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51章 名为伴侣心难测

第351章 名为伴侣心难测

    孔云真瞪大了眼睛,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李乘风是你的……伴侣?”

    修行有五大必要:法财侣地器。

    修行的法门,修行的财力,修行的伴侣,修行的地府,修行的法器。

    并不是说,要想成为大修行人,这五点缺一不可,但有这五大要素的话,成为大修行人便会事半功倍。

    而修行人的伴侣,在五大要素中排列第三,仅次于法门和财力,可见伴侣的重要性。

    修行路途漫长而孤独,最重要的是很难得有一个可以彼此完全信任,可以互相交托性命的搭档。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可修行的伴侣却往往是从一而终的,因为一旦其中一方抛弃另外一方,那修行界就再也不会有人信任这个人,而愿意和此人结为伴侣了。

    因为对于修行搭档,最重要的不是别的,恰恰便是最难得的:信任!

    既然可以抛弃或者背叛前任的伴侣,那如何不能保证他不会背叛抛弃下一任?

    最关键的是,一旦结为伴侣,这便意味着一切都要与对方共享:财产、法术、法宝、法门等等修行人最为珍贵的事物。

    对于李乘风来说,如果他真的成为了大师姐的修行伴侣,那无异于走上了康庄大道,简直是从此修行之路前途无量,一帆风顺!

    可这家伙凭什么能成为大师姐的修行伴侣?

    大师姐看上他哪一点了?

    长得俊朗?别开玩笑了!灵山派比李乘风俊朗得多得是!

    有侠义心肠?!别开玩笑了!!烈焰冰山的外号是怎么来的?

    如果大师姐不是在灵山派,就她那行事作风,跟邪门邪派的家伙,没有什么区别!

    可……到底是为什么?

    一时间原本向着李乘风的藏清阁诸多弟子,此时一下态度全变,一个个充满了嫉恨的看着那个被吊着的男子。

    嫉妒使人扭曲!

    苏月涵则盯着大师姐,她暗自咬牙:这定是大师姐向她发起的反击和报复!为了一报她之前威胁大师姐的仇!

    哼!

    大师姐对孔云真道:“孔师伯没有听错,李乘风便是我的修行伴侣。”

    孔云真怒道:“岂有此理,简直儿戏!他怎么可以做你的修行伴侣!”

    修行人找修行伴侣,往往找的是门当户对的修士,因为涉及到一切的共享,所以只有门当户对才会让双方满意。

    可……李乘风有什么?

    大师姐淡淡的笑了笑,道:“小女儿家的私事,就不劳孔师伯费心了。若有下次,一定事先请孔师伯先过目掌眼。”

    场下有人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大师姐绵里藏针,话中藏话的暗自怼了一波孔云真,意思就是告诉他:找什么伴侣,这是我的私事,您老人家就别指手画脚了。

    孔云真自然听得出来,而且他也不怀疑大师姐这话的真伪,因为修行人结为伴侣,并没有世俗夫妻那些繁文缛节,有明媒正娶各种繁琐的礼仪。

    事实上,只要男女修行者双方互相信任,互相同意结为伴侣,这伴侣便算结成。

    而且,大师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层关系,对她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所以,在场这么多人,只有苏月涵和赵小宝这两个贴身亲近的人才知道,大师姐是在信口开河,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怀疑大师姐是在说谎!

    孔云真无法反驳大师姐的话,而且……大师姐的话最有道理:自己替伴侣扛事,这也叫事?

    既为伴侣,互相扶持,同甘共苦,这是理所当然的!

    可孔云真真的能把这鞭子抽到大师姐身上吗?

    大师姐在藏秀阁威望之高,除了阁主以外,不做第二人想,若是真抽上去,藏秀阁肯定就炸锅了!

    孔云真头大如斗,恶狠狠的瞪了李乘风一眼,咬牙道:“既然如此,那这鞭子便暂且记下,若是再犯,二罪合一,便是金仙保你,也决不轻饶!”

    藏剑阁等人一声欢呼,赵小宝立刻飞扑过去,手忙脚乱的将李乘风从吊环上解下来,苏月涵在含着眼泪上前,只见李乘风背脊处一片血肉模糊,白骨森森可见,甚至透过背脊都能看见他胸膛蠕动的肺叶和跳动的心脏!

    可见方才这二十几鞭将人打成了什么样子!

    大师姐手一伸,一旁的阿绣面容古怪的上前将一件柔软的披风交到大师姐的手中,大师姐盈盈上前,将披风盖在李乘风的背脊上。

    大师姐冷冷的说道:“带回去好生静养。”

    说完,她转身而去。

    小铃铛在一旁吐着舌头,低声促狭的对柳素梅说道:“哎呀,师姐你的小情郎要被抢走啦?”

    柳素梅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个已经昏迷被傻大个背着,被苏由等人簇拥着的李乘风,她轻声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说着,她对小铃铛笑了笑,道:“他没事了,走吧。”

    小铃铛扮了个鬼脸,嬉皮笑脸道:“师姐,你心可真大,小情郎被抢走了都不生气!”

    柳素梅道:“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小铃铛道:“哇,师姐,你真有大妇风范!果然是个可以当正宫娘娘的!”

    柳素梅佯怒的抬起手,一副要打她的样子,笑骂道:“越说越不像话,回去再收拾你!”

    小铃铛刚要说话,便见赵小宝红着眼睛上来,朝着他们以灵山派藏剑阁的礼仪微微一礼,道:“洗月李家仆从,灵山派弟子赵小宝谢过两位女真人仗义出手,救我家少主于危难!”

    柳素梅微微一笑,道:“人在江湖,理当互相帮助。”

    小铃铛在旁边嘀咕道:“怎么没见你去帮其他人?”

    柳素梅斜了小铃铛一眼,小铃铛赶紧捂住了嘴,故作慌张的样子:“方才我说出来了?”

    柳素梅笑骂道:“你这小蹄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小铃铛嬉皮笑脸的对赵小宝扮了个鬼脸:“小宝,又见面了!你怎么总是哭哭啼啼的?”

    赵小宝脸色微红,没敢看这个性格泼辣,伶牙俐齿的小铃铛,他对柳素梅又是一礼,道:“少爷若是醒了,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谢!小宝这先告辞了,还请素梅仙子和小铃铛姐姐见谅。”

    小铃铛佯怒道:“喂,为什么她是素梅仙子,我就是小铃铛姐姐了?”

    赵小宝愣了一下,吃吃的说道:“小铃铛……妹妹?”

    小铃铛大怒,上前伸出手便揪住了赵小宝的耳朵:“我看起来这么小么?”

    赵小宝大痛,连忙求饶道:“大姐姐,是大姐姐!”

    小铃铛不依不饶道:“我看起来有这么老么?”

    赵小宝哭丧着脸:“铃儿仙子,放过小宝吧!”

    小铃铛这才松开手,赵小宝赶紧看也不敢多看她一眼,捂着耳朵便飞快溜走。

    柳素梅瞪眼呵斥道:“小铃铛,越来越不像话了!”

    小铃铛嬉皮笑脸道:“师姐,你不觉得欺负这个家伙很好玩么?”

    柳素梅苦口婆心的劝道:“欺人者,人恒欺之!”

    小铃铛嘻嘻笑道:“就他那怂包样子,给他三个胆,看他敢欺负我不?”

    柳素梅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最后扭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化作一道青光离去的大师姐,以及在远处正一动不动,呆立原地的赵飞月,她轻轻的一声叹息,低声喃喃道:“万里红尘万里山,百年相思百年还。天仓太穹齐飞堕,回首遥望落梅关。”

    说完,她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