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78章 誓不分离意绵绵

第378章 誓不分离意绵绵

    对于大师姐所说,苏月涵并没有过怀疑,因为她知道在问天峰事件之后,灵山派是一定会对这件事情进行追查的,否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连掌门都为之惊扰,这要是不追查,天下第三的名号岂不是如同儿戏?

    因此,无论是周凌的出现,还是九幽冥王的神识投影,又或者是掌门的惊动,这其中任何一件事情,都足以引起灵山派的高度警惕,更何况是三件事情凑在了一起?

    更让苏月涵担忧的是……自己之前吸食了藏清阁弟子的元神,这件事情,会不会被追查出来?

    苏月涵其实并不害怕自己的身份曝光,这一百多年,她早就习惯了被追杀,甚至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她有的是办法可以躲避追杀,无非就是再一次的逃亡。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很在乎李乘风会怎么看她。

    因为在乎,所以害怕,因为在乎,所以患得患失!

    如果,他知道我吸食了灵山派弟子的元神,他会怎么看我?会把我当成一个恐怖的魔头,会把我当成一个邪恶的妖类么?

    苏月涵一想到这里,便忍不住有些发抖,往深处再想一想,她不禁更加恐惧:自己真的要离开他了么?

    苏月涵脑海中乱糟糟一片,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处的,她两眼发直,仿佛行尸走肉,直到一只手轻轻按在了她的脑门上,她才猛然间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走到了树林的边缘。

    定睛一看,却见是首先恢复过来的李乘风,欧阳南帮他从束缚中解脱出来后,他发现家中不见了苏月涵的身影,这才找了出来。

    一出来李乘风便发现苏月涵失魂落魄而来,和以往的状态判若两人。

    李乘风盯着苏月涵,柔声道:“你去哪儿了?”

    苏月涵惊慌失措,她下意识看了一眼身后的树林,低声道:“我去里面看看能不能抓点猎物,家里面快没吃的了。”

    李乘风心中一沉,他声音依旧温柔:“你昨天才抓了三只山鸡,两只兔子,还有许多师兄们带来的山珍野味,够我们吃三天的了,你忘记了么?”

    苏月涵勉强一笑,道:“那兴许是我记错了……”

    李乘风抓着苏月涵的胳膊,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道:“你看着我……”

    苏月涵低头强笑道:“少爷,奴婢还要去做早点,一会就要早课……”

    李乘风低声喝道:“你看着我!”

    苏月涵身子一震,再抬起头时,眼睛里面已经含满了泪水,李乘风心中一痛,他伸手帮苏月涵抹掉了眼角的泪水,柔声道:“你……是要走了么?”

    苏月涵顿时眼泪夺眶而出,她一下用力抱紧了李乘风,哭道:“我不想走!”

    李乘风也紧紧抱着苏月涵,他亲吻着苏月涵的额头,柔声道:“不走,我也不会让你走的。”

    苏月涵从李乘风怀中挣开,她双手按在李乘风胸前,与他保持着距离:“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想要离开?”

    李乘风轻声道:“我还不了解你么?你突然变得如此难过,说话还躲躲闪闪,撒这么假的谎……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千面妖啊,如果撒谎功夫这么差,你坟头早就绿油油一片了!”

    苏月涵扑哧低声笑了出来,她恼怒的打了李乘风胸膛一下,嗔道:“你咒我!”

    李乘风捉住苏月涵的手,低声道:“你之所以会表现这么差,撒的谎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就是因为你关心则乱!一定是碰到了让你痛苦而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你才会如此!而当下,唯一能让你有这样反应的事情,只有一件事!”

    李乘风眼中流露出沉痛之色,他轻声道:“你暴露了,为了我,为了你自己,你想要离开……”

    苏月涵痴痴的看着李乘风,泪水止不住的流淌,她勉强笑了下,哽咽道:“老天为什么不让我早一点遇到你呢?”

    李乘风眼圈发红,他低声道:“因为老天爷觉得,这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时候!”

    苏月涵摇头哭道:“不,这是最坏的时候,这是最坏的地方!如果不是在这里,在这个时候,都不会这样的!”

    李乘风轻轻抚摸着苏月涵的头发,低声道:“不,现在才是最好的时候,因为只有经得住考验的感情,才是最真实的,最牢固的,不是么?”

    苏月涵摇着头,低声泣道:“不行的,我要走,我一定要走!我被发现了,你就完了,你们就都完了!”

    苏月涵没有说,这个你们到底是谁……但是李乘风知道,她指的是洗月李家,还有……藏剑阁。

    包庇窝藏妖类,而且是臭名昭著的千面妖,其罪罪无可赦!

    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说破天去,整个藏剑阁都有不可推卸的过责!

    这官司别说在灵山派打不赢,就是打到皇帝跟前,打到国师常远跟前,都是绝对打不赢的。

    但李乘风却毫不在意,他用力将苏月涵搂在怀里,用力亲吻着她的额头、脸颊、眼睛、鼻子,他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但语气却无比的坚定:“你给我点时间,我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苏月涵低声哭道:“没有办法的!灵山派一旦排查到我这里,以灵山派的手段,我是一定会暴露的!到时候,不光我性命不保,你的性命也会不保的!”

    李乘风咬着牙,道:“我说了,让我想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办法的!在同安,那么绝境的情况,我们不也都熬过来了么?”

    苏月涵抬起头,勉强一笑,她抹去了眼泪:“我会找地方藏起来的,安全了我就会告诉你我在哪里,等你这里也安全了,等你也变强了……我就来找你,好么?”

    李乘风双眉倒竖,他手用力搂紧了苏月涵,近乎孩子一般的倔强道:“不,我不让你离开!”

    只有在这个时候,苏月涵才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子是一个年纪尚且未满二十的青年人,在这一刻他是如此的不冷静,如此的不成熟。

    苏月涵凄然一笑,她主动踮脚在李乘风的唇上亲亲吻了吻,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李乘风的脸颊,低声道:“答应我,让我走,好么?乘风,我从来没有像喜欢你一样去喜欢过其他的男子,我也从来没有这样在乎过一个人……让我离开你,一会,就一会会,好么?你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修行人的,这点点的分离,对你来说,只是一会会的时间,答应我,好么!”

    李乘风忍着眼泪,他刚要苦苦哀求,却被苏月涵用力吻在嘴上,将他剩下的话都堵了回去,两人拼命用力的亲吻着,口舌纠缠,眼泪交织,仿佛纠缠撕扯的灵魂,彼此之间牵连不断,想要拼命的将自己揉进对方的肉体和灵魂之中。

    良久,两人才唇分魂断,苏月涵早已经泪流满面,她用手按在李乘风的唇边,低声哭泣道:“我会回来的,让我走,好么?”

    李乘风用力抓着苏月涵的手,他含着眼泪,目光坚定的说道:“一天,我只要一天的时间,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你先做好准备,如果我没有办法,我就先把你送成安,你再想办法逃走,要不然你突然消失,也是会引起怀疑的……”

    苏月涵痴痴的看着李乘风,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在这晨时挂霜的丛林之中,尽管天气寒冷彻骨,四周仿佛有无尽的压力在向他们逼来,可是他们依旧觉得心中滚热,只因为这一刻他们彼此依偎,他们心心相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