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56章 浴血乾坤洗髓池

第356章 浴血乾坤洗髓池

    李乘风只稍微犹豫了一会,便很快目光坚定起来,他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要怎么做?”

    大师姐瞥了李乘风一眼,道:“走进去,站在中间即可!”

    大师姐并不认为李乘风能够坚持下来,也许,他能坚持一次,但是承受过这样极致的痛苦后,天底下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再次承受这样极致的痛苦,他们往往会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甚至谈之色变。

    大师姐也曾经承受过类似的巨大痛苦,那同样是天下间最极致的痛苦之一,现在她光是想一想,便觉得通体发寒,让她毛骨悚然!

    这是大师姐绝对不想再经历的事情,没有之一!

    李乘风?哼,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什么样的恐怖噩梦!

    大师姐取出怀中的通关玉牌,将它托了起来,悬停在半空之中,手掌轻轻往前一送,这块通关玉牌,便漂浮着幽幽向乾坤洗髓池中央上方飘去,悬停在凹陷的圆洞和尖锐的石柱中间。

    这块玉牌刚刚停下,乾坤洗髓池中便嗡的一声,从中央圆洞中猛然喷薄出一道绿光打在尖锐石柱上,然后迅速扩散向四面八方,深入岩石层的深处。

    紧接着这道绿色的波纹很快又汇聚回来,向中央的尖锐石柱处凝聚,然后绿光越聚越多,越聚越浓,最后浓得仿佛要结晶一般。

    李乘风惊愕的看了一眼大师姐,大师姐对李乘风打了个眼色,示意让他站到中间去。

    李乘风深吸一口气,站到了中间,头顶上方三四米高是尖锐石柱,下方两腿之间正对着深陷圆洞。

    这头顶尖锐石柱处的凝聚绿光此时猛然间落下,重重的轰击在李乘风的身上。

    李乘风这一刹那便觉得有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头压下,轰在他的身上,仿佛万斤巨力加身,几乎将他压垮,双膝都是一软,身子差点跪了下来。

    就在李乘风即将双膝跪地时,大师姐猛喝一声,道:“站直!不能跪下,保持经脉通畅!”

    李乘风立刻牙根紧咬,双足发力,多年来勤练不辍的童子功再一次给了他回报!

    强而有力的下盘仿佛千斤顶一样,硬生生顶起了这头顶上源源不断轰击下来的巨力,李乘风双膝颤抖着,双拳紧握着,一点一点的硬撑着站了起来,但他的腰却始终挺不直,上半身仿佛背着一座看不见的大山。

    大师姐喝道:“站稳!这就不行了?这还没有正式开始!这股力量是你所能承受力量的极限,你若是不能战胜它,就无法突破自己的极限!”

    李乘风一声嘶吼,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腰腹力量骤然爆发,将身子硬生生的挺直!

    当李乘风整个人站直后,他的头顶与石柱,腰胯与石洞形成了一条直线后,他顿时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压力便小了很多,仿佛一股磅礴巨力从他的身体中狂冲而下,而他只是一个过道,只要他保持通畅,便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冲击和痛苦。

    李乘风都有点不敢相信:这……这样就行了?这样的痛苦,看起来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夸张嘛!

    大师姐则在一旁恶意的冷笑着,带着一丝发泄的欲望,盯着李乘风,准备欣赏他接下来的反应。

    当这石洞顶部尖锐石柱的绿光骤然间全部冲泄而下后,稍微停歇了一下,让李乘风微微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样便算是结束了,很快石洞下面又到冲上来一道红光,这道红光从李乘风两腿之间的会阴穴而入,像一把锋利的利刃,瞬间透体而过,然后从头顶百会穴直冲而上,又汇聚到头顶尖锐石柱之中!

    这一刹那,李乘风整个人都眼前一黑,他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爆裂开来,鲜血四处飞溅,这一瞬间巨大的痛苦让李乘风有一种浑身所有的血管都被撕裂,每一寸神经都在爆炸,扭曲,哀鸣,哭嚎!

    李乘风在承受鞭刑时,能够忍住一声不吭,可这一瞬间,他实在是忍耐不住,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极为凄厉惨烈的嘶吼声!

    “啊!!!”

    这道红光来的快,去的也快,李乘风浑身鲜血,瞬间脱力,一下便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整个人剧烈颤抖着。

    大师姐冷笑着喝道:“站起来!!”

    不等李乘风动作,头顶一道绿光又猛然间轰落下来,打在李乘风的身上,这一次,李乘风身形巨颤,之前的巨力贯穿他的全身本没有造成多大痛苦,但此时,给李乘风造成的痛苦却远超之前他所承受的红光!

    因为这股巨力在李乘风浑身内外所有的伤口处迅速的洗刷了一遍,就仿佛烈火再次灼烤他每一处伤口,每一寸神经!

    李乘风痛得再次嘶吼,但这一次嘶吼,他便立刻破音,嗓子里面发出一股极为怪异的嘶喊声。

    这是人类受到最极致的痛苦时,所能发出的极限痛苦之音。

    但,这一切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很快第二轮红光再一次从下往上的冲击而上,再次贯穿李乘风体内。

    李乘风原本跪在地上的身形一下被冲击得悬空而起,他四肢颤抖着,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无法再次发力,他只能任由这股力量支配着他浑身上下每一处神经,任由这股力量来回冲刷,肆虐着他的身体。

    在鞭刑中,李乘风还可以因为剧痛而昏迷过去,可眼下这乾坤洗髓池中传来的力量,却让李乘风的神智无比的清晰,他仿佛置身在一个高处,低头看着下面那个饱受摧残的肉身。

    这样反复往来十个轮回,终于石洞中嗡的一声,尖锐石柱上的绿光渐渐消失,悬空的通关玉牌忽然往下坠落。

    大师姐手一招,它便飞回到了大师姐的手中。

    大师姐走下洗髓池中,来到浑身浴血,身子不停发颤,动弹不得的李乘风跟前,她蹲了下来,冷笑着说道:“像这样的经历,你还要经历八十次!按照时间来看,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每天必须承受八次!怎么样?是不是印象深刻?”

    大师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乘风,像一个食物链的顶级强者向下面的弱者伸出了自以为怜悯的橄榄枝:“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与我结为名义上的伴侣,便不用再受这天下的极痛之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