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62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

第362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

    离开了禁地,与大师姐分别后,李乘风身上的疼痛再一次开始发作,这时候他才知道,大师姐给他用的法术是多么的有用,这种法术名为“坚毅术”,能够短时间内压制受术人痛楚神经,但时间长了会对受术者的肉身造成很大的威胁和损害。

    李乘风几乎都无法记起自己是如何回到的住处,等到的时候,他几乎都要瘫软在门口。

    乾坤洗髓池不仅让李乘风生不如死,更来回摧残了他的肌肉,每走一步,李乘风便会觉得自己的肌肉仿佛撕裂一般发出剧痛,更可怕的是他的脑袋和骨头。

    此时李乘风的脑海中像全部变成了一滩水,只要稍微动弹一下,便会剧烈的晃荡,然后脑海中嗡嗡作响,只要稍微动一动脑子,便会要炸裂一般的闷痛。

    而李乘风的骨头里面则始终存在着让他痛得无法忍耐的剧痛,这种痛苦很像是风湿疼痛,但痛感百倍超过这种痛楚。

    赵小宝听见外面的动静,赶紧出来一看,便瞧见李乘风身子歪在门口,他面色惨白,嘴唇更是因为剧痛而咬得泛出黑紫之色,所有人都能看出此时的李乘风身处巨大的痛苦之中,但他却没有发出声音,而是死死硬撑,他的身子抖如筛糠,若不是赵小宝扑过去将李乘风扶住,只怕他现在就已经摔倒在地。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赵小宝搀扶着李乘风,拖着哭腔。

    苏月涵从屋内冲了出来赶紧在另外一边扶住了李乘风,将他扶进屋中,她惊慌道:“你怎么了?中了什么法术了?”

    她手往李乘风身上一按,刚要探查,便被李乘风按住了手,李乘风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面冒出来,他挣扎着说道:“我,我没事!”

    即便是这几个字,他都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那脸上腮帮子咬得肉条根根暴起,如同钢筋一样,苏月涵看得心惊胆战,赶紧对赵小宝道:“快去拿块毛巾来!”

    赵小宝应了一声,飞快的拿来一块毛巾交给苏月涵,苏月涵立刻接过,递到李乘风嘴边,急道:“快咬住!你这样会把牙齿咬碎的!”

    李乘风虽然剧痛,但神智未失,他立刻张开嘴,苏月涵将这毛巾塞到他嘴中,关切担忧的看着他:“是大师姐对你使用了法术么?”

    李乘风此时骨骼里面痛得难以忍耐,他大汗淋漓的摇了摇头,汗水都溅到了苏月涵的脸上。

    但苏月涵恍若未觉,她心疼的看着李乘风,又问道:“那是你中了其他人的法术么?”

    李乘风闷哼着摇头,他咬着毛巾挣扎着说着:“乾坤……乾坤……”

    苏月涵对赵小宝道:“你抓着他的手。”随后,她一只手捏住李乘风的脸颊,另外一只手取出李乘风口中的毛巾,道:“你说什么?”

    李乘风挣扎着说道:“乾坤,乾坤……洗髓……洗髓池……”

    “乾坤洗髓池?”苏月涵一愣,随即一惊“大师姐带你去了乾坤洗髓池?”

    李乘风痛苦的点了点头,苏月涵惊怒道:“她想害死你!?”

    李乘风见苏月涵愤而起身,便立刻一把紧紧抓住她,他浑身颤抖,哆哆嗦嗦,断断续续的挣扎道:“我,我……我要……变强!”

    苏月涵激动的说道:“可是,乾坤洗髓池没有几个人能够通过,你……你会死的!不行,你不能再……”

    李乘风死死的抓着苏月涵的手,这一瞬间他的意志力战胜了**巨大的疼痛,他目光坚定,直勾勾的盯着苏月涵,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要!变!强!”

    苏月涵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李乘风,眼圈发红,眼泪使劲的在眼眶里面打转,她呆呆的看着李乘风自己再一次咬住了毛巾,闷声忍耐着巨大的疼痛,苏月涵实在看不下去,她一抹眼泪,转身夺门而出。

    过不一会,赵小宝也很快跟了出来,他也抹着眼泪,低声道:“乾坤洗髓池是什么?”

    苏月涵道:“是灵山派的秘法禁地,利用灵山的天地灵气,通过法阵洗练修行人的肉身骨髓,从而迅速提升实力。”

    赵小宝眼睛一亮:“竟然还有这种地方?那我也要去!”

    苏月涵扭过头,冷冷的盯着他:“你?你连第一次都忍耐不下来的!那种疼痛你无法想像!”

    赵小宝咬着牙,目光闪烁,双拳紧握,一言不发。

    苏月涵知道他心中不服,便又道:“你想想你家少爷……他被当众鞭刑都可以一声不吭,此时却痛成这样,你觉得你能忍耐么?”

    赵小宝不服气道:“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苏月涵盯着赵小宝道:“如果少爷他带你去乾坤洗髓池,那必定是去大池,一旦发动大池法阵,那所有参与者便被捆绑在了一起,当中若是有一人意志软弱而放弃,那就意味着前功尽弃!你……想拖他的后腿和成为他的累赘么?”

    这一句话刺得赵小宝脸色阴晴不定,他正咬牙要反驳,却听见屋里面传来李乘风的惨叫声和嘶嚎声,这种声音,赵小宝和苏月涵从来没有听见过。

    这是一种近乎发狂的歇斯底里的声音,只听得两人一阵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两人想也不想,立刻冲进去,却见李乘风发狂一样抓着身上,将身上抓得一道一道的血印,只几下便鲜血淋漓!

    苏月涵立刻扑了过去,死死的抓着李乘风的两只手,但李乘风的身子疯狂拼命扭动着,两条腿屈膝使劲往苏月涵的身上踢去,仿佛失去了理智。

    苏月涵这个姿势无法躲闪,肩膀上被硬生生踢了一膝,险些肩胛骨都被踢碎,她强忍疼痛,咬着牙对赵小宝怒目而视:“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赵小宝如梦初醒,赶紧扑过去,死死的抱住了李乘风的双腿,可一开始李乘风一脚便蹬在赵小宝的胸膛上,将他踢得一个趔趄,嘴角都溢出鲜血来,但他恍若不觉,立刻一个翻身飞扑回去,死死的抱住了李乘风的双膝,让他无法发劲,再用自己的身子压住李乘风的膝关节,让他无法动弹。

    李乘风此时双手双脚都被控制,身子如同蟒蛇一样拼命扭动,他嘴巴里面的毛巾都被咬得稀烂,他嘶声嘶喊道:“痒!好痒!!”

    苏月涵和赵小宝只见李乘风此时露在外面的皮肤像流水一样的起伏着,外面的肌肤迅速的衰老变成一层硬茧,里面的肌肤则飞快的生长着,甚至能看见里面的血肉在蠕动。

    苏月涵含着眼泪,在李乘风耳边道:“李乘风,你忍耐住!现在你全身上下的血肉和骨髓都在重新生长,你不能去抓,否则破坏肉身鼎炉,将来就再长不好了!你忍耐住!!”

    这种奇痒带来的痛苦甚至远超剧痛,绝非人类所能忍耐。

    听到这番话,李乘风看向苏月涵的眼睛里面红通通的,带着泪水和乞求,那目光仿佛在乞求苏月涵杀了自己。

    苏月涵忍不住流下泪来,她将李乘风的两只手抓在一起,另外一只手飞快的捏着指诀,催动着法术,一根粗壮的树藤很快钻进屋内,将李乘风结结实实的捆绑起来,这根树藤仿佛一层衣服盖在李乘风的身上,既让他无法抓扯身上,又无法挣脱,同时也不会因为他扭动身子而给他的肉身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苏月涵见李乘风咬着牙,忍耐着这天下间无法想像的奇痒,他脸颊处的腮帮子肌肉鼓胀得几乎爆裂开来,牙齿都几乎咬碎,嘴角都溢出鲜血,她伸出手到李乘风嘴边,道:“你若是忍耐不住,便咬我!”

    此时巨大的痛苦已经让李乘风几乎失去了理智,他想也不想,一口便咬住了苏月涵的手掌,一下便咬得她手掌处鲜血淋漓,几乎咬下一块肉来。

    苏月涵眼角微微一抽,她强忍着剧痛,脸上却温柔的笑着,她轻轻抚摸着李乘风的头发,轻柔的哼着她儿时听过的歌曲。

    这歌声轻柔宛如春天的微风,暖暖的,柔柔的,像孩童稚嫩的小手,又如同母亲温暖的柔荑,它轻轻的抚慰在李乘风的心上。

    李乘风眼睛里面那一片狰狞的血红逐渐消退,他死死咬着苏月涵的手掌的嘴巴也一点一点的松开,他此时神智逐渐恢复,两眼看向苏月涵,带着愧疚和痛苦,他声音颤抖,流着眼泪,说道:“对不起……我,我太痛了……”

    这个面对强权从来不低头,这个面对死亡从来不畏惧,这个面对痛苦从来不求饶的像钢铁一样坚强的男子,在这一刻,软弱至此!

    苏月涵和赵小宝这一刹那都眼泪簌簌而下,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