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五七二章 葛判亲至!风波传扬!【三更!】

五七二章 葛判亲至!风波传扬!【三更!】

    “此宝好生凶厉。”

    那苍老的声音,这般念了一声,颇是惊异。

    苏庭眼瞳陡然一凝,看着来人。

    这是一位老者,身形虚幻。

    这也算是个熟人,或者说熟鬼,也该说是熟神。

    苏庭顿了一下,道:“葛判是来收魂的么?”

    葛判神色复杂,低沉道:“本是来寻你的,正逢你斩了这位先秦山海界的高徒,可是……”

    他看向苏庭,眼神变得极为古怪。

    苏庭伸手入怀,问道:“可是什么?”

    葛判沉声道:“可是他阳寿未到,却真被你杀了,而且……。”

    说着,这老者伸手一捞,空无一物。

    他看着苏庭,一字一顿。

    “回天乏术,无法重生。”

    ——

    东海,中央海域。

    先秦山海界。

    啪地一声!

    忽有一道令牌,蓦然破碎!

    守护此地的老者,正闭目修行,听得声响,倏地睁开眼睛,眼中迸出火焰般的光泽。

    他看向了那密密麻麻的令牌所在,落在适才碎裂的一块,顿时倒吸口气。

    “齐岳?”

    老者蓦然起身!

    这是齐岳的令牌!

    这里的令牌,实是门中弟子传讯的令牌,蕴藏一缕心血在内,但若是本身灭去,而冥冥之中,心血溃散,令牌自然破灭。

    这也是判定门中弟子生死的独到之处。

    往常先秦山海界,并非没有弟子夭折。

    或是在外争斗的,或是修行出错的,常有身殒早夭之辈。

    然而今日破碎的令牌,则是齐岳的!

    这是掌教的大弟子,堂堂的半仙之尊,有望继任未来掌教的人物!

    齐岳出身仙宗,修行无上仙法,本领极高,除却仙家出手,谁能杀他?

    可又是哪一位仙家,要与先秦山海界为敌?

    “糟了……糟了……”

    老者面色变了变,伸手一拍。

    当即一道光芒,倏忽而去。

    过得片刻,有数十道光芒,顷刻至此。

    “怎么回事?”

    先秦山海界掌教,面沉如水,手掌亦微微有些颤动。

    在他身后,数十位长老,以及十余位修炼有成的真传弟子,无不露出惊色。

    齐宣心中凛然,神色极为复杂。

    “不知为何,先前齐岳令牌破碎。”

    顿了一下,这老者又道:“不过令牌碎裂,只是本身与心血之间的关系,未必代表身殒……本门之中,不是没有先例。”

    掌教沉凝道:“齐岳去了哪里?”

    众人面面相觑。

    过了片刻,忽有一位长老,低声道:“齐岳门下有个后辈,名为凌安,看上了浣花阁一名女子,故而齐岳为他提亲去了。”

    掌教眉头紧皱,对此似有不喜。

    堂堂半仙,本宗的首徒,为了门下的情爱之事,而亲自动身,对方更是浣花阁这等大派,着实鲁莽。

    “去了浣花阁?”

    掌教低声道:“传讯浣花阁,询问此事。”

    顿了一下,又听掌教问道:“其他人的令牌呢?”

    那老者说道:“安然无恙。”

    掌教眸光微凝,道:“其他人回来了没有?”

    就在这时,齐宣点头道:“齐羽师弟跟随大师兄前往,但昨日我曾见他回宗。”

    掌教深吸口气,说道:“召他过来。”

    ——

    浣花阁之中。

    前任阁主陆瑜霜,正教导小精灵修行玉册。

    而当代阁主,只是逗留片刻,便告退归去,毕竟身为阁主,尽管浣花阁久居世外,不比其他宗派那般杂乱,但仍有许多事情处理。

    “嗯?”

    就在这时,浣花阁主取出令牌,伸手一点。

    当即便有一个印记,刹那显化。

    这是先秦山海界的印记。

    她眉宇轻蹙,再度一点。

    旋即那印记便化作了无数光点。

    浣花阁主看清了这个光点,不禁为之一震。

    “齐岳身殒?”

    她心中忽然一惊,不禁起身来。

    在她心中,忽然闪过了苏庭的面容。

    难道那个少年,离开浣花阁之后,竟是追杀齐岳去了?

    但齐岳也是仙宗的弟子,所学极为不凡,又是半仙之辈,又怎么可能被苏庭所杀?

    毕竟苏庭道行有限,尽管力比半仙,可斗法之间,可不仅仅是道术威能之高,便可以决定胜负的。

    半仙之辈,竟为七重天真人所杀?

    “不可能。”

    浣花阁主面色变了变。

    以她仙宗掌教的眼界,依然难以置信。

    按道理说,齐岳之死,应当是另有缘故才是。

    毕竟齐岳先行一日,苏庭今日才离浣花阁,便是追杀上去,也已远了。

    更何况七重天道行,诛杀九重天半仙,此举简直无法置信。

    她尽管猜测苏庭与齐岳之间,恩怨难消,日后必有争端,但也不曾想过,昨日恩仇,今日了断。

    “无论如何,还该与元丰山说清此事,再给先秦山海界一个答复。”

    ——

    元丰山之中。

    近来掌教诸事繁忙。

    自苏庭入门之后,因为苏庭的身份,因为苏庭的五种仙术,以及后来进入通玄界,引起了不少风波。

    尽管因为苏庭力压本门三杰,足以压下所有风波。

    但某些议论,某些人的心思,却总是难免。

    除此之外,信天翁携三十位长老,压迫七尺白鹤一族,至今未有归来。

    而红衣也已被阴差接引,入了幽冥之下。

    应风受命,往北而行,亲身入地府,带回红衣的魂魄。

    这种种事情,都颇是恼人。

    而在外界,大周之内,南方出现天灾,灾民遍地,又有造反之事,不由得让人想起金莲现世,想起前次改朝换代,天地气运改变的大事。

    “多事之秋。”

    元丰山掌教这般叹了一声。

    旋即他腰间的令牌,忽然亮了起来。

    他伸手一点,却见那是来自于浣花阁的消息。

    元丰山掌教心中一凛,放在以往,倒也罢了,可苏庭此次却是去了浣花阁……总不是与苏庭有关罢?

    他迟疑了片刻,点开了这道消息。

    光芒点点,现于眼前。

    “……”

    元丰山掌教怔了半晌。

    苏庭此去,未有得罪浣花阁。

    但先秦山海界的齐岳,前去求亲,被苏庭落尽了颜面。

    而就在今日,齐岳身殒。

    无论是谁,第一个念头,自然便是苏庭。

    但以苏庭的道行,应当不足以斩杀一位半仙,而且是出身先秦山海界的半仙。

    可在以往,苏庭做过的那些事情,匪夷所思且难以置信的例子,却也不少了。

    例如六重天道行,咒杀天岭老人?

    而今他在元丰山,又得了道祖的许多机缘。

    “不会真是他罢?”

    掌教心头,忽然惴惴不安。

    ——

    而在南海。

    往南数百里,冰天雪地,化作汪洋。

    而此处的海域,则几乎沸腾。

    苏庭沉默了许久。

    葛判叹了一声,道:“齐岳死得如此干脆,未必是好事。”

    苏庭冷笑道:“他要杀我,我还不能杀他?”

    葛判平静道:“我既然来了,他必死无疑。但你杀了他,许多事情,便说不清了。”

    苏庭眉头一挑,道:“比如?”

    葛判低沉道:“比如他入魔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