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朝阳警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手下被打了!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手下被打了!

    吃完饭,送走两位老乡,再送女友。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想又忍不住坐进副驾驶,抓紧时间谈会儿恋爱。

    离下午上班还有半个小时,聊一会儿再回去来得及,黄莹捧着手机看着中午刚加的微信好友,忍俊不禁地说:“你这个师姐真有个性,知道的知道她是你师姐,不知道的会以为她是你亲姐呢!”

    “怎么说呢,她就是一个假小子!上学时成绩非常好,老师让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说好听点是有责任心,说难听点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让她当班长,她管得比班主任还宽还严。老师喜欢她,同学们没人喜欢。没想到这么多年一点没变,估计她们单位也没同事会喜欢她。”

    上学时听老师的话,现在肯定听领导的话。

    上学时极具责任心,能把班长当成班主任,现在参加工作了,领导不管交代个什么事,她估计一样会不折不扣完成。黄莹见过这样的人,确切地说是遇到过跟苗海珠很像的人,噗嗤笑道:“幸好只是朋友不是同事,跟她做同事压力绝对会很大。”

    “幸好她跟我表哥一届,不是跟我一届,不然我初中三年绝对会过得苦不堪言,甚至会留下心理阴影。”韩朝阳是真庆幸,脑海里浮现出表哥因为发牢骚被她听见,一直被追进男厕所,一直被她从男厕所里揪出来拳打脚踢的画面。

    “你师姐肯定能当领导,不信我们可以打赌,我们可以走着瞧。”黄莹不知道苗海珠上初中时有多霸气,只知道现在的苗警官很厉害,笑看着韩朝阳意味深长。

    “能当领导又怎么样,她将来官当再大也管不到我。”

    “会不会被她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有一个当领导的师姐!”

    “算了吧,我还是离她远点,让她走她的阳关道去,我继续走我的独木桥。”

    人家想拉个省厅关系都拉不到,你倒好,居然简而言之,看样子不是差点留下阴影,而是已经留下阴影了。

    不过这个念头黄莹只是一闪而过,参加工作一年多,非常清楚基层公务员想升职没那么容易,何况指望苗海珠当领导要等到猴年马月。

    她再次看看时间,好奇地问:“朝阳,阳观村申请的外来人口管理专项补助已经批了,一万块钱已经被村会计领走了,治安联防队有没有搞,村里会不会挪用这笔钱?”

    这才是真关心!

    韩朝阳一阵悸动,急忙解释钱已经花到实处,顺便说了下拉赞助的事。

    有钱就有人,有人他就能轻松很多,黄莹想想又问道:“不对啊,总共六万块钱,保安公司安排十一个人过去,十一个人一年要开多少工资,这笔生意怎么算怎么亏!”

    “老金多精明,他能做赔本生意?”

    韩朝阳反问了一句,耐心解释道:“只是在阳观设一个执勤点,只是那儿作为六班的宿舍。东明小区、527厂和水韵天城白天忙,晚上不忙。阳观恰恰相反,晚上维护治安的压力大,白天维护治安的压力小,六班的保安们白天该干什么依然干什么,晚上协助老徐和常驻阳观警务室保安巡逻一下,这叫资源整合。”

    “打时间差?”

    “差不多,虽然赚不了多少但肯定不会亏。”

    “只要不亏就行,不然他们会把人撤回来,到时候那边又没人协助你。”

    “心疼我?”

    真不要脸,又没脸没皮地说起肉麻话!

    黄莹正准备给他个白眼,他手机突然响了。

    “长生,什么事?”韩朝阳嘿嘿一笑,举起手机接听电话。

    “韩大,可天被人打了,被抽了两个大耳光!”

    单可天是朝阳社区保安服务公司的保安,是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的队员,今天应该在东明小区执勤,谁敢他,韩朝阳大吃一惊,歉意地看了女友一眼,推门下车问:“谁打的,怎么回事?”

    “2号楼的一个业主和那个业主的几个朋友,中午可能喝多了,回来时车没停好,占了两个车位。可天上去让重停一下,他们骂骂咧咧,不光不停好车还推搡还抽了可天两个大耳光。”

    “可天有没有还手?”

    “没有,金经理天天说,他哪敢还手,他忍住了。”

    “没还手就好,整个过程有没有拍下来?”

    小伙子们血气方刚,哪受得了这委屈,刚才是忍住了,这会儿越想越不服气,要去2号楼找那几个混蛋。顾长生担心他们太冲动,生怕把有理搞到没理。并且这不是治安巡逻时遇到的突发事件,对方是业主,是物业公司和保安公司的“衣食父母”,要是处理不好会很麻烦的。

    顾长生回头瞪了小伙子们一眼,急忙道:“执法记录仪没开,不光停车位对面有监控。”

    “有监控就行,我马上到。”

    算算时间也该回去了,黄莹摁下车窗摆摆手。

    韩朝阳看着她把车倒下来,缓缓驶上中山路,立马跑回警务室门开电动巡逻车,火急火燎赶到东明小区。

    三班的保安全在西门等,顾长生把单可天拉到前面,小伙子左脸果然肿了,韩朝阳拍拍他胳膊,径直走进里面的监控室,抱着双臂道:“亚新,把监控调出来。”

    “是!”

    “韩大,你看,可天是跟他们好好说的,可天自始至终没动手!”

    真巧了,事情发生时球机(圆的那种摄像头)正好对着停车位,整个过程清清楚楚。

    开车的大胖子显然喝多了,隔着挡风玻璃都能看到他面红耳赤,这么热的天居然不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不管车会不会被爆晒,直接停在地面的车位上,停在两个车位中间。

    小单正好巡逻到那儿,上前提醒。

    大胖子骂骂咧咧,从副驾驶下来的瘦搞个人走上去就推小单,紧接着后排下来两个人,可能是小单举起对讲机喊人的行为激怒了他们,竟一起围着小单推搡辱骂起来,大胖子更是挥起胳膊冷不丁抽了小单两个大耳刮子。

    车在地上,人在楼上,人和车都跑不了。

    “这个胖子的楼号房号,把他的业主资料调出来,”韩朝阳回头交代一句,又掏出警务通翻出一个号码拨打过去。

    等了四五秒钟,电话通了。

    不等对方开口,韩朝阳便开门见山地说:“季哥,我花园街派出所韩朝阳,对对对,有件事向您汇报一下,东明小区有个业主酒驾,对,就是您上次帮着从地下停车场拖车的这个小区。七分钟前发现的,他这会儿刚上楼,我怀疑他是醉驾,乱停车,还打小区保安,有监控……”

    交警六中队民警老季搞清楚情况,用脖子夹着手机一边穿裤子,一边说道:“有监控能证实他涉嫌酒驾就好办,你先别走,我们马上到。”

    “他打的不只是保安,也是我们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的队员,我不会走的,我就在西门,等会儿您查他的酒驾,我查他们打人的事。”

    “行,就这么办。”

    大队长没让委曲求全,小伙子们大受鼓舞,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等会儿一起上楼。

    就抽了两个耳光,伤情鉴定肯定不可能做的,就算做了也没用。

    韩朝阳紧盯着小单双眼一脸歉意地说:“可天,我这边只能对他批评教育,顶多让他给你赔礼道歉,连罚款都够不上。现在就看交警队的,如果测出来酒精浓度很高,涉嫌醉驾,就能罚他的款、记他12分,暂扣他的驾照。”

    “韩大,他酒气熏天,肯定是醉驾,应该够得上拘留!”

    “他有钱了不起,不能便宜他!”

    “拘留哪有那么容易,我理解你们的心情,知道可天受委屈了,但交警队一样要按照法律法规办。”这件事处理不好会影响队伍士气,韩朝阳想想补充道:“查完酒驾把他们全带到所里,先关几小时,等他们清醒了再询问再做笔录再处理。”

    “好吧,我们听你的。”

    在西门等了十来分钟,交警到了。

    老季跟韩朝阳打了个招呼,先进监控室看监控,看完拷贝下,带着两个辅警同韩朝阳等人一起来到2号楼,乘电梯来到涉嫌酒驾的业主家门口。

    “谁啊?”

    “派出所的,入户调查,了解下情况。”

    “派出所的,我这儿有什么好调查的!”

    防盗门吱呀一声开了,大胖子出现在眼前,依然面红耳赤,果然酒气熏天。

    韩朝阳出示工作证,带着众人走进客厅,只见刚才在停车位推搡小单的几个男子正围坐在茶几前抽烟喝茶,把装修得挺好、女主人打扫得挺干净的客厅搞得乌烟瘴气。

    “干什么干什么,来这么多人!”

    “曹翔是吧?”

    “是。”胖子打了个酒嗝,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斜看着众人。

    “你呢,请出示下身份证。”韩朝阳走到瘦高个面前。

    “我是他表哥,我来走亲戚,走亲戚带什么身份证。”瘦高个见到韩朝阳身后的小区保安,酒醒了一半,意识到警察为什么而来,但不觉得会有多大事,一脸不屑,非常不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