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82章 禁地再闯不速客

第382章 禁地再闯不速客

    禁地之内发生的异状,在禁地之外的大个子和小个子毫无察觉。

    小个子蹲在树下,正抱膝用树枝挑逗着正在树干上攀爬的钻地蚁,他看着这只钻地蚁张着巨大的牙颚,用力去咬着他手中的树枝尖尖,他稍微一用力,便将这只钻地蚁掀了一个跟头。

    但这只钻地蚁毫不气馁,依旧张着牙颚朝着小个子龇牙咧嘴,一副誓不低头的模样。

    小个子低低的嗤笑一声,又用树枝尖儿挑着这只钻地蚁,低声嘲笑道:“小小蚂蚁,还敢龇牙?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说着,他一边搅弄着手中的树枝,将这只钻地蚁拨弄得满地打滚,一边笑嘻嘻的发出白痴一般的笑声。

    靠在树杈上面,将脑袋枕着胳膊假寐的大个子忍不住哼了一声,道:“白痴!”

    小个子翻了个白眼,道:“你你,你……才白……白痴!”

    大个子脸颊一侧还留着一道尚未痊愈的鞭痕,他冷哼道:“至少我不会跟一只蚂蚁还玩的这么起劲!”

    小个子将这只钻地蚁挑了起来,看着它紧紧的咬着手中的这根树枝,笑道:“我,我我是觉得这,这只……蚂蚁很很很像……那那那……那个李……乘……乘风跟……跟这只蚂蚁好像……”

    大个子闭着眼睛嗤笑道:“你是想说,你自己还像大师姐是么?将李乘风这只蚂蚁玩弄于鼓掌之中?”

    小个子笑道:“反,反正……我我……我是不相信,大师……师姐会看上……上上……这个家伙的。”

    大个子冷笑道:“反正大师姐看上谁,也不会看上你……”

    小个子哼了一声,道:“废,废话!你,你……你不也一样?”

    大个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恨恨的小声嘟囔道:“这么狠的婆娘,给我也不要!”

    小个子扑哧一声,笑道:“吃,吃不到……葡葡萄……就就……就说葡萄……酸!”

    大个子大怒,刚要说话,忽然间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惊得大个子从树杈上跌了下来,一下砸在同样一惊的小个子身上。

    小个子哎哟一声被砸个正着,手中树杈都掉在跟前,那只被戏耍了半天的钻地蚁一下便钻进了他的衣领之中。

    小个子顿时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一下将大个子的身形掀飞,他手飞快的摸到衣领里面,一下将这只钻地蚁捏住,然后咬牙切齿的捏成一团肉泥,嘴里面小声骂骂咧咧:“让你咬我,让你……”

    他话没说完,忽然间旁边衣袖被人一把拉住,小个子这才回过神来,顺着看去,却见大个子呆若木鸡的看向场中。

    小个子这一看,只见场中站着一个白衣胜雪,长裙飘飘的女子,这个女子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脚下青石地板裂出无数裂隙,密密麻麻,向四周扩散。

    她虽然蒙面,可她手中握着的那把剑,还有她那倾城倾国的身姿与高贵出尘的气质却让两人一下便辨认了出来:这便是这些日子在灵山派讨论得最多的几个人之一,大齐公主九天真仙赵飞月!

    大个子和小个子面面相觑,不解的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彼此的用目光试探着,悄无声息的用眼神对话。

    你去!

    不,你去!

    上次是我去的!

    那又如何!不去老子打死你!

    打死我也不去!

    大个子和小个子互相瞪着眼睛,然后大个子扯着小个子一同上前,两人拉拉扯扯,不情不愿的上前。

    大个子刚要开口,便忽然间看见眼前一道白光一闪,天河神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鞘而出,奔雷一般扑到他们面前。

    眼看要刺他们一个透穿的时候,天河神剑忽然间定在他们跟前,它在原地稍微停了一下,赵飞月捏了个指诀,看也不看两人,对他们一指,然后指尖往上一挑,这把天河神剑便立刻冲天而起。

    顷刻间,天河神剑便从半空中飞扑而下,同时分化做十几把长剑,噗噗噗噗的极为规则的插在两人的周围,组成一个完美的圆形,同时在当中又落下几把长剑,分插在三个诡异的位置出。

    此时这些剑同时亮了起来,发出刺眼的青光,地上刹那间亮出一个法阵将两人的身形全部笼罩在其中。

    赵飞月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禁地的入口,她依旧看也不看这两人,手指并立成掌,朝着两人一掌拍出。

    嘭的一声巨响,一道青光从下而上,直冲天幕,只一瞬间,大个子和小个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插在地面上的十几把长剑。

    此时地上的法阵发着淡淡的青光,发出滋滋声响,光芒逐渐消散,仿佛法阵之中的两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赵飞月五指虚握,这十几把长剑再一次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中迅速合而为一,又变成了那把威风凛凛的天河神剑,飞回到赵飞月的掌心之中。

    而大个子和小个子,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黑,眼前再次大放光明时,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法阵扔到了灵山派的斜月谷之中。

    四周的蛮牛正在慢悠悠的吃着青草,虽然这两人的修为并不怕这些蛮牛,可当这些蛮牛的数量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们一旦受惊而冲撞奔腾起来就会成为极为可怕的洪流,在地面上几乎无坚不摧!

    大个子和小个子顿时屏气凝神,连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他们知道,若是惊动了这群蛮牛,一不留神被撞中,只怕立刻就会被踩成肉泥。

    而且这些蛮牛皮糙肉厚,具有极其恐怖的扛法能力,他们尽管可以抬手杀死一头蛮牛……可是这里有几百上千头蛮牛!

    大个子对着小个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嘘!”

    不等小个子说话,不远处的一头蛮牛忽然尾巴一甩,屁股后面一股热浪喷出,牛粪劈头盖脸的便扑了他一头。

    小个子同样不能幸免,两人浑身都是新鲜出炉的热气腾腾的牛粪,他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仿佛石化,眼圈发红,说不出的委屈。

    大个子红着眼睛,哽咽着低声道:“他娘的,这破禁地,以后谁要守,就让他们来守,老子是不守了!”

    小个子用力点头,刚要说话,忽然间旁边又一头蛮牛尾巴一摆,一股热浪夹杂着青草的味道朝着两人扑来。

    两人立刻闭眼捂脸,打算硬接这一波牛粪洗礼,可这一波刚刚结束,旁边的蛮牛纷纷此起彼伏的喷洒起来。

    可怜这两个堂堂禁地守卫,一时间竟险些被牛粪掩埋!

    就在大个子和小个子在斜月谷之中承受着惨无人道的牛粪洗礼时,赵飞月盯着的禁地入口处,忽然卡啦啦的传来一阵阵的机关声,入口处缓缓的打开大门,三男两女的身形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刹那,赵飞月周身金光缭绕,眼中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