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74章 排查疑犯搜真凶

第374章 排查疑犯搜真凶

    李轩铭听到孔云真所说,他自然无法反驳,只得抬手一礼,道:“那弟子便先行告退,静候佳音了。”

    事情虽然与藏清阁有关,但藏清阁并不负责任何抓捕工作,因此整件事情他们只能置身事外,等候着幽行者出手抓人。

    李轩铭刚要告退,便见孔云真的府邸门口身形一闪,大师姐出现在门口,她和李轩铭对视了一眼后,两人微微颔首点头,错身而过。

    大师姐目视着李轩铭离开后,她才对孔云真道:“孔师伯唤我何事?”

    孔云真目光阴沉的盯着大师姐,盯了好一会,他才缓缓的说道:“幽行者已经查到,确实如你所说,灵山之中有妖类潜入!”

    大师姐沉默了一会,道:“孔师伯需要我做什么?”

    孔云真盯着大师姐,锐利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看透看穿似的,他缓缓的说道:“依你看,这是何种妖类,为何潜入?”

    这一句话看似平常,只是询问,但实际上充满凶险,大师姐立刻警惕了起来,她面容不变,脑海中高速的思索着应对的措辞。

    大师姐谨慎的说道:“孔师伯是否问错人了?追缉追凶不是幽行者的分内之事么?”

    孔云真淡淡的笑了笑:“只是问问你的看法。上一次,不是你一口咬定,灵山之中有妖类存在么?”

    大师姐心中顿时一紧,她自然知道孔师伯对自己意见极大,暗地里已经起了警惕提防之心,否则就不会这样言语来试探自己。

    大师姐心里面门清,孔师伯并不是真的要问自己,他是借着这个客气的问题,在潜台词中来质问大师姐:为什么上一次你可以这么准确的断定灵山之中藏有妖类?这个妖类跟你有什么关系?

    作为代理掌门,孔师伯是当然不能这样直接问的,这样直接问,跟翻脸没有什么区别,而大师姐是天底下少有的大修行人,即便是掌门也不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发出这样的质问。

    大师姐面容镇定的笑了笑,道:“孔师伯说笑了,我只是根据推论,大胆猜测一下罢了。而且,问天钟一事中,问天钟的敲响在惊动掌门之后,这说明,掌门并不是先被问天钟所惊动,而是先感受到了妖气侵袭!”

    孔云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上前半步,一目不瞬的盯着大师姐,字字诛心的问道:“哦?那为什么你不断定这是一个魔物,而断定……这是一个妖类呢?”

    这一瞬间,大师姐背脊处汗都快下来了!

    但她很快便笑了笑,说道:“这个妖类能扮作我的模样,能扮作阿绣的模样,除了千面妖,我想不起还有什么妖类能如此天衣无缝的在其中挑拨离间,惹起是非!”

    孔云真脸上的笑容没变,可目光却更加锐利,他盯着大师姐,冷笑着问道:“哦?可一直听说千面妖以隐藏妖气而闻名天下,它的妖气又如何会忽然间被掌门所察觉呢?”

    这是大师姐祸水东引的计策之中最薄弱的一环!

    孔师伯想得到,一直潜伏在灵山派,另有所图的大师姐自然也早就想到,她镇定自若,微微笑了笑,道:“掌门闭关多年,修为境界之高,远飞我等所能揣测。孔师伯不如去问问掌门?”

    孔师伯笑容中带出一丝恼恨,他知道大师姐肯定有应对说辞,但这种应对说辞简直堪称打脸,让孔师伯十分难堪。

    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去问掌门!

    大师姐心知肚明,所以她很嚣张的反问了这么一句,瞬间就激怒了孔云真,但偏偏孔云真还不能发作,否则就坐实了这句话的潜台词:因为孔云真的无能,所以导致问天钟事件的爆发,因此孔云真才根本不敢再去向掌门询问。

    孔师伯脸上挂笑,目含杀气,大师姐则是风轻云淡,微笑直视。

    孔师伯没有接着大师姐的话题继续说下去,他忽然说道:“掌门被惊动之时,问天山之中都有何人?”

    大师姐心中一凛,道:“大师姐不是更应该清楚么?”

    孔云真冷哼了一声:“那日问天峰上所有人,都有嫌疑!现在需要挨个排查,你告诉我,应该先从哪里排查起呢?”

    这一下堪称是图穷匕见,大师姐高度警惕起来。

    大师姐盯着孔云真,极为谨慎的选择着措辞,缓缓的说道:“孔师伯的意思是?”

    孔云真负着手,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你身为大师姐,就起个表率作用,先接受这个排查吧!”

    大师姐藏在袖子里面的手忽然紧握,她盯着孔云真,面色极为不善:“当日孔师伯可是也在!”

    孔云真大怒,怒目直视着大师姐:“你说什么?”

    大师姐寸步不让的盯着孔云真,道:“既然是排查,那自然应该不分身份,不分地位,一视同仁,公平公开才能服众!”

    孔云真盯着大师姐一目不瞬,大师姐也盯着孔云真毫不动摇,过了好一会,孔云真才咬着牙冷笑道:“好,藏秀阁教出来的好徒弟!你现在真是翅膀硬了,能这般与师伯说话了!”

    大师姐此时才微微低头,后退了一步,道:“师侄并未有要冒犯师伯的意思,师侄的意思是说,要一视同仁,才能做到滴水不漏,否则万一让他人从中找出破绽,指责了去,那岂不是不美?”

    孔云真冷哼一声,道:“好,那就如你所愿!就从我和你先开始!那一日,所有上过问天山的人,一个都别想漏过!”

    大师姐微微一笑,道:“自当如此!”

    孔云真刚要让大师姐离开,便见府门前一个人影一闪,千山雪落在了门口。

    千山雪一瞧见大师姐,顿时脸色一变,立刻便想离开,孔云真立刻喝道:“站住!!”

    千山雪脸色煞白,不情不愿的站在了原地,他脸色极为难看的对孔师伯一礼。

    孔师伯喝道:“为何见面就跑!发生了什么事!”说着,他脸色一变,厉声喝道:“莫非,你前往剿灭玄生门,失败了!?”

    千山雪冷哼一声,不屑道:“区区蝼蚁,岂能翻天?”

    孔师伯怒喝道:“那你为何心虚!”

    千山雪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吞吞吐吐,无法开口。

    大师姐斜睨着千山雪,心中一动,道:“怕不是伤亡惨重?”

    千山雪顿时脸色唰的一下变得一片雪白,当真是名如其人,他硬着头皮道:“门派开战,哪有不死人的?”

    孔云真和大师姐一瞧千山雪这反应,立刻便知道大师姐随口一猜,便猜了个正着。

    孔云真深吸了一口气,道:“伤亡如何?”

    千山雪牙关紧咬,怎么也无法说出那个让他觉得倍感羞耻的事实来。

    大师姐冷哼一声,道:“以千山雪的傲气,八成是伤亡惨重,否则必无此态!”

    孔云真脸色一变,他上前逼问,声音发寒的说道:“到底伤亡如何!”

    千山雪盯着大师姐用力咬着牙,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大师姐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样子,她恍若不觉千山雪这仇恨愤怒的目光,冷冷一笑后,带着戏谑的语调,说道:“能把灵山派的天之骄子千山雪为难到这个样子……看来,是全军覆没了!”

    千山雪瞬间面色涨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孔云真骇然色变,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几乎扑到千山雪跟前,咆哮着大吼道:“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