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47章 义仆殉命结宿敌

第347章 义仆殉命结宿敌

    孔云真狐疑的盯着坤叔,他是很不喜欢,也很不欣赏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的,在他看来,这是邪魔外道才会用的卑鄙手段。

    可在这种节骨眼上,两边都如同战场上刺刀见红,肉搏厮杀的战士,为了活命,为了生存,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不仅底牌尽出,而且杀招尽放!

    在这种情况下,李乘风不可能留手,千山雪自然也会无所不用其极。

    但……这个李乘风,真的是转世叛仙么?

    赵飞月此时盯着场中,她身形刚要动,想要上前说话,却听见旁边大师姐低声道:“你还是静观其变的好。若他是转世叛仙,你抓他回去复命,自然两全其美;可万一不是,你贸然出头,岂不是要遭人耻笑?”

    赵飞月看了大师姐一眼,她不解的低声道:“你为何三番两次的帮这个家伙?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帮他,我只是在帮我自己……”

    赵飞月满心疑惑,却没有再追问,因为她知道再问也不会问出什么。

    千山雪得意的对坤叔道:“你姓甚名谁?”

    坤叔白色的眼眸一动不动,他嘴唇哆嗦了一下,声音沙哑的说道:“老奴……姓李名坤。”

    千山雪道:“告诉这里所有的同门,你是何人?”

    坤叔道:“老奴……乃是洗月李家的管家。”

    千山雪哼了一声,道:“那此人……你可认识?”

    坤叔顺着千山雪的手指看向李乘风,他灰白的眼眸盯着李乘风看了一会,缓缓点了点头,道:“认识……他是洗月李家的少主,李乘风。”

    李乘风忍耐不住,一声嘶喊:“坤叔!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坤叔盯着李乘风,眼神空洞,机械呆板的说道:“认识……你是洗月李家的少主,李乘风。”

    李乘风哽咽道:“坤叔!是我啊,我是乘风啊!”

    坤叔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但依旧机械的说道:“你是洗月李家的少主,李乘风。”

    千山雪哈哈大笑起来,他此时像一只抓住了老鼠的花猫,戏谑的看着自己爪下的食物,他笑道:“李乘风,你就别挣扎了!他现在只听从于我的命令!”他转头对坤叔道:“说,把整件事情的经过说清楚!藏清阁的孙博仁是如何到洗月李家收纳俸禄,却惨遭洗月李家毒手的?”

    李乘风眼皮猛的一跳,他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家中昏迷的那件事情,事后,他问赵小宝,赵小宝语焉不详,哄骗他说孙博仁已经离开……

    想不到……

    李乘风感觉到一股空前的危机正在袭来,他强忍着悲痛,正飞快思索着办法,却忽然间听见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正是大师姐的声音。

    “李乘风,噬魂虫并非无懈可击,你若是能激发起他记忆深处的共鸣,便可以短暂的唤醒他最后残余的神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坤叔正木讷喃喃的说道:“那日,灵山派的修士来到我们洗月李家收纳供奉,他……”

    众人正屏气凝神的听着,却忽然间听见场中响起了一个哽咽的微弱的歌声,这个声音颤抖着唱道:“我家门前两棵树,一棵劈来做拐杖,一棵劈来换纱布;我家屋后两头猪,一只宰来煮肉汤,一只宰来换酒醋……”

    众人愕然的看向李乘风,不知道他为何在此时突然唱起了儿歌……而且还是如此幼稚可笑的儿歌。

    千山雪哑然失笑,道:“李乘风,你莫非是怕得失心疯了不成?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唤醒他了?没用的,噬魂虫入体,神仙难救!”

    李乘风此时恍若未闻,他热泪盈眶,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儿时坤叔管着自己,但自己却嫌坤叔碍事,捉弄于他,让他摔得腿断骨折的情形。

    当时,李乘风一边为坤叔包扎,一边向坤叔讨好乞求,让他不要告诉自己的爹娘,坤叔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又是宠爱的看着他,告诉他:只要他能在他数十个数字之内唱一首歌给他听,他便不去告状。

    李乘风自幼便有急才,张口便编了一首儿歌。

    直到现在,李乘风都记得,自己唱这首歌时,坤叔那宠溺的目光和慈祥的眼神。

    那时爷爷看着孙子的目光,那是即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的宠爱。

    坤叔此时一动不动的灰白眼眸忽然颤动了一下,他直勾勾的盯着李乘风

    李乘风哽咽着唱道:“……我家衣柜两丈布,一丈扯来做衣裤,一丈包好送坤叔。坤叔坤叔莫生气,乘风生来便淘气,酒肉孝敬表敬意,莫告爹娘与亲戚。”

    李乘风唱着唱着,千山雪嗤笑一声,正要嘲笑,却忽然间看见坤叔挣扎着抬起手来,喉咙里面发出嗬嗬的声音,他断断续续,挣扎着说道:“少……少爷!”

    这一声呼喊让李乘风的眼泪夺眶而出,他泪水滂沱,一旁的赵小宝也泪流满面,呜咽不已。

    千山雪大为震撼,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脱口道:“这,这不可能!!”

    千山雪下意识看向战齐胜,此时的战齐胜也瞪大了眼睛,脱口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有自己的神识!!”

    坤叔双手如钩,他挣扎着,嗓子里面发出的声音嘶哑不已:“老奴……是被逼的!”

    千山雪暴怒,下意识要挥掌,一掌将坤叔拍死。

    此时赵飞月和大师姐同时出手,两人一人挥掌,一人拂袖,将千山雪的这一击在半空中挡下。

    千山雪来不及向两人怒目而视,便见坤叔颤声道:“少,少爷……李,李……李家……从……从无……背,背主的……仆!”

    说着,坤叔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用力一咬,喀嚓一声,将自己的舌头嚼碎!

    坤叔口中流淌着鲜血,咕噜咕噜的倒灌进他的咽喉和气管,他使劲憋着,直到憋不住时,噗哧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他原本灰白的目光随着生命的流逝反而变得清澈了起来,身子晃动了一下,缓缓倒下,而他此时倒下的眼睛里面,便是那样慈爱而柔和的目光,一如儿时他是那般宠爱着这个自家的少爷。

    此时的一切都仿佛变慢了,坤叔摔倒的身形,在李乘风的眼中刹那间与儿时他恶作剧捉弄坤叔,他摔倒时的身形重叠了起来。

    十数年的光阴,转眼即逝,留下的,是沉甸甸的亲情与无法割舍的记忆。

    当坤叔的身子摔倒的地的那一刹那,李乘风甚至感觉到仿佛有人拿着千斤巨锤,重重的轰击在他的心上,他心痛欲裂,悲愤莫名!!

    “坤叔!!”

    李乘风撕心裂肺的一声嘶吼,他扑上前,抱住了坤叔,热泪滚滚而下。

    场中众人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一幕,有感叹,有敬佩,有嗟叹,有轻鄙。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李乘风紧紧搂着身子越来越凉的坤叔,他愤怒,悔恨,自责!

    这一切的情绪如同沸腾的火山,积压着,酝酿着,随时都要爆发喷薄!

    李乘风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的盯着千山雪,那燃烧的怒火惊得千山雪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千山雪,我不杀你,誓不为人!!