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94章 突来惊怒复轻嗔

第394章 突来惊怒复轻嗔

    大师姐将李乘风带到禁地之后,就有过想要“武装”他的想法,但她依旧在考核观察对方的阶段。

    作为这样一件武器,最好是要强大,其次是要用得趁手!

    至于忠心?

    大师姐没有想过,在她的眼里,武器无所谓忠诚不忠诚,杀人够快,破坏力够强,用得趁手就行了,用坏了无非再换一把。

    所以,如何把这把武器打造得更强劲,更锋利,是她要重点考虑的选择。

    而且,只要这个武器的材质靠得住,她是不惜下重金打造的。

    反正……她有的是钱,有的是各种奇珍异宝!

    对于李乘风这种死皮赖脸,顺杆子爬的劲头,大师姐也并不在意,她冷冷的说道:“你自己准备打造一件什么样的法宝?准备了拿些材料?”

    李乘风想了想,取出随身携带的短刺骨矛和贴身藏着的鹅卵大小的灵晶,将它们交给大师姐,道:“我想打造一把长枪。”

    大师姐看见短刺骨矛并不奇怪,这种破甲效果犀利的东西,她见得多了,自己收藏的也不少,但是……这鹅卵大小的灵晶,可太罕见了。

    整个大齐一年都不见得能出产一块这样大小的灵晶!

    大师姐微微有些惊愕的一招手,这两件材料便飞到了她的手中,她五指举着这枚灵晶,仔细观察着,发现它不仅纯净无暇,而且通透明亮,显然是上品中的上品。

    这样的灵晶在储存法力时,不仅储存的量比同级的要高,在瞬间爆发的输出上,也会超越同级的灵晶。

    在她印象中,能和眼前这块灵晶相比的灵晶,天下不超过二十块。

    哪怕是破铜烂铁,用上这块灵晶,在铸造大师的手中,一样可以打造出过人的法宝。若是用上一等一的上好材料,那打造出来的,必定是上品法宝!

    大师姐斜睨了李乘风一眼:“你就不怕我把它吞了?”

    李乘风笑了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大师姐若是想要开山辟路,想要天崩地裂,若是没有能够开天辟地的利器,怕是要多费一番功夫的。”

    大师姐微微笑了笑,收下灵晶和短刺骨矛,转身离开。

    苏月涵瞪大了眼睛,此时实在按耐不住,扑上去抓着李乘风的胳膊便拼命摇晃:“你居然就这样给她了?你疯了吗?她若是收下不还了,你怎么办?她若是换一个次品上去,你怎么办?”

    苏月涵急红了眼,语速极快,如连珠炮一样发问:“而且,你想要什么样的法宝?除了长枪这个要求之外呢?多重?多长?什么属性?烙刻什么法阵?主攻方向是什么?其他部位用什么材质?哪个铸造大师打造?需要多久?这些你都不问,你……你简直太儿戏了!”

    还有一句话,苏月涵藏在心里面没有说出来:我冒着生命危险为你取来的这枚灵晶,就是希望将来能够帮你重铸破天剑用的,你却……像扔一块破石头一样将它扔给了自己的死对头大师姐!

    这,这简直气死人了!

    苏月涵越说越委屈,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

    李乘风轻轻搂住她,柔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先别急,听我说。”

    苏月涵生气的一挣,挣脱了李乘风的怀抱,扭过身子去,气愤得直抹眼泪。

    李乘风低声道:“第一,我相信大师姐不是这样的人。”

    这一句话简直把苏月涵气炸:“那你的意思是我小人之心了?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是不是忘记了她都对你做过什么?你与虎谋皮就算了,居然还蠢到把自己的武器都交给老虎,让老虎去帮你做武器?”

    李乘风也不生气,他笑了笑,左右看了一眼后,低声道:“大师姐所谋很大,非常大,她的目标绝不只是针对灵山派!她的目标,是针对这整个天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但我知道……心里面藏着这样一个大秘密,有这样一个大图谋,大计划的人,她绝不可能是一个短视吝啬之人。”

    苏月涵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她现在情绪激动,根本听不进去,只是冷笑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乘风又道:“第二,我刚刚修行不久,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未来适合什么方向。我所能做的,就是拥有一件熟悉趁手的武器。而我之前熟悉趁手的,无非两样,枪与剑。剑就不用说了,至于枪嘛……不管她做成啥样的,长枪短枪我都会用,奇门兵器我也会。但如果说起法宝用途,那不管她做成啥样的,我都不会用。所以……说了也是白说……”

    李乘风苦笑着说着,但这些话依旧无法让苏月涵展颜。

    李乘风上前轻轻双手扶住了苏月涵的胳膊,他柔声道:“第三,不管怎么样,这块石头在我心中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

    这一句话苏月涵心中一颤,紧绷的身子立刻柔和了许多。

    李乘风低声道:“我可以失去身边所有的东西,不管是那把剑也好,还是这块灵晶也好,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不用再害怕失去任何东西。”

    这个世上,不管多厉害的女子,一旦动情,都会变成大笨蛋,她们会心甘情愿的去相信对方,会心甘情愿的被对方谎话连篇的哄着,骗着,有时候明明知道对方说的可能是鬼话,但她们还是乐意听。

    因为对于女人而言,重要的不是这话是真话还是假话,而是她所爱着的男人,愿不愿意说这些话。

    因为这代表着他们的心里面有没有她。

    如果连说假话来哄她都不愿意,那对于女人而言,这才是哀莫大于心死。

    而苏月涵知道,李乘风不是一个只会耍嘴皮子的人,他是一个在生死关头都可以依靠,可以信赖的人。

    苏月涵转过身,背着双手,身子微微前倾,恶狠狠的瞪了李乘风一眼,看似发怒,却似薄嗔:“就知道花言巧语!鬼才信你!”说完,她快步离开,但走出去几步后,嘴角却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