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48章 功败垂成亏一篑

第348章 功败垂成亏一篑

    千山雪看见坤叔自杀,一时间愣住了!

    以他的自负,根本没有想到战家的噬魂虫居然能够被人的意志所战胜!

    噬魂虫大名鼎鼎,千山雪自然是知道它的厉害,也正是因为这样傲慢到极处而产生的自信让他完全错估了情势!

    坤叔自杀了!

    千山雪和战齐胜手中最为得意的底牌……刹那间荡然无存!他们两个都陷入了极度的震惊和慌乱之中!

    李乘风此时也同样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一时间思乱如麻。

    便是这个时候,苏月涵突然站出来高声道:“少爷!”

    这一声呼喊,一下惊醒了李乘风,他一抹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怒视千山雪,对孔云真一礼道:“孔师伯,你也看到了!千山雪师兄为了栽赃嫁祸,无所不用其极!如此卑劣,如此恶毒,岂是名门正派所能为!还请孔师伯,主持公道!”

    孔云真此时头大如斗!

    他如果再继续偏袒千山雪,只怕他在灵山派的威望要荡然无存!

    灵山派可不止一个藏锦阁,同样还有藏秀阁和藏清阁,至于藏剑阁……孔云真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存在。

    论实力,藏清阁和并不弱于藏锦阁,论势力,藏秀阁也并不比藏锦阁差多少。

    孔云真头痛的看着千山雪,说道:“千山雪,你还有何话说!”

    千山雪终于方寸大乱,他嘶声道:“这是灭口!你们都看到了,这是灭口!!”

    众人鄙夷的看着千山雪,尽皆不语。

    任谁都知道这一次堂审,千山雪大败亏输,底牌尽出却被李乘风绝地翻盘!

    李乘风虽然付出惨痛的代价,可他毕竟赢了!

    最大的最有力的证人当场死在众人眼前,而且临死前反咬一口,千山雪这真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李乘风厉声道:“千山雪,你为非作歹,丧尽天良,诬陷不成反露马脚!这里这么多同门师兄弟看见,你还想抵赖不成!你把这灵山戒律堂当成什么地方了!你把灵山的门规戒律当成什么了!”

    千山雪此时羞怒交加,他扭头看向孔师伯,嘶喊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孔云真叹了一口气,道:“既然是堂审,就要讲堂审的规矩。千山雪,你抵赖也没用!”

    千山雪此时像一头困兽,他疯狂的嘶吼着:“陷害,这是陷害!有人想要挑起我们灵山派的内战,这是陷害!!”

    大师姐盯着千山雪,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眼睛里面闪动着一抹兴奋的神色,仿佛看见自己的计划又前进了一步。

    孔云真举起手中的权杖,高声道:“现在,老朽要宣布堂审结果!”

    苏月涵兴奋激动得手使劲抓着赵小宝的胳膊,赵小宝也恍若未觉,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等待着那个正义的审判!

    千山雪终于被激得完全失态,他道:“是,同安那些蝼蚁贱民,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场中顿时一片哗然。

    当下便有人怒喝道:“千山雪,你丧心病狂!”

    千山雪猛的扭头,他眼睛赤红,面容狰狞,咬牙切齿道:“我丧心病狂?你们摸摸自己的心,好好想一想,难道,你们就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么!我只是把你们所想的事情做了出来而已!你们这些伪君子!!”

    孔云真喝道:“千山雪!我现在判你……”

    他话没说完,忽然间一名灵山派弟子神色慌乱的冲了进来,高声道:“战讯!战讯!!”

    众人闻言一阵愕然,有些没反应过来。

    战讯?

    什么战讯?

    这名弟子满头大汗,扑进场中,单膝跪下,高声道:“孔师伯,诸位师兄师姐,战,战讯!”

    孔云真皱眉喝道:“起来说话!什么战讯?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这名弟子起身,却依旧难掩震惊之色:“玄,玄生门向我们宣战了!”

    “什么!!”

    场中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无不一阵大哗!

    这简直是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玄生门竟然敢向天下第三的灵山派宣战?

    千山雪哈哈大笑:“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纵容那些蝼蚁的下场!他们不仅不会领情,而且还会来反咬一口!”

    孔云真盯着这名弟子,喝道:“此话当真!战书何在!”

    这名弟子连忙捧出一封烫金的书帖,孔云真接过一看,顿时怒不可遏的将这书帖撕成了碎片。

    “小小玄生门,竟然敢向我们灵山派宣战!!”孔云真愤怒的咆哮道。

    战齐胜顿时挺身高呼,大声道:“此事因千山雪师兄而起,定当以千山雪师兄而终!藏锦阁师弟愿随千山雪师兄讨伐玄生门,以扬我灵山派之威!”

    藏锦阁的弟子们也都反应过来,纷纷高呼:“对,师弟们愿随千山雪师兄讨伐玄生门!”

    “不好!千山雪要脱罪!”天俊下意识脱口说道。

    “可恶,不能让他脱罪!”苏由咬牙切齿的想要挺身高呼。

    大师兄转头目光凌厉的瞪着他们:“你们还不明白吗!就算给千山雪定罪,其责罚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现在外敌当前,谁若是再提此事,便是灵山派的罪人!”

    果不其然,场中有藏清阁的弟子跳起来怒喝道:“千山雪,你想以此脱罪吗!”

    李乘风更是不能容忍千山雪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他朝孔云真厉声道:“孔师伯,玄生门宣战与同安惨案,这是两件事,岂可混为一谈!”

    战齐胜此时也同样厉声呵斥道:“李乘风,外敌当前,我们灵山派自当团结一心,抵御外敌才是!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置千山雪师兄于死地!此时玄生门与我们灵山派开战,你竟然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你是何居心!”

    这顶帽子实在是太厉害,李乘风心中一沉!

    事情变化得实在太快,这一次堂审,从李乘风发难,到千山雪反击,再到柳素梅助阵,随后千山雪绝地反击,李乘风又绝处逢生,最后竟然千山雪又遇到了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借机脱身!

    这冥冥当中,莫非……真的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帮着这个恶魔?

    孔云真此时顿下权杖,大声喝止场中越来越大的嘈杂声,他喝道:“现在外敌当前!一切以御敌为重!千山雪,事情既因你而起,便由你率领藏锦阁弟子前往讨伐玄生门,戴罪立功!”

    千山雪哈哈大笑,一礼道:“弟子领命!”

    “这!!”

    赵小宝怒不可遏,刚要大声怒骂,却被苏月涵一把拉住,赵小宝激动愤怒的朝着苏月涵低声道:“这若是让千山雪也脱罪了,那……坤叔就白死了!”

    苏月涵摇了摇头,她低声道:“他不会白死的!你要相信你家少爷!”

    孔云真目光严厉的盯着李乘风,道:“李乘风,你可还有话要说?”

    场上顿时一片肃静,所有人都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个以弱击强,但最终功亏一篑,让千山雪逃脱惩罚的年轻人。

    虽然他最终失败了,可是他展现出来的魄力与意志,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撼,铭记于心!

    此子若是将来能活下去,必成大器!

    这是场中每一个人共同的观念,无论他们是轻鄙,是厌恶,是憎恨,是钦佩还是爱慕!

    可是,这样的李乘风,在眼下这个情形,他到底又会如何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