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98章 自投罗网回禁地

第398章 自投罗网回禁地

    皇甫松平日里并不常使用天火圣剑,甚至许多藏锦阁的同门弟子都没有见他使用过这把威力惊人的圣剑,而皇甫松出身官宦世家,自然清楚有千山雪这个无论才华能力、家世背景、法力修为都远在自己之上的大山压在自己头上,自己最好就夹着尾巴做人,有什么好东西也别拿出来炫耀。

    千山雪性情高傲自负,杀人夺宝这种事情估计他不屑为之,但若是自己使用天火圣剑抢了他风头,那自己很有可能要死得很难看。

    也正因为这样的低调和龟缩,使得皇甫松平日里根本不太被其他灵山派弟子看在眼里,其中就包括季春华。

    眼下千山雪师兄不在,皇甫松难得大展威风,一时间藏锦阁的弟子们都看得呆了,平日里这皇甫松师兄不声不响,不显山不露水,竟然还藏了一个这么恐怖的法宝?

    不少想要争夺第一的藏锦阁弟子此时默默的将自己的目标悄悄定到了第二,明眼人一看便知皇甫松在此时拿出天火圣剑,就是为了警告其他人:第一非他莫属!

    不过,这个混蛋早有这等法宝,为何不早拿出来,偏偏此时拿出?

    更有心机的则猜到了皇甫松更深的用意:千山雪接连遭受重创,先是同安惨案,继而又是玄生门惨胜而归,显然将来在阁主争夺战中,他已经大大的扣分。

    谁会选一个制造同安惨案,带队出去厮杀,却自己一个人回来,同门师弟死个精光的家伙当阁主?

    若是选了这么一个阁主,灵山派的脸面还要不要了?谁又会服他?不怕将来都被这个家伙害死么?

    身为一派之主,一阁之主,实力固然重要,但是德行、品格、人望同样是需要考量的标准,否则堂堂名门正派,天下排行第三的灵山派,若是选一个道德败坏,穷凶极恶的家伙当阁主,那岂不是成了邪魔歪道了?

    很显然,皇甫松是看到了自己有可能成为阁主的可能性,于是……他开始爆发了!

    想明白这一点的人,不禁暗骂一句:阴险,卑鄙,无耻!

    李乘风心中也充满了疑问,他带着苏月涵一边飞逃,一边疑惑的说道:“这个皇甫松这般厉害,为什么对千山雪唯命是从,甘当他的下属?”

    苏月涵冷笑道:“这些人机关算尽各肚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平日里千山雪过于强势,看不到往上爬的希望,自然就缩头缩脑,甘当小弟。可一旦看到机会,有能力的人又哪里还忍得住?”

    李乘风还是有些不明白:“那为什么其他人一看到周凌就四处逃散?”

    苏月涵刚要说话,却见身后周凌已经追到近前,她立刻紧张示警道:“小心!”

    李乘风扭头一看,在他看到周凌扑到跟前不到五米处的距离时,他意随心动,气随意动,四周的花草树木疯狂生长,凝聚成一张又一张的大网,中间只漏出一个供他们可以穿行的圆孔,当李乘风他们飞过去时,这个圆孔立刻闭合,这张大网也瞬间生长成为极为厚实的“城墙”,再加上四周的虫蝥疯狂的涌来,不会飞的则顺着树木城墙往上攀爬,让这堵城墙越来越厚。

    而周凌想要从四周绕过去,这堵墙比疯狂的向四面八方生长,拼命的阻挠她的追击。

    李乘风这一会功夫便立刻“飞逃”出去几十米远,他和苏月涵略微松了一口气。

    苏月涵接着说道:“你怎么这时候就想不通了?你把祸水引导藏锦阁,他们虽然是藏锦阁弟子,可碰到这等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一个个拼死抵抗?天塌下来,不还有个子高的顶着么?”

    李乘风一拍脑门:“也是!”

    苏月涵冷笑道:“不过也好,引出了皇甫松这个藏这么深的家伙!等千山雪幽禁出来,可就有热闹看了!”

    他们两人一路飞逃,后面的周凌终于很快蚀穿了阻挡的树木虫墙,一路飞窜朝着李乘风他们追来,两边一追一逃,飞快的冲向禁地。

    而此时整个灵山都被惊动,藏锦阁的皇甫松带着天火圣剑一路追来,藏清阁、藏秀阁的弟子们也都被惊动。

    其中在藏清阁如我山的无色峰中,李轩铭正皱眉站在山峰的悬崖陡峭处,他目不转睛,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远处周凌一路追击,李乘风疯狂逃亡的场景,他负着手,长衫猎猎,虽然相貌平平,可气度着实不凡。

    旁边一名藏清阁弟子也看着远处,他幸灾乐祸的笑道:“藏锦阁这次可倒了大霉,这是谁,胆大包天,祸水东引,啧啧,火烧藏锦阁啊!”

    站在无色峰顶端的悬崖处可以清晰的看见藏锦阁此时火光阵阵,作为藏清阁弟子自然看得幸灾乐祸,嘻嘻哈哈。

    这名弟子笑道:“轩铭师兄,你可别……”

    他话音刚落,便见李轩铭化作一道青光朝着李乘风他们追了过去,这名弟子顿时苦笑了起来:“我都还没说完……”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追了上去。

    此时灵山四面八方都有青光追来,变成了李乘风一马当先……奔逃,周凌紧随其后,不杀李乘风誓不罢休,后面则追着手持天火圣剑的皇甫松,不斩周凌也不肯罢休,再就是四面八方赶来的其他藏清阁、藏秀阁的弟子们,他们眼看着离禁地越来越近时,却都纷纷大吃一惊。

    此时的禁地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冰封地狱,高达数十米的厚厚冰山之中只能隐约看见一白一红两个人影在其中纠缠,时而分开,时而对撞,但每一下对撞,这座巨大的冰山便裂出无数道裂纹。

    每出现一次裂纹,周围便会立刻又生长覆盖上厚厚的冰层,可当冰山扩大到一定程度时,冰层生长的速度便明显慢了下来,而裂纹出现的速度却并没有分毫减弱,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座冰山即将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

    而当李乘风和苏月涵一路飞逃赶到的时候,这座冰山再一次遭到内部冲击,冰山四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纹,眼看就是强弩之末。

    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巨大的冰山轰然破碎,无数冰块碎屑像单片一样四处横飞。

    李乘风大惊,立刻抱着苏月涵卧倒趴地,四周的树木疯狂生长的掩盖在李乘风他们身上,筑成一身厚厚结实的盔甲,外面又是源源不断的虫蝥往上攀爬,制造缓冲。

    事实上若是没有这些虫蝥作为柔软的外壳,这些弹片一样四处横飞的冰块立刻就能将李乘风的这个木质盔甲轰个对穿,因为连四周腰粗的巨树都被轰出一个又一个极深的小坑,李乘风这临时而成的木质盔甲又岂能幸免?

    李乘风和苏月涵躲在这黑暗狭小的“堡垒”之中,两人互相对视着,紧张而不安。

    他们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更大的危险却还在后面。

    这横飞的弹片可以伤害他们,却伤害不了周凌半分,他们甚至都可以听到周凌的厉声嘶嚎越来越近!

    而赵飞月……她到底会不会出手,如何出手?

    他们的计划能不能奏效,有没有变故?

    这一切,他们都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