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83章 冰火大战九天仙

第383章 冰火大战九天仙

    禁地的石门轰隆隆的打开,大门之中缓缓出现三男两女五个身影。

    大师姐一马当先站在最前面,苏月涵搀扶着李乘风,赵小宝和韩天行互相搀扶着跟在后面,五人刚出禁地大门,第一眼便瞧见一个窈窕身影站在不远处的禁地广场前。

    她虽然形单影只,身材娇弱,可带来的威压却让他们几乎窒息。

    李乘风虽然隔着颇远,但依旧一眼瞧出了这个女子是谁:分明和方才他突破境界时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个女子身影一模一样!

    而且,上一次李乘风没有仔细看过赵飞月的正脸,而且她蒙着面纱,因此他并不能确定。但这一次尽管她蒙着面纱,可是这一次,他清晰的看到那一颗画龙点睛的美人泪痣。

    李乘风瞬间便断定:眼前的赵飞月,便是那个梦境中的奴飞月!

    可是……如果自己是那个御乘风的话,为什么在梦境中她和御乘风情意绵绵,依偎依恋,可是转世下凡以后,却又对叛仙追杀不休呢?

    李乘风心中有无数的话想要去问眼前的这个奴飞月:自己前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会变成叛仙?那个在梦境中无比强大将自己打落凡尘的又是谁?可是九天天帝?

    那个孙义绝又是谁?她为什么要带众仙围攻御乘风?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无数个疑问纠缠着李乘风,一时间甚至都压过了他体内的剧痛,他透过凌乱的黑发,定定的盯着她,而他也看到赵飞月也同样定定的盯着他自己。

    这一刹那两个人目光一碰,无需言语,无需证据,隔着空间两人都刹那间心中巨震,一个遥远而洪亮沉重的声音轰然在他们各自脑海中响起。

    就是他!

    就是她!

    赵飞月周身的金光骤然间沸腾起来,如同烈焰!

    这一下场中即便是瞎子也能看出,赵飞月来势汹汹,来者不善。

    赵小宝和韩天行眼神中充满了绝望,这一刻他们几乎手无缚鸡之力。

    事实上,即便他们各自都毫发无损,也根本不可能是赵飞月的对手。

    李乘风更是紧张的抓着苏月涵的手,两个人隐蔽的对视了一眼,他们知道,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但是……接下来能不能成功,就要见机行事了。

    李乘风从小闯荡江湖,苏月涵更是一百年来在血雨腥风中摸爬滚打,他们都知道,任何计划都赶不上变化。

    做得再精密的布置,当中也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变故而全盘皆毁。

    因此,在李乘风的计划之中,第一步是最关键的:是否能够引起赵飞月的注意,是否能够真正的确定她的真实身份!

    现在……李乘风确定了,也引起了赵飞月的注意。

    可同样也将杀身之祸更快的招到了眼前。

    接下来,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很有可能所有的事情他们都将无法掌控。

    譬如……大师姐的反应。

    大师姐微微偏了偏头,瞥了李乘风他们一眼,随后她五指一张,袖口中滑落一张符箓,这张符箓上面绘制着一个法阵图纹,它在半空中飘荡下来时便发出微微的红色光亮,待落在地上之后便立刻燃烧起来,这团火焰顷刻间将他们四人全部笼罩其中,在他们脚下法阵发出刺眼的红光,紧接着火焰一卷而过,他们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赵飞月看着这一幕,她并没有阻止,因为她知道,不击败眼前的这个女子,她根本不可能抓走李乘风。

    赵飞月身旁的天河神剑缓缓飞了起来,剑尖指向大师姐,她咬牙切齿,杀气腾腾的说道:“让开!我不想伤你!”

    大师姐冷哼了一声,她抬起双手,一只手手掌心之中托着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焰,另外一只手之中托着一个翻滚旋转,冰气缭绕的气态冰球:“同安客栈的较量只是小儿把戏,现在才是正戏开始!”

    赵飞月一步一步的迎向大师姐,她脚下金光涟漪,身旁的天河神剑盯着大师姐跃跃欲试,神剑剑柄处的灵晶更是青白色的灵气沸腾缭绕,战意勃发。

    而大师姐右边托着冰晶的手,五指一捏,这块冰晶刹那爆裂开来,然后在她的周围迅速四面八方都结出一道冰墙,将她们两人全部笼罩在其中。

    大师姐和赵飞月都是天底下数得着的大修行人,这两人若是放开手脚打起来,这座山峰都可以让她们轰平,整个灵山派的山峰建筑都可能遭到灾难性的摧毁。

    因此大师姐飞快的“建造”起一个将巨大的冰牢,将她们两人关在其中,既阻止了两人恶斗给四周造成的损毁,又避免了惊动孔云真或者灵山派的掌门。

    从外面看去,这个冰牢上下左右,四周每一面的冰墙都厚达一米,看起来坚不可摧,隐约可以看见两个人的身影在其中迅速靠近,然后刚一接触便又刹那分开,整个冰墙猛然间爆裂开来,翻滚的火焰四处乱窜。

    这一瞬间可以看见大师姐周身包裹着火焰,她火红的长发与火焰一起狂野乱舞,而赵飞月一袭白衣,踏火而行!

    但紧接着在更远的地方迅速又咯吱作响的结起更厚一倍的冰墙,将向丛林中窜去的火焰半路拦截,这个巨大的冰牢将广场一侧的参天古树都包裹在其中,将它周围覆盖上了厚厚的冰层,仿佛极寒降临。

    这更加巨大的冰牢墙壁更厚,厚达两米,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厚,之前冰牢中能够听见轰隆的声音,此时只能是变得低沉而遥远,嗡嗡作响,而且随着冰墙的不断增厚,这个声音也变得越来越低。

    两个人的身影此时更加的模糊,只能看见一白一红的两个身影在其中上下翻飞,时而靠近,时而飞远,时而当中火光翻腾,时而天河神剑的剑影纵横,剑气破冰而出。

    每当剑气破冰而出的时候,立刻便会有火焰翻滚着从裂隙中喷薄而出,仿佛压抑许久,爆发出来的火山熔岩。

    但很快这些烈焰又被一层一层不断加大,不断扩展的冰墙阻隔下来,一座越来越大的冰山开始一点一点的在灵山派禁地的广场之中生长伫立起来。

    远远的在隔壁山峰中的灵山派弟子他们此时都发现,在他们脚下的青石地面,此时正微微一下一下的震动着,每震动一下,坚硬无比的青石便多裂出一道道的裂纹,然后龟裂的向四面八方延绵而去,这等恐怖的异象让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骇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