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我是仙凡 > 469 遭雷劈,也要完成合体

469 遭雷劈,也要完成合体

    方丈灵岛陷入漆黑如墨之中,天空一片令人感到无比压抑的沉甸甸千里乌云大漩涡,偶有几道小霹雳闪电划过天际,刹那间照耀出一片白晨,如同雷霆炼狱降临东海一般。

    随着妖庭、皇朝的众大小妖王们和人族使节团的惊惶撤离,方丈圣山只剩下孤零零两道妖影遗落在山巅的灵隐之地,继续接受雷劫风暴的洗礼。

    “你们说白卜和蛟娇能在这元婴雷劫中,活下来吗?”

    “多半是不能活了!”

    众妖王们在数百里远方眺望,议论纷纷,心有戚戚。

    “只是,有些奇怪,这元婴雷劫是从哪里来的?”

    吕方国等众人指指点点,对此事啧啧称奇。

    刚才在半山腰,阿奴脸上羞红,不好意思去看方丈圣峰那羞臊的场景。

    离的远了,她才眺望,些许戚戚和幽幽之色道:“好可怜的一对妖族鸳鸯啊,怎么就遭雷劈了呢?”

    说着,她还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苏尘,看他的脸色。

    旁人不知道白卜的真实身份。

    但是她是知道,白卜虽是灵龟圣子,但神识却是苏尘的一个分神识。

    虽非苏尘本人,却也应该是“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苏尘不由摸了摸鼻子,尴尬无比。

    白卜是他的灵龟分身,终究不是他本尊。况且,他现在也完全无法联系上白卜的神识,无法控制它的行为。

    他苦笑,神识传音道:“这灵隐之地颇为怪异,刚才白卜进了灵隐之地,我和它的联系就中断了。我也不知现在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若是白卜死在方丈圣山,他将损失一道分神识,恐怕元神又会因此受创,再次延误他冲击元婴境界

    接连两道蓝色雷劫,蛟囊内释放出的所有红色蛟雾都在天降雷火中灰飞烟灭,方丈圣山之巅再也没有靡靡香气,只剩下漫山的雷焦气味。

    蛟娇连遭两次雷劫劈,终于停下蛟躯的疯狂扭动,软绵绵的趴在白龟甲上。

    她伤势太重,数十丈蛟躯被雷劫打出两个数尺大血洞,大片血肉模糊,被雷火给烧的白骨森森,被雷劫轰了一个半死,妖力和气力耗尽,几乎连一个蛟趾头都动弹不得。

    白卜的伤势稍微轻点。

    毕竟它被压在下面,上面有蛟娇二十余丈蛟躯这副肉垫,自己又背着一副厚实的白色龟甲,雷劫劈下来就被削弱了削弱了七分,剩下三分雷击打在它身上,无疑要比蛟娇轻好多。

    但,它的气力也所剩无力。气血濒临枯竭,妖力微弱,根本不足以让它抵御住接下来,至少还有三道恐怖元婴劫雷,逃出生天。

    “完了!”

    白卜脸色苍白失血,望着天空黑压压的乌云和尚未散去的雷劫,不由绝望的叹道。

    想它堂堂灵龟圣子、妖庭首席大妖王、苏尘的一道分身,就这样莫名的死在蛟女的肚皮下死的太过憋屈。

    它躺在地上,一个龟趾都难以动弹。

    只能干等着下一道雷劫的来临蛟娇定然先死,但它也只是稍晚一步而已。

    “都怨你,是你先抓破了我的蛟囊袋!还有这天劫!你没事在这个时候冲击元婴境干什么?劈你就好,干嘛连累我?!”

    蛟娇也没了气力,无力再去撕咬白卜,想杀也杀不了它,只是蛟躯软绵绵的趴在白色龟甲上,脸上怨怒道。

    “怨我?呵呵,分明就是你,方丈圣峰,光天化日之下干出如此不知耻之事,恐怕天道都看不下去,这才降下雷劫吧!”

    白卜不由冷哼一声。

    “说得好像刚才你没有做一样。”

    蛟娇反唇相讥。

    它们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沉默下来。

    气话归气话,但元婴雷劫显然不会无缘无故出现。更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降下来。妖族没有人族那么多伦理,也没什么羞耻之说。

    两妖显然都察觉到,对方并没有突破元婴境,依然只是金丹境后期巅峰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这元婴雷劫哪来的?冲着谁来的?怎么偏偏冲着它们龟、蛟两名金丹妖修而来?

    这雷劫,恐怕并非元婴雷劫这么简单!

    只是,白卜一时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它冷眼瞥了蛟娇一眼,冷嗤道:“你还趴着干什么,赶紧松开再说!第三道雷劫马上就要降下来了,你等死不成?!”

    蛟娇发现自己蛟躯,依然如八爪鱼一样死死的缠绕住白卜,不由满脸通红,呸了一声。

    以为她想啊!

    还不是因为你刺破了蛟囊,泄露了红雾,才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她原本是想杀白卜,甚至同归于尽的。可是现在没力气再杀它,再挨了两道雷劫之后,她现在也不是太想死了。

    可是,她正要松开,一动,却感觉蛟尾处一痛,一阵又痛又麻奇痒无比的感觉,让她差点忍不住又抽动了几下,不由娇呼一声。

    白卜也是一阵剧烈抽痛,又痛又酸辣,似乎肉被撕裂一般。

    不对劲!

    它吃了一惊,连忙扭头,朝尾部看去。

    只见那里,一片血肉模糊。

    它和蛟娇的尾部,居然黏住了!

    新生出许多肉,在野蛮的快速生长在一起结合到一起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白卜惊得差点魂飞天外,神情大骇。

    它和蛟娇,可分别是灵龟族和蛟族,两名完全不同的金丹妖修,血肉怎么会长到一起去了?!

    “为何会这样!”

    蛟娇看到尾部黏在一起,也慌了,如果尾部血肉粘到一起,她岂不是要永远和白卜在一起?

    它们两妖忍住传来的一阵阵剧痛和酸辣,猛烈的撕开粘结的血肉,想要分开来。

    “咔嚓!”

    就在这一瞬间,方丈圣山天空,黑压压千里乌云漩涡,再次瞄准了它们。

    一道蓝色霹雳冒着汹汹烈火,撕破漆黑的天幕,从天而降,落在方丈圣山,将灵隐之地照耀的几乎如白晨。

    “轰!”

    白卜和蛟娇两名金丹妖修,完全被雷火所吞没。

    圣山之巅,刹那没了动静。

    遥远海域,众妖王们无不瞪大了眼睛死死的凝望着方丈圣峰的方向,屏气凝神,也陷入无声的死寂之中!

    等待着这场突兀而来的元婴雷劫的最终结果。

    半响。

    漫天雷火,散去一条蛟族女妖和灵龟妖修血肉模糊、白骨森森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似乎没有了动静。

    但是,它们尾部结合在一起的血肉,却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快的愈合,迅速蔓延开来,新生的血肉覆盖了它们妖躯各处露出的白骨和烧焦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