染。

    但……

    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还是他受了伤。

    鲜血,刺激着丧尸们,让它们变得更加的疯狂,黑压压的一群压了过来。

    这名诱饵眼光带着绝望,他所看到的,是其他人的继续狂奔,一眼也没有看向他,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谁想着拉他一把。

    眼孔中,尽是绝望。

    丧尸的身影,不断地放大,最终是数以十计的丧尸将他给围了起来,扑到他的身上,撕咬着他的血肉,将他撕个粉碎。

    眼孔中的绝望,不知道为什么,在剧烈的疼痛中,反而是出现了一抹解脱。

    街道边上,一道黑影出现,在街道的建筑物上狂奔,它所狂奔过的墙壁,无不是墙壁碎裂,碎片落下,砸在街道的下方。

    这是一只舔食者,它弹跳着掠过街道,长长的舌头将一名奔跑中的诱饵幸存者给卷住。

    锋利的爪子,从这一名诱饵幸存者的胸膛里穿透。

    鲜血飞溅在街道上。

    (舔食者正式登场……求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