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96章 怨恨不消魂不灭

第396章 怨恨不消魂不灭

    对于战齐胜这个小师弟,皇甫松从一开始的观望到轻视,再到惊讶,再到提防,这当中有一个明显的曲线。

    刚入藏锦阁的时候,战齐胜就被李乘风来了一个下马威,让皇甫松好生轻视,尤其是被李乘风如此“教训”过之后,他居然没有看到这个战齐胜有所报复和反应。

    看来威名赫赫的战家也不过如此!

    皇甫松当时心中冷笑不屑。

    可问天钟事件中,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到战齐胜在其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尤其是在堂审时,他几次跳出来振臂高呼,帮助千山雪扭转局势,这显然是有的放矢的行为,绝对不会是一时兴起。

    而且,回想起整个堂审事件的前后经过,皇甫松断定这其中必定是战齐胜出谋划策。千山雪虽然才华盖世,但皇甫松当了他多年的师弟,他很清楚千山雪不是一个喜欢耍心机阴谋的人,事实上,他不仅没有这方面的能力,而且也不屑于为之。

    而整个堂审中,千山雪攻防俱佳,布局设套一环接着一环,如果不是李乘风太过于逆天,又同时站出来赵飞月、大师姐和柳素梅三大修行人力挺作证,只怕李乘风现在已经尸骨已寒了。

    这样的布局和套路,显然不是千山雪所擅长的,背后定有高人指使。

    皇甫松猜测过这个人会是谁,直到现在看到战齐胜,他才猛然醒悟!

    阴险,简直卑鄙阴险!

    当初堂审时,这个小人一跳三尺高,说要跟着千山雪去征伐玄生门,结果呢?

    这个毒蛇一样的小人完全没了声息,躲得远远不说,而且完全避开了众人的视线。

    皇甫松盯着战齐胜,他没有回答战齐胜的话,咬牙冷笑道:“佩服,真是佩服!”

    战齐胜故作讶异道:“皇甫师兄何出此言?”

    皇甫松冷笑道:“你故意避开玄生门之战,是因为你早就料到玄生门会有埋伏,是吗?”

    战齐胜微笑着“叫屈”道:“皇甫师兄误会了,师弟不过是刚刚入门的新人弟子,这种机会,自然是要让给师兄们的了。”

    皇甫松嗤之以鼻道:“送死的机会么?”

    战齐胜委屈道:“谁又能料得到玄生门如此胆大包天,竟敢主动攻击?”

    对于战齐胜来说,避开玄生门之战,是他左思右想的考虑,在他看来,堂审中自己出了不小的风头,而且相当于把自己暴露了出来,所以玄生门之战他就不要再去出这个风头了,继续埋藏潜伏。

    可战齐胜没想到的是,他这个想法歪打正着的让他躲过了一劫!

    皇甫松盯着战齐胜道:“所以,你又想要出什么阴险计策了?”

    战齐胜叹了一口气,道:“师弟一心为藏锦阁着想,想不到师兄对师弟误会如此深重,也罢,师弟言尽于此,告辞!”

    说完,他扭头便走,没走出去几步,便听见身后皇甫松沉声道:“等等!”

    战齐胜面露一丝微笑,但转过身时,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师兄还有何吩咐?”

    皇甫松盯着战齐胜,道:“把你的计策说说。”

    战齐胜故作讶异:“师兄不是没有兴趣吗?”

    皇甫松负手道:“听听也无妨!”

    战齐胜微微一笑,道:“皇甫师兄认为,要想对付李乘风,首先需要做的是什么?”

    皇甫松不耐烦的说道:“废话,当然是先要对付大师姐!现在谁不知道大师姐是李乘风的靠山?”

    战齐胜又问道:“可皇甫师兄觉得,该如何对付大师姐呢?”

    皇甫松差点拂袖而去:“屁话!能对付大师姐我听你废话?”

    战齐胜不怒反笑:“哈哈哈,既然大师姐是无法对付的,那为何不转移目标,另寻其他地方入手呢?”

    “嗯?”皇甫松微微有了点兴趣,他斜睨着战齐胜“说说看?”

    战齐胜微微笑着,但在皇甫松的眼里,他的笑容却让皇甫松感觉浑身不舒服,他道:“既然大师姐是因为公开修行伴侣的关系而帮着李乘风,那么……只要拆散他们,是不是大师姐就没办法再公开帮着李乘风了呢?”

    皇甫松疑惑的看着战齐胜:“你的意思是……”

    战齐胜微微一笑,道:“法不传六耳,皇甫师兄且附耳过来……”

    皇甫师兄警惕提防的盯着战齐胜,他侧着身子微微靠近战齐胜,战齐胜心中暗自冷笑,心道:就瞧你这不信心的样子,也能知道,你绝不是千山雪的对手,难怪千山雪师兄一召唤你,你就被吓破了胆!

    ……

    就在战齐胜悄悄的对皇甫松说着自己的计策时,在遥远阴暗的九狱之中,最深处最中心的血池翻腾沸滚,四周而来的黑色怨气很快凝聚起来,逐渐形成一个人形。

    这个人形看体型便知道是一个女子,她体态婀娜,高挑动人,但脸颊处两道深深的疤痕,身上密布着细细的鳞甲,正是周凌。

    周凌此时闭着眼睛,四周的黑雾依旧源源不断的向她体内汇聚而来,她的身形也越来越凝固厚重,不复一开始的雾化感。

    直到周围的黑雾全部汇聚完毕后,她猛然间睁开眼睛,血红的眼眸中多了一道金色的竖瞳一闪而逝。

    周凌惊诧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茫然道:“我……我还没死?”

    九狱血池中立刻响起了一阵毛骨悚然的桀桀笑声,九幽冥王的声音滚滚而来:“你是我挑选的妖王,因怨恨而生,因怨恨而强!只要怨恨不止,你就永生不灭!天底下没有任何的人能够消灭你,没有任何的法宝能够击杀你!只要你心中充满了愤怒与憎恨,只要人世间永远存在冤屈与罪恶,你就能够在这里再次复生!”

    “你是这个世界的黑暗化身,是仇恨的使者,是愤怒的妖王,是死亡的散布者!这是你的幸运,也是你的诅咒!”

    周凌紧握双拳,她感受着体内翻滚的力量,仰头一声愤怒的咆哮,九狱血池之中顿时鲜血翻滚,四周亡灵哀嚎,无数的魔物也跟着引颈嘶吼。

    一团燃烧的紫色火焰漂浮到周凌跟前,它越烧越大,逐渐变成一个紫色的竖瞳眼眸,它紧紧的盯着周凌,沉声道:“你还不够强大,你还可以变得更强!”

    说着,这个金色的竖瞳重新又变成了火焰,火焰之中伸出一只手,劈头盖脸的朝着周凌按去。

    随着这个手掌的按下,整个九狱血池周围的魔物都疯狂了起来,它们发疯一样扑向周凌,在即将靠近她的时候,它们的身形便变成了一团又一团的血肉,像筑城一样堆积在周凌身上,顷刻间将她埋得不见了身影,而这座血肉之城很快便越来越高。

    若是有人居高临下的站在九狱的顶部看去,便能看到整个九狱之中,无数魔物在源源不断的向周凌涌来,密密麻麻,宛若一条无边无际黑色的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