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49章 鞭打极刑雷加身

第349章 鞭打极刑雷加身

    李乘风沉默了一会,在这令人窒息压抑的气氛中,他微微一礼,嘶哑着嗓音道:“弟子……无话可说!”

    场中众人传来一阵微微的叹息声,有人遗憾,有人惋惜,也有人庆幸。

    孔云真喝道:“此案就此完结!”他转头对千山雪道:“千山雪,你若是不能扫平玄生门,这灵山派你就不用再回来了!”

    千山雪哈哈大笑:“若是不能扫平这小小的玄生门,我当场自尽!”

    没有人怀疑千山雪会无法扫平一个小小的玄生门,而且他还有整个藏锦阁之助。

    孔云真此时又回身,对李乘风沉声道:“既然判完同安之案!那现在便来说说李乘风你的过责!”

    藏剑阁诸人顿时心又提了起来,但李乘风仿佛有所预料,他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孔云真厉声道:“你冒然敲响问天钟,搅乱掌门清修,此罪一!你目无尊长,咆哮堂审,此罪二!你以下犯上,攻击尊长,此罪三!如此三罪,任何一条都足以将你定为死罪!”

    千山雪满脸兴奋:“对,若是灵山派弟子都像他这般,长此以往,如何了得!”

    场下又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孔云真用力顿动权杖,将声音镇压下去,他怒视千山雪,喝道:“千山雪你此时是戴罪之身,休得猖狂!若是不能立功而回,必治你重罪!”

    千山雪低头退后一步,表示畏惧,但他却低头一笑,充满轻鄙。

    孔云真对李乘风又道:“虽然本欲治你死罪,但念你是为同安百姓申冤,为公理道义张目,便罪减三分!罚你废除修为,逐出灵山派!”

    李乘风心中猛震,他猛的抬起头来,失声道:“师伯!”

    藏剑阁苏由、天俊等人齐声道:“孔师伯,开恩啊!”

    大师兄此时也站起身来,高声道:“孔师伯,念在乘风师弟他一心为民,开恩啊!”

    孔云真冷冷的瞥着李乘风,一言不发,此时旁边响起一个刺耳的声音,却是战齐胜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是啊,唯独心里面没有灵山派!”

    这一句话可恶毒到了极点,孔云真看着李乘风的目光越发的厌恶,他怒哼一声,刚要说话,却忽然间听见大师姐开口说道:“孔师伯,若是将李乘风驱逐,怕是将来事情传开,于我们灵山派的名声不利!不如,换个责罚,既能惩前毖后,又能挽回名声,两全其美,岂不更好?”

    孔云真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什么责罚?”

    大师姐瞥了一眼李乘风,淡淡的说道:“不如重重罚他鞭刑,如何?”

    孔云真沉吟起来,心中颇为意动,毕竟他也不想因为此时而摊上污名。

    千山雪忍不住跳起来道:“以下犯上,目无尊长,竟然只罚区区鞭刑?这将来如何服众?”

    大师姐斜睨着千山雪,道:“那你灭人满门,害人满城,就算戴罪立功,又该如何责罚?”

    千山雪大怒,却不敢再说。

    孔云真想了想,对一直沉默不语的赵飞月道:“殿下以为如何?”

    赵飞月瞥了一眼李乘风,道:“我本外人,不宜插手。”

    孔云真道:“殿下何出此言!殿下既为掌门高徒,又为案件证人,如何算得上是外人?”

    赵飞月便道:“既然此处是戒律堂,那么戒律二字,一为戒,二为律。戒当是引以为戒的戒,律当是严于自律的律。那既然是引以为戒,严于自律,那当初创立戒律堂的目的就是为了治病救人,而不是恐吓威压!”

    孔云真颔首道:“殿下的意思,老朽已然明了。”他转头看向李乘风,目光严峻,道:“李乘风,你是愿意被废除法力,逐出师门,还是愿意重罚五十鞭!”

    “什么?五十鞭?”苏由等人惊怒的大声喊了起来。

    天俊也是激动异常:“别说五十鞭,便是十鞭又如何能有人撑得住!”

    便是大师姐和赵飞月都震惊的看着孔云真。

    这个老东西这一下不可谓不绝!

    李乘风若是选前者,孔云真便如愿以偿的将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赶出灵山,以威慑其他的灵山派弟子,否则都来效仿李乘风,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李乘风若是选择后者,就算没被打死,那也极大的威慑了其他的弟子,也大大的出了一口孔云真心头恶气。

    因此,孔云真的态度极为强硬,目光极其锐利坚定。

    李乘风对此早有准备,他知道自己若是出头,便是向一个庞大而腐朽的利益群体发起挑战,必将遭到极为恐怖的反扑!

    五十鞭,李乘风不知道自己能挨多少下,但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李乘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弟子,愿受鞭刑责罚!”

    苏由惊怒道:“乘风师弟,不可啊!你会被打死的!”

    李乘风回过头,朝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对两旁夹过来的幽行者道:“不劳大驾,要我去往何处?”

    其中一名幽行者显然对李乘风颇为敬佩,他并没有挟持住李乘风,而是以手示意,让李乘风站到不远处的石柱台上去。

    这个石柱台上顶端挂着两个铁环,李乘风站上去,后,这石柱下便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两个铁环缓缓下坠,变成两个吊着铁环的铁链。

    李乘风顿时会意,上前伸出手,其中一名幽行者上前把李乘风的上衣扯掉,露出他的胸膛和背脊,然后将他的双手穿进左右两个铁环之中,将他吊了起来。

    众人眼见李乘风被吊得离地两米左右,随后一名幽行者手中一抖,袖口中钻出一条冒着湛蓝色火花的长鞭。

    人群中众人看着李乘风的目光各色不一,千山雪,战齐胜只恨不得一鞭便将李乘风抽死,而藏秀阁中同样也有一人,目光兴奋灼灼,恨不得自己上去执鞭将李乘风抽死,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黄霓裳。

    旁边阿绣低声对大师姐道:“大师姐,你说他能挨几鞭?”

    大师姐眉头紧皱,她当然知道李乘风不可能挨得过五十鞭:“也许……最多十鞭。”

    阿绣道:“要我说呀,最多五鞭,他就要撑不住了!”

    此时她却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声音:“不,要打满五十鞭,一定要打满五十鞭!”

    阿绣诧异的回头,却见蒙着面纱的黄霓裳紧握双拳,目光兴奋,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小铃铛和柳素梅此时退到了一边,小铃铛低声道:“师姐,你不……帮他说句话么?”

    柳素梅摇了摇头,低声道:“此时出声,适得其反!”

    他们说话间,便听见两个幽行者一人挥鞭,啪的一声响,鞭子抽在李乘风身上那一刹那,同时天空轰隆一声劈下一道雷霆,击在这石柱上,电光乱窜,然后涌入到李乘风的体内。

    这一刹那,李乘风只觉得自己浑身所有的毛孔都要炸裂开来,一种他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剧痛撕裂了他每一寸的皮肤!

    这一下,李乘风便几乎昏厥过去!

    众人只见李乘风背脊出一下便绽开一道口子,翻开的血肉里面电光乱窜,李乘风整个人绷得紧紧的,身子像一道拉紧的弓,下一秒钟似乎都要断裂!

    李乘风此时看不见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眼前一片漆黑,耳朵里面如同有无数道雷霆乱滚,待过了一会,他才依稀能够听到一名幽行者声音沙哑的高声数着数:“一!”

    紧接着,又是一鞭抽下!

    轰隆一声雷霆巨响,李乘风的身子再一次紧绷,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千山雪哈哈狂笑道:“想喊,就大声的喊出来,让所有人都听听,让他们都记住这个声音!”

    李乘风此时抬起眼帘,他的睫毛都在颤抖着,嘴角也渗出一丝鲜血,他朝着千山雪看了一眼,眼神轻蔑到了极点,随后,他低声对执鞭的幽行者笑了笑:“用点力,你这两下,还没我娘打得疼呢!”

    众人闻言,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赵小宝热泪盈眶,低声道:“是的,少爷,你说过:如果挨打,千万不能喊给他们听!李家虽然破落,却有几分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