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丧尸工厂 > 第45章 扮猪吃老虎

第45章 扮猪吃老虎

    死掉的巴西獒犬需要处理,而伤势严重的土狗,同样是需要治疗。

    工作人员忙碌着。

    价值百万的巴西獒犬,如今像垃圾一样被装进了一条黑色的尸袋里,它将会被送到某个地方埋掉。

    而土狗,则是在无数人惊愕的眼神中,缓步自己回到了笼子里,又是趴下。

    身上是痕迹累累,可是它就是没有倒下。

    许多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受伤如此重,却还能举止清晰,超乎想象。

    斗犬受伤的狗,在这里会有应时的医治,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陆川倒不担心丧尸犬。

    开什么玩笑,这货你不将它的狗头砍下来,都会活着,战斗到最后一刻。这一点伤,在外人看起来是伤痕累累,足以致命,但在这货的身上,连轻伤都算不上。

    即时转账,让陆川的账户上多出了十八万。

    直到现在,姚珠雨还没有回过神来,这土不拉几的土狗,就这样赢了?

    一条土狗才多少钱?

    养得再好,也就是二三千块钱就到了。

    但一条巴西獒犬,特别是这一种为了斗犬而生的,价值至少也是十几万起。像罗星海这一条,价值百万。

    巨大的差异,让姚珠雨都不敢相信。

    姚珠雨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陆川,已经是在平板电脑上点击着,很快就将目标锁定在了挂牌赌金五十万的一条狮型藏獒身上。

    这一条藏獒的赌金是四十万。

    同样,陆川又是直接将自己的家价全部押上。

    一把就吓跑所有人,这个作法不明智,若是陆川的土狗开局就将第一的美国比特犬给干趴下去,谁还敢接受自己的挑战?

    而温水煮青蛙则不同,一点一点地慢热,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达到目的。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时,陆川的收获,已经足够了。

    毫无疑问,丧尸犬这一战表现如此不堪,一切都是陆川控制着的,否则以丧尸犬的凶残,三秒就可以将对方的脖子给咬断,而自己狗毛也不会掉一根。

    伤痕累累,只是做给他们看的而已。

    没有迟疑,陆川提交了挑战。

    …………

    擂台上,一条棕毛的狮型藏獒站在上面,锋利的眼神,落到了眼前的对方身上。

    浑身是伤,一些地方深可见骨。

    这一种伤,不死已经是奇迹。

    可是现在,拥有这一身致命伤的土狗,却又发起了更为让人惊叹的挑战。这一次它挑战的是一条藏獒,凶名远扬的藏獒。

    得知这一个消息,又是引来了俱乐部的众人的轰动。

    之前土狗挑战巴西獒犬,虽说是创造了奇迹,可是这一些致命伤,足以让这一条土狗最终死去。

    然而,现在他们听到的,却是这一条土狗,又发动了挑战,还是藏獒。

    特么的,除了作死之外,他们想不到任何的词来形容这一种疯狂。

    一些人,甚至是望向陆川的眼神,都变得愤怒起来。

    斗犬是难免有死伤,可是你漠视生命,这就不对了。刚刚这土狗几乎付出了生命,为你赚了二十万,你现在还想让它去送死?

    “开始。”

    裁判员不会因为什么原因而停止,而是一声令下。

    拥有这一头藏獒的,是一名秃顶的中年人,小有资产的他,工作压力下,才玩起了这一种斗犬游戏。这让他感觉到放松和满足。

    他抽着一支雪茄,眯着眼睛望着这一条站都快站不起来的土狗,眼中尽是轻蔑。

    接到挑战时,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得到确认后,面对有人白送四十万,他怎么可能拒绝?

    胜之不武?

    这是弱者才说的话。

    藏獒的凶残,同样是数一数二的,在斗犬的排名中,足够让它进入到前五的位置。特别是纯种的藏獒,几近绝种。

    “上,干死它。”

    秃顶中年人发出了指令,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藏獒冲了出去,速度很快。

    踉跄而行的土狗,如同没有反应一样,面对这咬过来的嘴巴,又是故技重施,用自己的前肢毫不犹豫地送进到了对方的嘴巴里。

    “重复两次,再坚硬的骨头,也要碎裂了。”

    刚刚看过比试的人,无不是眼睛里浮现了一丝怜惜,这是一条坚强的好狗,可惜跟到个渣男一样的主人。

    双方再一次撕咬在一起,只是这一次土狗似乎凶猛了一些,不断在藏獒的身上留下了伤痕。

    原本谁都认为是一面倒的战斗,却再一次出乎人们的意料。

    “雾草,要不要这么凶猛?”

    “差不多要死的土狗,也可以拼得动藏獒?”

    “论起服,我只服这条土狗。”

    一个个人无不是错愕地张大着嘴巴,一些还用手揉着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怎么可能?

    这可是一条刚刚差点死去的土狗啊,身上单是见骨的伤口,就有四、五处之多。这一种伤,放到强如壮牛的藏獒身上,也足以致命。

    陆川抱着手臂,脸上不喜不悲。

    钟童和杨平安站在陆川的后面,眼睛空洞无焦,擂台上多热闹,和它们没有半点关系。它们要做的,就是寸步不离地跟在陆川的后面。

    一个个指令发出去,丧尸犬执行着。

    事实上,不会有人发现、知道,陆川才是主导这一切的幕后。

    如果没有陆川的指令,以丧尸犬的凶残,根本不会这么玩,而是用最凶残、最快速、最有效的办法,将对方解决掉。

    相当于说,现在是陆川和这一条藏獒来打。

    藏獒是凶残,但它的对手是陆川,一个局外人。站在擂台上,可以将一切看得清楚,一个个指令下去,丧尸犬执行之下,打得藏獒开始节节败退。

    丧尸犬是没有尽到全力,可是它的力量摆在这里,每一爪每一口嘶咬,无不是恐怖无比。

    藏獒身上的伤不断增多,伤口也越来越深、大。

    鲜血涌了出来,让藏獒身上的长毛染个通红,就是擂台上,也处处是藏獒的鲜血。

    藏獒开始怕了,它感觉它面对的是一个怪兽,不知道疼痛,不知道畏惧,不知疲惫。除去这一些,还力大无穷,每一次的咬合,都会在自己的身上带来一道伤可见骨的伤痕。

    秃顶中年人,脸上尽是肉痛。

    藏獒这伤势,要养多久,才可以恢复?

    “我认输了,我认输了。”

    刚刚抽着雪茄的那一股霸气不见了,秃顶中年人嘶喊着。再打下去,这变态的土狗,会不会将它的藏獒给干掉?之前的巴西獒犬就是最好的榜样。

    得到秃顶中年人的认输,裁判员立即进行了裁判。

    土狗此时,已经是将藏獒逼到了角落。

    裁判员一经裁判,陆川吹起口哨来,露出獠牙的土狗,却是一个调头,直接回到了笼子里,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又是趴了下去。

    如此行令禁止,又是让人动容。

    “又赢了?”

    不知道多少人将眼球都快突掉出来了,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一条土狗,前后这点时间,就连赢两场,而且还是赢的是这一种狠角色。

    若是说出去,换了他们来听,他们一定认为是逗他们的。可是现在,一切都摆在面前。

    一条土狗,就是不断创造出奇迹来。

    三十六万,又是打进到了陆川的账户当中,仅仅是两场,陆川就是七十四万入账。加上本金,陆川的存款突破到了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