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60章 真假谎言辨凶奸

第360章 真假谎言辨凶奸

    就在李乘风在乾坤洗髓池痛苦煎熬时,苏月涵与赵小宝回到了住处,她独自一人走进丛林之中,脸上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

    “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苏月涵咬着牙,低声说着,随后,在她脑后发髻中一抹黑影如同毒蛇一样缓缓爬出,这道黑影蜿蜒着顺着她的身子爬到大腿处,又爬到地面,然后汇聚成一团浓如黑墨一般的黑影,这团黑影中缓缓爬起一个身影,渐渐凝聚成形,正是周凌。

    周凌爬起身后,她盯着苏月涵,目光复杂,一言不发。

    苏月涵也充满敌意的盯着周凌,他冷冷的说道:“你都看到了?同安惨案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当所有人都放弃为他们挺身发声的时候,是谁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冒着被逐出山门,被废除法力,被诛杀灭门的危险为他们说话!”

    周凌盯着苏月涵,她缓缓说道:“我可以暂时不杀他!但是……他迟早要死在我的手中!”

    苏月涵微微安心下来,她试图祸水东引的说道:“千山雪才是罪魁祸首,你不找他报仇,却盯着李乘风,莫非……也是欺软怕硬?”

    周凌桀桀的笑了起来:“欠债是要还的!”说着,她身形化作一道黑雾,迅速化入地面之中,成为一道黑影,贴着地面,如黑蛇一般飞快的游走离去。

    苏月涵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心中更加的沉重:九幽冥王已经再次发现她了……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接下来,她要怎么办呢?再一次开始永无止尽的逃亡么?

    要扔下这里的一切,踏上逃亡之路么?

    就像一开始没有见到过李乘风那样?

    想到这里,苏月涵心中便像是有人用力揪了一把,生生的发疼,尤其是她想到与李乘风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她更是觉得胸中压抑的如有万斤巨石,这个念头光是想想,便让她透不过气来。

    自己,真的舍得么?

    苏月涵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一时间痴痴而立

    ……

    在灵山派另外一边,藏锦阁孔云真府邸。

    “孔师伯!冤枉啊!”阿绣跪在地上,神色惊恐,她身后站着两名幽行者,身旁跪着那一高一矮两名看守问天钟的修士,他们听见阿绣这句话,纷纷抬起头来,激动的大喊着。

    “孔师伯,就是阿绣骗我们去天孤峰的!”

    “没错,孔师伯,我们愿发最毒的毒誓!”

    孔云真目光凌厉的盯着阿绣:“你有何话说?”

    问天钟的事件结束了,但它的余波却远远没有结束,首先遭到清算的便是擅离职守的两名藏锦阁弟子!

    甚至,孔云真对这两人的愤恨还超过了千山雪和李乘风,因为若是没有他们的玩忽职守,便不会有李乘风擅自敲响问天钟,如果李乘风硬闯发生冲突,那李乘风不仅立刻严重触犯门规戒律,而且他们也会有充足的反应时间,不让李乘风敲响这个问天钟!

    可偏偏,他们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去看天孤峰的盛宴,结果导致了一桩引起轩然大波的堂审发生!

    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不仅灵山派要沦为笑柄,而且掌门也会质疑他孔云真的能力!

    因此,这两个人,必须严惩!

    可当孔云真当日时,他们却叫起撞天屈来,说是阿绣骗他们前往天孤峰。

    孔云真当时觉得是他们胡乱攀咬,可堂审之后回想起来,便信了一大半,因为阿绣是大师姐最为亲密的师妹,两人经常性的形影不离,阿绣将这两人骗走,让李乘风敲响问天钟,完全符合,可将阿绣抓来一对峙,反而问出了更大的问题!

    阿绣神色激动的大声道:“大师姐可以为我作证!当时天孤峰之宴弟子本来也要赴宴,可是半路上大师姐找到我,说让我前去神女峰天书台换班,弟子这才没有前往。”

    孔云真对大师姐的怀疑和怨恨越发的深重,更加怀疑大师姐在整个事件中扮演着一个不可告人的角色,而她的目的,更加的不可告人!

    “大师姐……”孔云真面色阴沉,眉宇间暗藏着愤怒“她可真是哪里都有她啊!去,把大师姐给我请来!”

    孔云真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愤怒与讽刺,阿绣听得心惊胆战,暗自埋怨:若是大师姐不帮这李乘风,自己岂有这样的无妄之灾?

    两名幽行者悄然消失,孔云真背着手在原地来回踱步,两名藏锦阁弟子和阿绣的目光紧张的跟随着他的身影而挪动着。

    等孔云真踱到第十个来回,一道青光一闪,两道黑影一闪,大师姐和两名幽行者便来到了场中。

    大师姐此时刚刚出禁地不久,她微微一瞥,立刻便大概明白是什么事情,可她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孔师伯唤我,不知何事?”

    孔云真冷笑道:“阿绣你自己说!”

    阿绣赶紧说道:“大师姐,天孤峰宴会之时,是不是你半路上唤我去天书台轮值?因此我才缺席天孤峰宴会的?”

    大师姐诧异的一愣,随即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微微摇头,道:“不是……”

    “大师姐!!!”阿绣这一刹那几乎都吓的瘫软在地上,她恐惧的哭了起来“大师姐,明明是你亲口跟阿绣说的啊!大师姐!!”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那日我在天孤峰上,直到问天钟响起,寸步未离,有许多灵山派弟子都可以作证!”

    阿绣哭道:“弟子绝没有说谎啊!孔师伯明鉴啊!”

    孔云真冷笑连连,他目光阴冷的盯着大师姐和阿绣,道:“你们两个,必有一人说谎!”

    大师姐不置可否,扭头看向两名看守问天钟的藏锦阁弟子,道:“为何不是他们说谎?”

    这两名弟子大骇,异口同声道:“弟子绝没撒谎!”

    大师姐冷笑道:“所以,我与阿绣便是撒谎,是么?”

    这两名弟子自然知道,若是罪名坐实,只怕便是滔天之祸,他们拼命磕头道:“孔师伯明鉴,弟子真的没有撒谎啊!”

    说完,都大哭起来。

    孔云真盯着他们两人深深看着,目光如鹰似隼,他冷笑道:“你们都没说谎,难道,说谎的是我,是问天钟不成!”

    堂前几人有的低声抽泣,有的沉默不语,有的抹着眼泪。

    过了一会,一名藏锦阁弟子快步而入,道:“孔师伯,藏清阁弟子李轩铭求见。”

    孔云真目光一闪,道:“让他进来。”

    很快,李轩铭快步而入,他看见堂中情形,顿时一愣。

    孔云真道:“你有何事?”

    李轩铭一礼,道:“弟子来禀报藏清阁弟子周结衣失踪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