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朝阳警事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缉犯!

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缉犯!

    区委组织部把任前公示名单挂到网上的消息韩朝阳已经知道了,事实上想不知道都不行。

    从8点到现在先后接了五个电话,有刘所、管稀元等花园街派出所的领导和同事打来的,有顾主任、曹泽方等街道领导和社区干部打来的,刚刚挂断得是妻子的电话,甚至能想象到还会有电话打进来。

    公示期一满就会有正式任命下来,韩朝阳当然高兴,只是现在真顾不上这些。

    自从调进新园街派出所办案队就忙得见不着人影的俞镇川来了,带来一个u盘,正插在电脑上播放新青年网吧昨晚的监控视频。

    “看见没有,跑掉的就是这个。”俞镇川点点鼠标,让画面暂停,随即抬头道:“上网实名制,昨晚那五个就算没被你们遇上,我们一样能找到他们。网吧有他们的身份证信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跑掉的这个不一样,我们发现身份证是真的,但不是他本人的。”

    刚刚播放的视频显示,畏罪潜逃的嫌疑人上网使用的身份证是其从上衣内袋里掏出来的,不是网吧为了做生意违法违规提供的,也就是说可以确认画面上这个二十七岁、留着小平头,上身穿一件短裤羽绒服,下身穿黑色休闲裤的男子涉嫌冒用他人身份。

    韩朝阳沉吟道:“冒用他人身份,这就不太好找。”

    “你再看看这个,这两个人是不是很像,不光五官很相似,甚至连口音和身高都能对上!”俞镇川掏出手机,翻出一张在逃人员信息的截图,把照片放大,举到电脑显示器以便比对。

    “真是,看上去是有点像。”韩朝阳接过手机,把截图缩小到原始尺寸。

    这是一个通缉令,2014年7月,西川省安关县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确定谢良驹具有重大嫌疑,现在逃。

    犯罪嫌疑人谢良驹,29岁,身高170厘米左右,脸型偏瘦、短发、眼睛有点斜、肤色偏黑,西川口音、走路外八字,不喜与人交谈,冲动易怒,再就是嫌疑人身份证号码和办案民警的联系方式。

    韩朝阳大吃一惊,下意识问:“有没有向局里汇报?”

    “我们所的户籍民警邬春荣比对出来的,一比对出来就上报了。教导员直到现在都没休息,邬春荣比对出来之后他就带人回新青年网吧保护现场,技术民警这会儿应该到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提取到嫌疑人的指纹,指纹提取不到能提取到dna也行。”

    中国这么大,人口那么多,体貌特征相似的有很多。

    跑掉的到底是不是通缉犯,只有指纹和dna比对上之后才能确认。

    韩朝阳反应过来,禁不住笑道:“如果能提取到指纹和dna,并且能比对上,局里得给昨晚那五个把网吧砸得稀巴烂的臭小子记功。要不是他们,怎么能发现通缉犯的行踪!”

    “给他们记功,开什么玩笑,该处理还得处理。”

    “你们辖区的案子,你们说了算。但不管怎么样也算事出有因,而且是对方先动的手,他们四个打一个还没打过,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在校生,不能因为这点事被学校开除。”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俞镇川发现师弟对待问题的看法跟顾爷爷越来越像,不禁笑道:“怎么处理那五个臭小子不重要,反正他们不会跑,想跑也跑不掉。重要的是怎么找到这个家伙,不管他跟通缉犯是不是同一个人。”

    正说着,手机又响了。

    韩朝阳笑道:“这也是你们的事,不好意思,先接个电话。”

    谈了一件事,并且没谈完,居然接二连三有电话,俞镇川彻底服了,笑骂道:“接吧接吧,当领导了就是不一样,电话都比以前多!”

    韩朝阳不无得意地做了个鬼脸,随即举起手机道:“杨书记好,杨书记,您怎么有空亲自给我打电话,您有什么指示?”

    “我说小韩,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街道杨书记走进办公室,反带上门笑道:“年轻人是应该谦虚,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拟提拔任用的干部名单公示了,向你表示祝贺。”

    “谢谢杨书记提携,要不是杨书记您提携,我韩朝阳哪有今天。”

    “提携谈不上,能有今天是你自己干出来的,我就想知道你和小黄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谢谢杨书记关心,我们领了证,但暂时不打算举行婚礼,一是我们都年轻不想那么急,二是春节期间我要值班,就算想办婚礼也没时间。”

    “领证了就行。”杨书记放下包,坐到办公桌前笑道:“前几天遇到行政服务中心乔主任,乔主任说小黄在服务中心干得很不错,你们都很年轻,正是干事业的时候,是应该以事业为重。”

    “谢谢杨书记,我们一定会好好干,绝不会给您丢脸。”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你虽然是公安民警,但也算我们街道的干部,小黄更不用说了,你们走上新的岗位如果干不好,我脸上真没光。”小伙子没忘本,杨书记很高兴,见顾主任敲门走了进来,接着道:“就这样了,我还有点事,明天下午我可能要去朝阳社区检查工作,到时候再聊。”

    ……

    俞镇川听得清清楚楚,不无羡慕地调侃道:“杨书记亲自打电话祝贺,你真不是以前的你了,我以后见着你是不是应该立正敬礼喊报告?”

    “别开玩笑了,说事!”韩朝阳咧嘴一笑,再次拿起俞镇川的手机,紧盯着通缉令上的照片问:“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帮着留意这家伙,多大点事,把监控截图和这张通缉令转发一下,如果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如果只是请你让队员们和辖区群众帮着留意,我能一大早跑这儿来?”

    “那你想怎么样?”

    谈话室里没外人,俞镇川没任何顾忌,半开玩笑地说:“你当上领导了,我没有!你跟莹莹领了结婚证,真是事业感情双丰收,我到现在还是单身狗。好不容易遇到个机会,你说是不是应该让我也露露脸?”

    韩朝阳笑看着他问:“你想抓这个家伙?”

    “嗯,我是想抓这个家伙,我是想立功,有错吗?”

    “没错,可燕阳这么大,那家伙如果跟通缉令上的抢劫杀人犯是同一个人,昨晚刚大闹完网吧,他肯定会想到身份有可能会暴露,肯定有多远跑多远。我只是义务治安巡逻队的大队长,不是省厅刑侦总队长,你让我怎么帮你抓?”

    俞镇川回头看看隔壁,不无兴奋地说:“来的路上我联系过办案民警,办案民警说谢良驹并没有抢到多少钱,好像不到两百。之所以对被害人痛下杀手,是因为被害人大声呼救并且反抗得很激烈,他恼羞成怒一连捅了被害人三刀。”

    “这应该局里跟办案单位联系,你怎么私自给西川同行打电话!”

    “在嫌疑人身份没确认之前我们新园街派出所就是办案单位,我俞镇川就是办案民警!我怀疑人他与西川同行统计的犯罪嫌疑人是同一个人,打电话问一下情况违反哪一条哪一款了?”

    韩朝阳乐了,忍俊不禁地说:“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至少在确认嫌疑人身份之前,你对案件真有管辖权。”

    “所以我们动作必须快,要赶在嫌疑人身份确认之前逮着他!”生怕小师弟不帮忙,俞镇川又强调道:“这也是鲍所和教导员的意思,尤其教导员,他说你小子运气好,这种事必须找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