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514章 平地挖坑激阿绣

第514章 平地挖坑激阿绣

    “为什么?”

    欧阳南立刻追问,他简直好奇死了,李乘风每一次交战几乎都是以弱击强,但他几乎每一次都能以弱胜强,如果一次,两次,那可以说是运气与勇气的结合,可每一次都是这样,那里面绝对有惊人的秘密!

    苏月涵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道:“欧阳师兄,如果你与少爷交手,你要如何击败他?”

    欧阳南立刻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是想办法用火系法术击败他!”

    苏月涵点了点头,她微笑道:“那欧阳师兄你擅长火系法术么?”

    欧阳南愣了一下,他也是极为聪明之人,猛的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看向苏月涵,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你的意思是说……”

    苏月涵微笑道:“没错,就是这样!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可若是不知彼,又无法在战斗开始前真正摸清楚对方底细的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战斗进入自己熟悉所能掌控的范围和轨道!”

    欧阳南忍不住赞叹道:“乘风师弟当真是斗法天才,了不得啊!”

    一旁的苏由等人满头雾水,苏由忍不住道:“你们在说什么?能不能说清楚了?”

    欧阳南笑吟吟的看向苏由,道:“你看看场上这两三千弟子,你觉得张金宝他们卖的资料,有多准?”

    苏由沉吟了一会,道:“估计最多七八分准。”

    欧阳南点了点头,道:“每个人都会为了考核评级而多留一手,所以,这些资料也未必准确。而且由于分组排名是随机即时发布,使得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及早进行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拿到好名次,光靠摸清楚对方的底细是不够的,两三千个对手,你不可能都去摸清楚。”

    苏由依旧有些不解,道:“那说明什么……”

    欧阳南道:“如果你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和弱点,你会怎么做?”

    苏由想了想,道:“我会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强项,然后在战斗中去尽快找出对方的弱点,然后避开对方的强点,以强击弱,战胜对手。”

    欧阳南一拍巴掌,道:“着啊!你之前就是找到了季春华空有法宝,战斗意志却不坚定的弱点,用诈术一诈,对方便气虚胆怯而投降,这就是以弱击强的方法!可是,你这是投机取巧,可以不可二,下一次再用就绝对不灵了。你想一想,如果你知道对方的弱点在哪里,你会怎么做?”

    苏由不假思索道:“当然是猛攻对方的弱点。”

    欧阳南微笑了起来,道:“所以,你的一切攻击就是可以预判的,不管用什么方式,不管用什么方法,最终你一定是针对这个弱点来的,对吗?”

    这一番话如同电闪雷鸣,惊得众人寒毛都倒竖了起来,所有人此时都明白了过来!

    他们都知道,想要对付李乘风,用火一定好使,所以他们拼命的搜集火灵符,企图以此猛攻李乘风的弱点。

    可是……他们当中真的每个人都擅长火系法术么?

    苏由惊道:“这个李貌然据我所知,他有一个镇天磙的法宝非常厉害……现在都没有用出来!”

    欧阳南点头赞叹道:“对,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和法力都用来死盯和猛攻李乘风的这个弱点去了,他不确定这个镇天磙是不是能一定击败李乘风,但就李乘风暴露出来的弱点来看,他认为火系法术一定能战胜李乘风!所以……他放弃了自己最强势的一点,转而选择了自己并不熟悉的火系法术进行战斗,结果……被李乘风再次翻盘!”

    斗法最怕的就是进入到对方的熟悉熟知的节奏之中,一旦扬短避长,那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优势,选择了自己的劣势,虽然也是攻击的对方的弱点,可这样一来,双方之间的差距反而缩小了。

    而且也正因为这样,攻击变得可以预判,所以李乘风可以从容的针对对方的攻击来进行针对性的反击。

    他们这边小声说着,场边大师姐也流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盯着李乘风,罕见的流露出一丝激赏之色:“不错!”

    欧阳绣却没反应过来,她颇为不屑的低声道:“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下一次,他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而且,李貌然不擅运用火灵符,这么利害的符箓让他用成这样,真是丢脸。果然藏清阁都是一群白痴废物!”

    大师姐瞥了欧阳绣一眼,道:“你若这样看,下次你遇到他,输的定然是你!”

    欧阳绣一脸不屑,冷哼道:“就凭他?就凭他这两下三脚猫戏法?嗤!师姐,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大师姐摇了摇头,道:“你的实力还没到金身,无法取得绝对优势。面对李乘风,若是没有绝对优势,他就有机会,哪怕机会再小,这个机会也是存在的。”

    欧阳绣有些恼怒:“师姐,我好歹离金身只差一步,若是连这个家伙都对付不了,那岂不是丢死人了?”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有些人,你不能以实力高低来衡量他,只要建立不起绝对优势,他们就会用他们的头脑和天赋来弥补他们的弱点和缺陷,最终利用智慧战胜对手。这个李乘风是我这么多年来见到过的最有战斗天赋的天才……嗯,也许要加一个之一。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欧阳绣奇道:“谁呀?是千山雪么?”

    大师姐摇了摇头,道:“千山雪是另外一种天才,他的天赋在于修行而不在于战斗,在于创造奇思妙想的法术!这是一种用来建立绝对优势的天赋,是一种战略天赋,讲究在开打前就拥有绝对优势,以此来碾压对手取胜。可如果对手的实力与他接近,那千山雪就不那么天才了。论临场应变,斗智斗勇,天下英杰中,他排不进前十,否则,以他的天赋,他早就可以挑战镇狱龙王了!”

    欧阳绣道:“那是镇狱龙王?”

    大师姐又摇了摇头,道:“镇狱龙王是天之骄子,既有强悍无比的战斗天赋,又拥有冠绝天下的修行天赋,他打任何对手都有绝对优势,与他进行战斗,实力只要稍逊便绝无胜算!所以,他既是天才,又不是我说的这种天才。”

    欧阳绣一脑袋浆糊,她有些抓狂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到底是谁?”

    大师姐看向场中,此时的场中恐怖的摔打已经结束,李貌然已经被扔到了场中,他浑身是血,血肉模糊,但依旧还能动弹。

    这个倒霉的家伙被一根树藤紧紧捆住全身,别说凝气使用法术,就算捏个指诀都是妄想,他此时被反吊在半空之中,半死不活,鲜血淋漓,众人为之胆寒。

    大师姐看向场中那个好整以暇的男子,她低声道:“我想起了……高胜寒!”

    “算无遗策高胜寒?”欧阳绣惊呼了起来“那个传说中只要出手,就一定能赢的病秧子?”

    高胜寒是一个绝顶的天才,这是天下所有修行人的公认,因为他天生有隐疾,不善于修行,可即便这样,他依旧能够战胜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的高手,甚至可以击败金身!

    欧阳绣看向场中的李乘风,她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家伙,能跟高胜寒相比?”

    高胜寒光看外表,不会有任何一个修行人将他放在眼里,因为这是一个光看外表就知道是一个废柴病秧子的家伙,可他的名声却是无数场以弱击强的胜利所铸就出来的赫赫王座!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将来碰上了,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大师姐说罢,转身离去,欧阳绣一愣,道:“大师姐,你不看了?”

    大师姐道:“不看了,以后也不看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金身组以下,没有人挡得住他!”

    这一句话真正激怒了欧阳绣,她愤怒的看向场中,眼中燃起了灼热的战意:“李乘风!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师姐说的那么厉害!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好好的闯过第一轮吧!”

    李乘风丝毫不知道,因为他的表现,大师姐给他挖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也给他凭空制造出了一个强大无比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