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73章 蛛丝马迹祸临头

第373章 蛛丝马迹祸临头

    灵山派,藏清阁,如我山,真魂峰。

    如我山,藏清阁的五大山之一,曾经藏清阁阁主苗人楚的住所主山,山中有七峰,分别为无色峰,无想峰,无寿峰,千山峰,万水峰,真魂峰,燃灯峰。

    这七峰原本名字并非如此,而是改自苗人楚大彻大悟后做的一首传世修行诗。

    这位藏清阁历史上最为有名的阁主曾经是一个性格暴戾杀人无数的大魔头,但他人入晚年后,途经问天山,目视天河星辰,观日起日落,听鸟虫低鸣,他忽然有所感悟,随后苗人楚闷头钻研修行经典,闭关十年大彻大悟,出关做下一首绝命诗后,他找来曾经所有还在世的仇人和其子女,散尽家财分给他们,随后当着他们的面兵解归天,立地成圣。

    这首诗云:

    无色无想无寿增,如我如他如众生。

    千山万水皆所往,一缕真魂入燃灯。

    虽然藏清阁后续诸多弟子都在拼命研究这首苗人楚的绝命修行诗,想从中找出一丝半缕的修行法门和立地成圣的机巧,但这些急功近利之人尽皆无所得,后来阁主为了表示对苗人楚的尊敬和景仰,将此山中的七座山峰按照此诗改名。

    在此时,如我山,真魂峰中四名一袭黑衣的幽行者正在树林中四处检查着,他们手中各自捧着一个悬浮着的绿色圆球,这个圆球不断的散发着淡淡的绿光,在他们周围是李轩铭等七名藏清阁弟子,他们当中有人羡慕的看着这几名幽行者,有人则充满敌意的盯着这些幽行者,在他们看来,对方踏入到他们心目中的“圣峰”,这是极大的冒犯。

    “师兄,你怎么能带他们来圣峰?”其中一名身材健壮的藏清阁弟子,他便神情愤怒,压低了声音的对李轩铭道。

    李轩铭目不斜视的盯着幽行者,他低声道:“结衣师弟失踪,幽行者追查的一些蛛丝马迹指到了这里。”

    这健壮弟子不忿道:“那岂不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李轩铭扭头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莫非……你心中有鬼?”

    这健壮弟子怒道:“我若有鬼,天打雷劈!”

    李轩铭道:“那你激动什么?”

    这健壮弟子激愤道:“这可是苗人楚师祖立地成圣的地方!这可是我们藏清阁的圣地,岂能容……”

    他正说着,一旁一名幽行者手中滴溜溜旋转的绿珠忽然开始发出一阵阵微微的红光,发出嗡嗡的声音。

    众人顿时朝着这名幽行者看去,这名幽行者向南方向行进了一步,随后这绿珠的红色光亮立刻暗淡了下去,他紧接着朝西走了一步,这绿珠的红光便又亮了起来,他紧接着往西又走了两步,这红光便又亮了几分,嗡嗡作响的声音也大了几分。

    这一下便确定了方位,这名幽行者立刻加快了脚步,众人也都纷纷跟上,这样向西走了约莫两百米,这颗绿珠高速的滴溜溜旋转,嗡嗡声响得震动耳膜。

    这时候便是傻子也知道,这颗追魂珠已经找到了搜寻的目标。

    几名幽行者身形一闪,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将手中四枚追魂珠一托,它们滴溜溜的飞到了空中,然后飞到两米高处,各占东南西北四角,很快它们便连成一片光幕,光幕往下垂落,圈出方圆一丈的地方,在这一丈之间,众人肉眼便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幽魂身影。

    这个身影模模糊糊,看不太清相貌,但身形勾勒清晰可见,李轩铭旁边一名高个修士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结衣师弟!”

    李轩铭盯着这个“周结衣”的幽魂身影,他一言不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其中一名幽行者声音沙哑的说道:“这边是你们要找的周结衣!他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人害死的!”

    高个修士抢着说道:“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我们藏清阁眼皮底下撒野!简直……”不等他说完,李轩铭扭头瞥了他一眼,高个修士立刻将要说的话给吞了下去。

    李轩铭道:“他被谁害死的?”

    这名幽行者显然地位最高,他的袖口处绣着一道金色边纹,其他三人都绣着一道银色边纹,他手一招,这四枚追魂珠都飞到了他的手掌心中,他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追魂珠,却见绿珠的周围散发着淡淡的红光和蓝光。

    他声音嘶哑的说道:“追魂珠散出红光与淡淡蓝光,说明他身上有妖气,八成是被妖类所杀!”

    李轩铭一愣,随即手一紧,追问道:“莫非是前几日潜入灵山,被掌门所觉的妖类?”

    这名幽行者手一收,这四枚绿珠便消失在半空之中,都钻入到他的袖口中去,他道:“幽行者只管追踪缉拿,不管推理断案。”

    说完,他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紧接着其他三人也都身形幽幽的化作三股黑烟,渐渐消散在原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高个修士立刻道:“哎呀,必定是惊动掌门的那个妖类!感情它潜伏这么久了啊!”

    另外一个精瘦的修士忍不住道:“真是妖类,那孔师伯怎么不言语,不搜寻呢?”

    高个修士一撇嘴,道:“说你蠢还不承认,孔师伯那能声张么?自己治理时期,有妖类悄悄潜入而毫无察觉,还是惊动了掌门才有所警觉。你说,他是能去追问掌门,自取其辱呢,还是能大声嚷嚷的跟我们说,自曝其短呢?”

    李轩铭扭头盯着他们,道:“背后口舌,成何体统,更何况,这还是孔师伯!让他听见,没人护得住你!”

    这高个修士尴尬的笑了笑,抽了自己一巴掌,道:“我这臭嘴,怎么就管不住呢?”

    ……

    “这么说来……果有妖类潜入?”孔云真阴沉着脸,盯着堂下的幽行者和李轩铭,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权杖,另外一只手则用力抓着自己座椅上的扶手,他目光闪动,脸色阴晴不定。

    之前问天钟事件,掌门师兄忽然苏醒,神识扫荡灵山,虽然最终无所得,掌门也没有说为什么会突然苏醒,为什么会扫荡灵山,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必定是有令他警惕的力量靠近,因此才触发了神识的警戒。

    孔云真前几日还惴惴不安的猜想着到底是什么力量引起了掌门的警惕,现在看来,必定是这个无法无天的妖类!

    “看来……这个妖类,是潜伏在了我们灵山……”孔云真冷笑着“它是把我们灵山当成集市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孔云真一拍座椅,愤而起身,他咬牙道:“搜,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这个妖类找出来!”

    李轩铭犹豫了一下,抬起头来:“可若是这妖类逃走了呢?”

    孔云真冷笑道:“这妖类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灵山派,也不会无缘无故杀死我们灵山派弟子,更不会无缘无故扮作他人,挑起内乱猜忌!哼,老朽敢断定,这妖类此时必在灵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