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50章 持义得道必多助

第350章 持义得道必多助

    灵山派的鞭刑是让灵山派弟子最毛骨悚然,谈之色变的刑罚,因为它并不像一般的鞭刑一样,只是用特殊处理的皮鞭将受刑者抽得皮开肉绽。

    对于修行人来说,肉身的伤害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件特别恐惧的事情,因为在漫长的修行中,斗法总是会必不可免的对肉身鼎炉造成伤害,同时也会产生巨大的疼痛。

    因此如何尽量少的避免伤害,如何快速的治疗伤口,如何忍耐肉身鼎炉因为破损带来的巨大疼痛。

    要知道,疼痛在这一瞬间是可以完全打乱一个修行人的运气和调息的,甚至可以摧毁那些意志不怎么顽强的修行人的神经。

    所以,很多的修行人都接受过肉身鼎炉的磨砺训练,只是没有玄生门那么严酷变态。

    但灵山派的鞭刑并不是简单的对肉体进行鞭笞伤害,而是同时产生雷击法术,对于受刑人同时进行肉身和精神上的双重伤害。

    而且肉身上的这种伤害是用雷电贯穿全身,将伤口处的剧痛瞬间放大十倍。

    任何疼痛,一旦放大十倍,那就不再是普通的疼痛,尤其是鞭笞这种痛得让人撕心裂肺的疼痛!

    “啪!”

    紧接着又是一鞭,同时天空又是一道雷霆轰击下来,李乘风身上电流乱窜,无数的火花电流像一群野兽在李乘风已经绽开的伤口处横冲直撞,肆意狂欢。

    李乘风一声长长的闷哼,他的身子再次紧绷了起来,双手用力得几乎将自己的身子都拽了起来,但很快又坠落下去,荡在铁环下,身子微微飘动着。

    随后鞭笞一下接着一下,根本不让李乘风有喘息的机会,天空中降下的雷霆一下接一下的轰击在石柱上,石柱上传递下来的电流如同万蛇狂舞,将李乘风狠狠噬咬。

    李乘风一开始,脑海中还能勉强保持神智,在狂暴的电流轰击下,身上传来的剧痛达到极点以后,逐渐蓄积成一种恐怖的力量,开始吞噬他的神识。

    这种疼痛此时反而变得逐渐麻木,他眼前越来越黑,仿佛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个时候,才是灵山派的鞭刑最为恐怖的地方!

    “他要撑不住了!”

    阿绣低声说了一句,大师姐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拳头也不自禁的握住。

    “二十二鞭……”阿绣感叹着说道“是个人物!千山雪败的不冤,竟然能撑二十二鞭!”

    这时候便是其他人也看出李乘风撑不住了,他到底只是一个血肉之躯,而且又不敢用仙力抵抗,最关键的是,这些电流也并不直接入侵李乘风的体内,而只是在李乘风肉身表层的伤口处肆虐,制造巨大的疼痛摧毁李乘风的意志和神经。

    苏月涵和赵小宝此时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苏月涵更是捂嘴哽咽。

    藏剑阁韩天行等其他人更是一个个抹着眼泪,神情悲愤。

    “为什么,为什么乘风师兄为民请命,却要遭受如此刑罚!”韩天行咬着牙,低声哭泣着。

    天俊眼眶发红,他低声道:“因为……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修行人。”

    天俊这一句话看似离题,却恰恰点题,一下说出了孔云真为什么要下狠手责罚李乘风的根本原因。

    不仅仅是因为他挑衅了他们这些尊长的权威,不仅仅是因为他冒犯了掌门的清修,更是因为他触碰了修行人这个庞大的利益群体。

    作为修行人,你居然为了平民而向自己的师兄发起攻击?而且还因此挑动灵山派的内乱?

    是何居心!

    在天俊看来,李乘风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不像大多数的修行人那样,有着一颗冷漠的内心。

    他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深藏着一颗火热的内心,它像金子一般耀眼,像熔岩一般滚烫!

    他能焐热那些内心还没有彻底冰冷的人,但同样也能灼伤那些已经彻底冷血的……怪物。

    众人眼看着第二十三鞭抽打在李乘风身上的时候,李乘风已经没了动静,有些人心中狂喜,有些人心中暗叹,有些人嘲弄。

    赵小宝此时再也忍耐不住,他冲了出去,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哽咽着哀求道:“孔师伯,弟子小宝愿替少爷挨剩下的鞭子,少爷他知错了,就请孔师伯绕过他这一次吧。”

    说完,他脑袋嗑在石板上嗑得咚咚直响。

    苏月涵此时也忍泪出列,跪下哀求道:“弟子恳请孔师伯念在李乘风是新入门弟子,又是初犯,情有可原,放过他这一回吧。弟子愿替乘风师兄挨剩下的责罚。”

    藏剑阁的苏由也要挺身而出,却被天俊一把拉住,天俊低声道:“你身负重伤,上去领死么?我去!”

    天俊刚出列,便见欧阳南也站了出来,两人相视微微颔首,然后上前跪下,欧阳南叩首道:“孔师伯,弟子愿为乘风师弟接受剩下的惩罚,还请孔师伯看在师弟乃是初犯,又年轻气盛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吧!”

    天俊也道:“弟子愿为乘风师弟接受剩下的责罚!”

    孔云真刚要说话,便见藏剑阁的大师兄也站了出来。

    大师兄上前,跪下叩首道:“孔师伯,乘风师弟也是一心维护灵山派之声誉,只是年轻人难免冒失冲动,用错了手段方式,但一片拳拳之心,却是赤诚。还请孔师伯念在戒律堂治病救人的目的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这一番话说得很是厉害,柳素梅、大师姐等人暗自点头,孔师伯每一句话听起来都是站在灵山派的立场上说话,但每一个字又都是在为李乘风开脱,同时字里行间又有隐隐的威胁之意。

    孔云真冷笑道:“连你也要为他求情么?”

    孔云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反击了大师兄:说这么多,你还不是因为同一天阁,互相包庇?

    大师兄沉声道:“师弟既是藏剑阁弟子,也为灵山派弟子,我为藏剑阁大师兄,自然有缺乏约束管教之责,理当领受责罚。”

    孔云真冷笑道:“哦,那你的意思是,我为灵山派师伯,也有失察之责了?”

    大师兄道:“弟子不敢!”

    孔云真还要再说话,便见灵山派藏清阁的弟子李轩铭也站了出来,叩首道:“弟子愿为乘风师弟接受惩罚。”

    李轩铭是藏清阁的旗帜,他这一动,藏清阁呼啦啦的便跟着推金山倒玉柱的跪下,异口同声道:“弟子愿为乘风师弟(师兄)接受惩罚!”

    他们挺身而出,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李乘风为民请命,这一点深深的震撼了他们,而且之前那一番热血沸腾的话,更是激发了他们强大的认同感和同情心。

    他们是修行人,但同样也是人,血仍未冷的人!

    这一幕震撼了孔云真,他意识到,不管他怎么做,李乘风都悄无声息的在灵山派中撕开了一道伤疤,一道看不见的伤疤!

    孔云真怒不可遏:“你们是在逼宫吗?你们藏清阁与藏剑阁八竿子打不着边,凭什么替他求情!”

    大师姐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她难以察觉的一笑,随即也走了出来

    孔云真一见,顿时怒道:“怎么,你要替他求情么?你凭什么?”

    大师姐悠悠的说道:“乘风师弟遭受责罚,身为修行伴侣,岂能袖手旁观?”

    孔云真万万没想到,大师姐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他脱口道:“什么伴侣?谁?”

    大师姐瞥了一眼场中的李乘风,淡淡的说道:“自然便是这个李乘风了!”

    场中虽然有人心中猥琐的暗自猜测,可当大师姐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口说出来时,场中不啻于投下一个重磅炸.弹,炸得众人只觉得天摇地动!

    苏月涵在这一瞬间也瞪大了眼睛,猛的扭头瞪向那个大名鼎鼎的……烈焰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